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婚礼

    赵建国与瑶瑾举行了简单的婚礼,除了向蒙古的载湉和瑶珍发了一封私电外,没有发任何邀请函,可以说是闪婚,夏青从中国赶了回来,赵建国看到她突然回来略微有些意外。

    “中国那边局势稳定了吗?”

    “相反,一面倒的溃败。”夏青向赵建国旁边的瑶瑾行了一个下属礼,让瑶瑾略微有些意外,无论是伊丝还是阿伊莎,夏青都不执礼,心里想着也许是自己等的太久,让夏青也同吧。

    “那你还回来?不会就是赶着来参加这个婚礼吧?”

    夏青悠悠地道:“我是在飞机上听说你要成婚的,不然哪里赶得回来,中国自从鸭绿江战败后,那些将军都吓破胆了,冈村宁次绕道俄国袭击中**队后方,以三万多人的代价,击溃了李少启的几十万军队,那些军队像山羊一样逃跑,我看奉天也守不住,报用在那里已经没有必要,就把中国的报工作全部交给月笙了。”

    “绕道俄国,你确定俄国不知吗?”赵建国皱眉道。

    “我肯定俄国知,因为俄国彼鍀姆的军队已经移师到中国边境了。”

    “这群毛子,等德国同他们翻脸后,就有他们好看的。”

    夏天看了一眼旁边穿着淡妆礼服的瑶瑾,对赵建国道:“我说你今天大婚,不要老逮着我问好不好,我进去了,在中国这些天,为那些白痴找报,差点没把我累死。”

    夏青进了屋内,赵建国揽着瑶瑾的肩进去,正看见长泽梨香端着一盘像糕点的东西走过来,对瑶瑾道:“三夫人,今天你和总统大喜,我无以为贺,这是我亲自做的寿司,夫人尝尝。”

    瑶瑾看了赵建国一眼,小心地拿起一块,赵建国惊讶地道:“没想到你还会做菜?”

    长泽梨香撇撇嘴道:“我啥不会,不过这可不是菜,这比你们中国的菜做法复杂多了。”

    “你扯淡,我们做个臭豆腐都比你这难。”赵建国说着对一旁夏青道:“是不是?”

    夏青头也不抬地道:“我可不做臭豆腐。”

    夏青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对手镯,站起来拉过瑶瑾的手,一边给她戴上手镯一边道:“我也没什么贺礼,不过刚下飞机太累了,不想做菜,这是当年建国带军入běi jīng,清查皇宫的时候,我从库房偷来的,留在上几年了,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吧。”

    夏青说完附在瑶瑾耳边道:“好好照顾他,也照顾自己。”夏青说完,将另一个手镯扔到了赵建国上:“自己戴上。”

    “你们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梨香会做菜,夏青还会偷东西。”

    瑶瑾微微愣了愣,看着手上手镯,惊讶道:“这是一对戴兰手镯,是我们满族贵族喜结连理用的,就好像汉人的喝交杯酒和西方的交换戒指,夏姑娘别的不偷,哦,别的不拿,拿这个干什么。”

    长泽梨香看得出来,瑶瑾除了惊讶之外,很喜欢这对镯子,显然比自己这一盘寿司好多了,自己竟然又输给了那个女人,难道我长泽梨香也变成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女人了么?

    “不对啊。”长泽梨香皱了皱眉,“赵建国进běi jīng,那时候还没娶袁思祯和伊丝,夏青在皇宫里拿这么对手镯干什么?”长泽梨香隐隐想到什么,心里那种争胜的念头突然淡了许多,看到夏青回到角落坐下,若无其事的样子,长泽梨香才知道,有人比自己还不好受。

    本来作为赵建国的妻子,伊丝应该是最开心的,她却羡慕夏青能真正得到赵建国的关心,而瑶瑾却羡慕伊丝能有自己归属,自己又羡慕瑶瑾至少有希望,现在才知道夏青在几年前就已经绝望过一次了。

    赵建国征战东北,夏青为他在上海设了那么大的局,一路帮着赵建国北上,难道夏青没有自己的想法吗?或许赵建国击败清军那一刻,夏青以为赵建国该有表示了,却没想到,赵建国一安顿下来,娶的竟然是伊丝和袁思祯。

    “默默忍受了这么多年,还能不被看出来,一如既往的付出,自己能做到吗?”长泽梨香这一刻觉得自己有些理解夏青了。

    赵建国拿着手镯看了看,随手揣在了怀中,大家吃着甜品,随意地聊着天,这时却看到一个外交部的官员走进来,在曹汝霖耳边说了些什么,曹汝霖脸sè微变,走到赵建国旁边道:“少帅,突发事件,德国提前向波兰宣战了,战争在前天夜晚已经打响,英法今rì九时同时向德国宣战。”

    赵建国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德国方面解释说,他们的战役预案被西班牙谍报组织窃取,为了防止军事计划曝光,所以提前启动了战争,由于事出仓促,所以没有当即向我们报备,少帅,我记得我们的预案里面是英法向德国宣战,我们就向英法宣战,是否立即发布通电?”

    “意大利什么反应?”

    “尚不清楚,不过意大利的军队很早就到了西班牙,插手了西班牙内乱。”

    赵建国锤了锤额头,一旁的瑶瑾轻声道:“建国,你有公事的话,就先去处理吧,我没事的。”

    赵建国握了一下瑶瑾的手,对曹汝霖道:“先不要宣战,既然德国是今天才向我们报备的,你就说我大婚,不知道这事,我还没有和徐田他们商量出苏伊士是否封锁的问题,这个需要仔细拿捏,弄不好把英法的主力部队引到地中海了,从现在起,外交静默,不回答一切问题,明天再说。”

    “是。”

    曹汝霖离开后,瑶瑾挨在赵建国边道:“对不起,建国。”

    赵建国抱着她笑道:“该我说对不起才是,一个女孩家一生的婚礼就一次,我却给你办的这么草率,别想那么多,什么国家大事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开心些,不然别人还以为你不愿嫁给我。”

    瑶瑾脸微微韵红,握着赵建国的手紧了些。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