50 生意可以这么做?

    50 生意可以这么做?

    周吟嬉皮笑脸让玉儿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 这几天两人吃住在一起,这感早就升温,但也只是牵牵手什么的,周吟心里很想亲亲玉儿,但他知道这个年代的规矩,还是把这些憋在心里。今天确实是太高兴了,所以又恢复了他以前的那种模样。

    看着玉儿害羞的模样,周吟心中突然闪过那一张似乎永远洗不掉尘土的脸,心中一疼,灵儿,你还在这世界上吗?

    玉儿本来含羞的低着头很想出去,但她还是知道现在这幅模样出去的话恐怕会被人笑话,虽然两人已经定亲,但是毕竟还没有行礼。所以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担心,却又有那么一点期待。

    “吟哥,你怎么啦?”担心了半天,可是却突然没有了周吟的声音,玉儿诧异的抬起头,入眼却是周吟有点扭曲的脸,急忙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看着玉儿有点着急的脸,周吟稳稳心神,这个时候确实是不应该再想其他的了。笑了一笑,掩饰自己的心里,“玉儿,我没事,我实在想,等我有钱了,该给你买点什么。”

    “只要吟哥你能在我的边,玉儿什么都不要。”玉儿深的看着周吟,红着脸说道。然后提醒周吟说道:“吟哥。你还是先出去吧,他们还在外面等你呢。”

    玉儿进去也就是那么短短的几分钟周吟就出来了,可是这外面的人却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望着那一道过门。

    “你们好,我是周吟,请问你们哪一位要买房呢?”一看大家都是一副模样,玉儿没出来,周吟搞不懂是谁要买房了,所以上前对着大家躬一礼。

    “你就是那个能预知未来的周吟?”这一下,周吟的话让这些人都愣住了。虽然来这里没有多久,但是在路上他们就听说过这周吟的大名了,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

    周吟心中一阵苦笑,看来自己以后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了。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的他早就成熟了不少,稳重了不少,所以他微微一笑:

    “诸位,预知未来是不可能的,周吟只是凭借一些现象,凭空猜的。你们还没有告诉我你们哪一位想要买房,我有一处宅院出售。”

    周吟越是表现的淡然,却越让这些人相信他能预知未来,能买到这样的人的房子,也是一种荣幸,而且,他们确实也急需买到房子。

    “我要买!”先前说话的那个中年人首先站了起来。

    “我也要买!”对面正在喝酒的那个中年人也站了起来,语气让人毋庸置疑。

    “年轻人,你的房子我买下了!”坐在外面喝着酒的白发老者此时也迈着方步走了进来。“你说吧,多少银子?”

    ······

    要买房子的人都走了过来,将周吟围在了当中。这倒让周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自己就算是将打算作为新房的那一处别院一起卖掉,也不能全部满足眼前的这些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好了。

    “年轻人,我们先看看你的房子,要是行,你说个价格就行了。”白发老者估计也看出了周吟的心里,依旧很淡然,提醒了周吟一下。

    “对对对,我们看看再说。”周吟这才醒悟过来。带着这些人就出门了。

    出门不远,就是周吟花了十两银子买的那个大院,只是经过了他的简单的装修,不管怎么看也找不出以前那副破旧的样子。

    所有的人都以为周吟只有这么一处房子要卖,没等进去,那个中年人抢先说话了:“周公子,这房子我要了,你说多少钱吧?”

    那个赵姓的中年人似乎是和这人有仇,这个中年人的话音刚落他他就接了过来:“周公子,不说别的,这房子我出到五十两!你看怎么样?成交的话,我马上命人把钱送来。”

    这一次,周吟没有说话,因为他是来不及说话!

    “我说赵兄,你是和我朱某决议过不去是不是?房子是那位姑娘和我先说的,价格,也是朱某我先问的,你凭什么和我抢?”先前说话的中年人脸色一沉,然后转对周吟说道:“周公子,我一家老少还在那个蒋家客栈候着,这房子我是买定了!我愿意出五十五两!”

    语气俨然,令人不怀疑他此话是假的。可是周吟却有点动开了他的小脑筋。

    本来周吟的意思,这房子能卖到三十两他就谢天谢地了,想着有人出了这么高的价格,他自然不会嫌弃钱多。可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不过两人这一搭腔,让他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所知道的拍卖会。当然,他是无缘参加这样的拍卖会的,不过这电视里面,他可没有少看到这样的场景。

    周吟正在想着怎么样把这件事说出来,有人倒是为他说了一句话:“周公子,老夫夫妇年迈,你总不能见我二人在外风餐露宿吧?钱,不成问题,你说个价。”

    近二十人一听老者的话都纷纷表示反对,场面一时间乱哄哄的。

    “诸位大叔大爷们,我总共有十三处房屋,我打算卖出十处,可是你们的人实在太多,我没有办法为你们提供这么多的房子。”周吟想了想,站在门前的台阶上大声的说道。“由此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我会将房屋卖给出价高的人,你们认为怎么样?”

    这些人刚一听到周吟还有房子要卖,自然就安静了。可是听到说周吟要卖给出价高的人,这中间就有人骂开了,什么商、小人什么的不绝于耳。不过这中间赞同的人居多,因为这毕竟是解决僧多粥少的一个好办法。

    “这使出房子我今天会带大家一起去看,然后按照顺序我会做成地图,把我的标价写在上边发送给你们,比如这一处,我会编为一号,标价,嗯底价就是十两银子。然后你们各自出价,最后由出价最高的人买去。”周吟摆摆手,示意大家肃静,然后耐心的解释。

    这些人本来以为周吟会要价很高,可是当周吟说这里他要的底价是十两银子,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刚才有人出了五十啊,为什么周吟就只要价十两呢?那些提出反对的人无语了,这能说周吟是商、小人?

    “你们拿到资料之后,各自回去好好的想一想,三天之后,我会在客栈等候大家。至于这中间的规则,我想提醒一下的是:每次有人出价,我会叫三次,要是没有和他竞争,这房子就是他的了。其他的我想大家都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

    “周公子,怎么出价?”那个自称朱某的中年人问道。

    看着其他的人也是一脸的茫然,周吟笑道:“这个办法其实我还是从刚才二位争吵的时候行到的,就和你们刚才的形式一样。比如这里,我的底价是十两银子,你们当中有人会出十五两、二十两,当他出到最高的时候,没有人再往上加价,那他就是这房子的主人了。”

    一番解释,所有人终于明白了,他们都是聪明人,明显这眼前的少年是编了一个圈子让他们往下跳!骂声可就想成了一片了。

    周吟脸上一阵燥。他真的没有这个经验。可是作为当事人,他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妈的,大不了老子还回田庄种田!在田庄虽然清苦,老子就不信就会饿死!实在不行,毛爷爷当年的红军还吃过树皮呢!”

    有了底气,周吟脸色顿时坦然多了,“诸位大叔大爷,你们说我周吟是什么,我都承认,我是商、小人。没错!可是你们大可以不买啊?再说,刚才的房屋这位大叔出了五十两银子,那位出了五十五两,而我呢,只要十两,至于你们愿意多给,我想,换成是你们也不会拒绝吧?”

    人群沉默了,确实,换成是他们,谁能拒绝呢?

    “卖不卖在我,买不买在你们,我并没有强迫你们。你们怎么想我无所谓!不过我觉得我没有错,我为你们提供了遮风避雨的场所,你们也应该给我相应的报酬,天上不会掉馅饼,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周吟一口气说完之后躬行了一个礼,转就走。意思很简单,你们不是说老子是商、小人吗?老子不买了!

    自那个年代带来的这种叛逆让周吟就这样转,这些人一下子傻眼了。急忙团团围住周吟。

    “周公子,就找你说的办吧。”

    “妈的,生意还可以这样做?”本以为自己第一次做生意会失败的周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都说做生意要和气,咋自己这样还能成呢?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农民三国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