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爱生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苍耳珂珂 书名:妃探天下
    晚风凄凄,穿过我和楚言一的黑衣,留下簌簌的余音,有些悲凉。

    眼神如月色清明,楚言冷哼着不屑地扫视眼前的众人,指着自家兄弟劝道:“楚念崖,楚凡,看在你我兄弟一场的份上,只要你们随本王进宫将事的始末告知父皇,本王可以为你们求。”

    “求?”哈哈,楚念崖夸张地捧腹大笑不止。

    “你笑什么?”楚言皱起了眉头,几步上前,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他挡在了我的面前,给了我一种要保护我的错觉。

    楚念崖止住了笑,唇角上扬带着不屑,讥讽地说道:“求,这话可说得真好听,还真让我感动了一下。”

    “可是……”他冷地咬字:“其实,你比任何人都希望我们死。”拍着脯,眼里全是昭然的杀气:“只要我们死了,你就是储君了,不是吗?”白皙的手指直指楚言,咄咄人的气势包含了多少怨气。

    楚言的脸色有了一丝动摇,很快他就镇定下来:“本王从来都没这样想过。”他的冷静,他深邃的眸子里的晶亮让我误以为他说得是真话!我摇着头,从他后绕出,在大战开始前,最好把所有的真相弄清。顺便也能争取些时间,或许我们能等到慕容渊前来相救。

    “我不想知道两位王爷之间有什么过节。我只想知道睿王你自导自演了这样一场苦计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除去靖王吗?”我问着。

    楚念崖仔细地打量着我,从上到下,月色下他的目光让我感觉到芒刺在背。

    “狄容,你都要死了,还要知道这些做什么!”他自信满满,在他眼里我们已经和死人无异。

    我笑言:“死也要做个明白鬼吧!上一次已经无缘无故地做了一次替死鬼。这一次再做牺牲品,我可必须得弄清缘由,要不然,我可就冤了。”

    两手交叉环起,不是戒备就是胜利的姿势。他思寻了一下,点头说:“也好,我就让你做个明白鬼。”

    “等一下。”我打断了正要开口的他,瞧见了他疑惑的表,我故作恳求状:“能否让我来说,说得不对的地方由睿王你来纠正!”拖延时间。

    他的眼神闪亮了一下,明显很感兴趣,点头应:“你说吧!我到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你如此期待,我又怎能让你扫兴呢!暗自悱恻,我大胆地开始了我的推理秀。

    “报仇。”两个字,清亮简单,就如你的目的一样,楚念崖。

    他整个人怔住了,不可思议地盯着我。

    “第一个仇便是当年御书房里的意外,我虽然并未查出具体况,但我想那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意外。第二个仇,就是你受伤后受尽父皇忽视,群臣甚至是份低微之人的白眼,心怀怨念,久而成仇。”我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微表,惊讶,痛苦,愤怒,表丰富。想起那天提起舜光帝时他愤怒的样子,我对于心中的答案更为确定。

    “那晚宴之上,经过刺客一劫,群臣们是吓得一片慌乱,尤其是当他们看到濂王中一箭倒在你上时,更是全部脸色惨白,然而唯独只有一人,不惊讶也不慌张。那个人。”我盯着他的眸子,轻言:“就是你。”

    “当时况紧急,我只当你是吓坏了。可是自从我去睿王府拜访过你后,就完全改变了我这个想法,你不是吓坏了,而是太过镇定,你知道这一切都会发生,又怎么会惊吓呢!”

    我继续说道:“而且,你一点都不聪明。一个常年生病的人,上没有半丝药味,却有淡淡的酒香味,这不是很怪吗?这酒香恰巧还和李公公来我家宣旨时,上沾到的味道一样。”

    “哼,也是这一点让你知道我和李显的关系的吧!”他淡淡接过我的话:“可是我从来都没想隐瞒自己已经好了的事,只是……如你所言,我要报仇!”他承认了。

    “给这些势利小人,给舜光帝点颜色瞧瞧。”他无地扼腕说着:“我厌恶我体里流淌他的血,这让我想吐。”

    “放肆,你说得是什么混账话!”楚言怒斥。

    “混账话?哼,楚言,你装什么,对于那个男人,你不是也有恨吗?”楚念崖低声笑着:“他害死了你的母亲,还在战场上选择了舍弃你这个儿子,你不恨吗?你恨,你恨他到骨子里了。”目露凶光,楚念崖的恨意竟然到了这般田地。

    “在他眼里,只有这天下才是最重要的,我们算什么,不过是颗棋子罢了。不对,像我这样的怕是连做棋子的资格都没有,都没有。”他苦笑着连连后退,往事不堪回首,痛苦的现实在他上留下的不止是伤疤,更是一生都挥之不去的烙印。

    被楚念崖的话刺激到了,楚言形明显动摇了,我皱眉暗叫不好。

    “可是,就算你再怎么恨,也不该搭上无辜的濂王,他与这一切都无关!”我故意用了“无辜”,“无关”,企图让楚念崖的愤怒再多一分,人一旦失去了理智,往往会说出很多真心话。

    果然,楚念崖瞥了我一眼,回暴力地拉过濂王,濂王重心不稳险先摔倒在地。楚念崖这一拉明显拉扯了他背后的伤口,濂王痛得眉头紧蹙,却什么话都不说。

    “你无辜吗?”楚念崖两手放在楚凡肩上问着。

    “够了。”我看不下去了,早知道就不激怒这个疯子了:“他还受着伤呢!”

    “这一点伤算什么!他可是得到了父皇的关怀,不是吗?凡。”楚念崖的话里全是恨意。

    一声凡,让我莫然心惊,莫不是……

    “那个,难道……”我推测着:“难道皇上他并不是不宠自己的孩子!”他宠的人是楚凡,这就是恨的源头吗!千思万绪,我这才恍然意识到舜光帝无论怎么处罚楚凡,最终都会让他回到自己边;而且,对靖王,庆王,他都是直呼姓名,唯有那他喊了楚凡,凡。一个不同的称谓,却显示着这位帝王的私心,所以那如此英明的帝王,才会不明所以就对靖王大打出手。

    “没错,他是那么宠你!凡,你看自己是多幸福啊!哪怕你把我这个哥哥伤成这副样子,他还是一句话都不说,照样宠你!”楚念崖发狂地晃着楚凡。楚凡紧咬着下唇,渗出了血丝。

    真相竟然是这样!!!我吃惊地回头看楚言,他呆在原地一言不发,沉寂的眸子里波澜滔天,他也是妒忌楚凡的。

    ,可以原谅缺点,可以无视过错,也可以生成恨;而恨,则可以让人变得如此可怕。那一瞬,我突然无比同生在帝王之家的他们,注定了一生的斗争,谋,诡计。

    楚念崖松开了手,整理着乱了的衣装,笑着吩咐周围的亲卫军:“狄容,我可真喜欢你的聪明,只可惜,你不能为我所用。所以,和楚言一起去死吧!”

    “到时候,我还会让整个狄家给你们陪葬的。”耳畔,尽是他冷的笑。

    他竟然无到如此心狠的地步。

    挥手,刀影重重,杀气起,黑色的衣袍卷起死亡的气息。

    希望各位走过,路过的,多多点评,收藏,苍耳O(∩_∩)O谢谢啦~

重要声明:小说《妃探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