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与冰山一起推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苍耳珂珂 书名:妃探天下
    严天瑞顺着我的指尖望去,盯了几秒,便恍然大悟。

    “竟然是这样!当年的调查的确是没有往这方面想。”所以当年的报道中也必然不会出现这样一个小差错,那么,由此推断,凶手必然是同一个人。

    严天瑞得出这样的结论后,顿时懊恼地叹息了一声。真是个笨蛋,他痛骂自己。

    我独自走上前,一点点摸着镜子上用胶带拼贴而成的四个字,说着:“凶手并不是写错字。”

    “不是写错字?”严天瑞望着“生旦快乐”四个字,心生疑惑。

    “嗯。我推断凶手是个文盲。”好咯手的四个字,指尖竟然有些冰凉。我收回了手,继续说着:“当年妈妈为我买的蛋糕上的字就是这几个!凶手应该是照着那个写的这几个字!”

    “小蕾,当年那个时候,很多蛋糕店都会把生快乐写成‘生旦快乐’,就像一些早餐店也写成‘早歺’店,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所以这条线索应该只能断定凶手是同一个人而非他是文盲。”严天瑞托着下巴沉思。

    “可是你见过十年后的今天,还有写错字的蛋糕吗?”我提醒他:“一个有文化的人十年都没发现自己写错,怎么可能?所以我才敢说他是文盲。”

    “由此也可以推断出他的家境并不是很好。”我补充着。

    根据现场的脚印和前后两宗案件的受害人高体型,在结合一些小细节,多年来一直藏在迷雾中的凶手第一次离我如此近。

    我转过头对严天瑞说着:“现在我所能肯定的是凶手应该是个1米8左右的高大个,力气大。是个文盲,家境不是很好。从事职业可以排除讨债,应该是装修工或油漆工。而且心理一定的障碍。”

    以防严天瑞再问,我一次解释清楚:“犯罪心理学常常用来研究犯罪人的个缺陷及有关的心理学问题。现在我根据这两宗案件简单剖析了一下犯罪人的心理,首先受害人都是夫妻,而受害人的孩子都没事。当年我是由于在外玩耍才逃过一劫,而李默,李妍却是被父母关在房间里,也就是说凶手极有可能发现了他们,却放过了他们。”

    “所以凶手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夫妻。其次,一般的犯罪动机逃脱不了仇杀,杀,劫杀。可是这三种动机在两宗案件中都没有任何明显的证据,也就是说凶手选择的受害者是有某种共同的特。”

    某种特?严天瑞的形抖动了一下,这么说来这个人就像个炸弹隐藏在茫茫人海之中,只要这个特一出现就会引发他体内罪恶的因子,那么他就会再次犯案。

    “可是我想不出我的父母和这对人渣有什么共同之处?”我努力调整自己凌乱的呼吸,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小蕾。要验尸吗?”严天瑞沉吟了一番,提议道。

    “这怎么可以!”我惊呼了一声,他让我来现场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现在让我接触受害者尸体,万一被人发现,他的前途就都毁了,可是验尸却能带来更多的线索。我犹豫了,陷入两难抉择。

    宽厚的手掌摸着我柔软的头发,手心炙的温度一如当年,严天瑞笑了,冰山难得化开了:“小蕾,虽然你一直都这么冷酷好像不在乎任何人,不在乎任何事,有时候还特难相处,没礼貌……但是,在我眼里,你是个好孩子,一直都是。”

    一向不善言辞的严天瑞居然说了这么多话,他说:“别担心,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所以,想要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天塌下来,我帮你撑。”

    ……沉默……

    帮我撑起天。一句话让我突然觉得心中坚硬的棱角磨平了,塌陷了,那颗柔软的心仿佛又跳回了我的体。

    然而我终究还是掩饰了我的感动,敏捷地躲开他的爪子,龇牙咧嘴地说着:“天才不会塌呢!就算塌了,有高个子顶着,你个小矮个(严天瑞其实没那么矮),起什么哄啊!”

    严天瑞没有生气,只是笑着看我,说:“得快点了,要不天亮了就难办了。”

    嗯,我点头,跟在他后,退出了这间屋子。

    严谨起见,我没有开车,而是选择坐了严天瑞的车。

    一路上,我始终都沉默着,盯着车窗外发呆,脑海中一直谋划着另一个疑点。(猜猜这个疑点是虾米?)

    道旁的路灯飞快地向我后掠去,我知道我在前行,离真相只差一步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妃探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