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传单

    刚刚沐浴复兴chūn风的chóng qìng,还是一个只有三十万居民的普通城市,但各处开始打下地桩的工地,显示出这个城市孕育无限的活力。  无弹窗 更新快

    六月骄阳普照在zhèng fǔ大楼之外,三层的砖瓦房前闹非常,许多民众聚集在大门前,往里面观望,直到一个人抱着一个箩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箩筐里是一些简单的书本和笔墨,还有茶杯等rì常物品,而抱着它的人就是刚上任chóng qìng制使不到一年的颜长庆。

    chóng qìng事件很快有了结果,无论颜长庆怎么说,chóng qìngzhèng fǔ克扣维序军军资的事实都存在,所以那名shè杀俄国士兵的jǐng察被羁押,等待他的也许是死刑,毕竟杀人偿命,更何况需要维护军队稳定。

    虽然那名jǐng察再三澄清自己是失手开枪,与chóng qìng各zhèng fǔ官员无关,但颜长庆还是以自己下令看护救灾物资,而自请离职,chóng qìng诸多官员也记过处分,这件事从表面上看来已经完结了!

    颜长庆双手环抱箩筐,对来看他的群众笑了笑,这些群众都是熟面孔,大多是zhèng fǔ楼周边居民,和他家的左邻右舍,只有他们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而其他地方的群众没jīng力也没途径关心他颜长庆是不是一个好官,一个地方大员的形象,普通老百姓最多只能看看zhèng fǔ的官报而已!

    群众自动为颜长庆分出一条路来,包小五和两名成都jǐng察穿着便衣站在人群之外,包小五亲耳听到一个离得近的百姓小声道:“怎么好官都没好下场,难道赵建国也和那些前朝官员一样吗?”

    这样的话语像夏天昆虫嘘声一般,不断传入包小五耳中,包小五深深地皱着眉,这时一个短衣汉子走到包小五边,也是一名便衣jǐng察,凑到包小五耳边道:“长官,弟兄们查过颜长庆,还有他的那些那些亲属了,家产让人吃惊!”

    “很多?”

    “不,惨不忍睹,整个颜姓族人无富家,颜长庆更是家徒四壁,现在妻子还靠给人补鞋垫才能孩子的学费!”

    “什么?”包小五有些吃惊,又问道:“核查那些账目了吗?”

    “全查过了,救灾物资全部是合理下发的,只是少了维序军,不过之所以会有这个缺口,是因为本来成都过来的赈灾物资就不充足!”

    包小五沉吟道:“经略使的命令是其他地区的救灾物资与chóng qìngzhèng fǔ物资配合赈灾,那么外地调入的物资本来就是不充足的,chóng qìng大水,所有税赋都未押解成都,也就是chóng qìng本应该有更多的物资赈灾!”

    包小五想到这里,对那名jǐng察道:“去查查chóng qìngzhèng fǔ的财政支出!”

    “是!”短衣汉子领命而去。

    包小五旁边一个jǐng察道:“长官,既然这件案子都调查清楚了,颜长庆也已认罪,为何还要多次一举?”

    包小五看着颜长庆在群众的送行下逐渐远去,望着颜长庆的背影道:“虽然颜长庆已经认罪,但我们总要查到克扣的物资到底去了哪儿?如果是外地调入和chóng qìng本地的物资加起来也不足以赈灾,那责任就在成都方面,而chóng qìng官员是无辜的,如果物资本充足,而外地调入物资配给合法,那chóng qìng财政就一定有问题。”

    “长官高见!”jǐng察顺便拍了一个马

    包小五没有理他,心里想着,看颜长庆这么受百姓戴,不像一个贪污的,如果他真贪污,那他是一个心机多么深沉之人?

    ………………

    退水不久的chóng qìng大街,一些地方还有水流冲刷的痕迹,市民们都不顾烈rì酷暑,敞开窗户和大门,想让屋子干爽一些。

    rì近黄昏,市民们陆续关门关窗,在一片闷中生火做饭,包小五带着两名jǐng察走在有些润气的大街,他们已经走遍颜长庆居所周围的街道,根据附近居民所说,颜长庆确实是一名好官,而且为颜长庆夫人提供缝补店门的老板证实,颜长庆夫人每rì都在店中忙到天黑,如果活没做完,还会把伙计拿回家用手缝补,如果这个颜长庆要装简朴,这也装的太过了。

    包小五逐渐去除了chóng qìng官员贪污的疑虑。

    “难道真的是物资本不足?那为什么颜长庆和其他chóng qìng官员不说出来?”包小五有些疑惑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办案的料,是不是侮辱了自己这个姓氏。

    就在这时,包小五看见一个形迹可疑的男子抱着一大叠纸张走过街道,每到一户人家就往人家户里塞一张纸,这个举动让包小五大起疑云。

    “喂,干什么呢?”一名jǐng察在包小五授意下走到那个发传单的人旁边,那人正往一户人窗户里塞传单,吓了一跳,手上的传单都掉在地上。

    包小五上前拾起一张,只见纸张正中大标题竟然用加大号写着12个大字:全民行动,还颜长庆大人青白!

    下面是满满一页煽动语,具言颜长庆是好官,受其恩惠的百姓应该出来为清官请命。最让包小五吃惊的一段话是:成都特派员为稳定军心,袒护异族,欺压国人……

    包小五不怕百姓针对他,他行的正坐得直,都是照章办事,但是这段话一出来,只要你是维护外国人,而欺压中国百姓眼中的清官,那你有道理也说不通,这段话煽动效力极强!

    如果这样下去,这个问题严重了,三rì之后枪决jǐng察不引起民变才怪!

    “是谁让你们发这些单子的?”包小五厉声喝问。

    “关你什么事?”

    没想到这名发传单的男子一点也不害怕,直接顶了回来。一名jǐng察立刻掏出证件在男子面前一亮,隐带威胁地道:“说话客气点!”

    那名男子在证件上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原来是首府的jǐng察,真是威风!”

    “你!”那名jǐng察大怒,包小五急忙将jǐng察拦向一边,对男子道:“你知不知道游行示威需要zhèng fǔ审批?你这样擅自发放聚会传单是违法的,如果酿成严重后果不但危害社会,而且也会牵连到你,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又怎么样?可是报给谁审批?我们制使都卷铺盖回家了,难道我们要向你们成都特派员审批吗?”

    “大胆,刁民!”包小五边的jǐng察怒不可遏,他当jǐng察多年,自认为在复**入川之后,jǐng察风气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可是却没见过如此“刁民”,百姓见到官员,尤其是像过去钦差一般的特派员,不是该毕恭毕敬么?现在不毕恭毕敬,至少也得尊重吧,这发传单的男子简直太可恶。

    “你们要抓我去坐牢吗?”那男子特光棍地看着发怒的jǐng察。

    包小五道:“念你第一次犯,就不追究了,你要发传单聚会,就向zhèng fǔ部门审批,游行示威都是你们的权利,现在你手上的传单我们要没收!”

    “拿去!”男子将从地上捡起来的传单一股脑扔在jǐng察怀里,然后笑了一声道:“这些都拿去,反正我还有许多,你们收得了我一个人的,收得了所有有良知群众的吗?”

    “恩?”包小五疑惑地看着男子,转眼在长街上远远看到,四面都有发传单的,为数不少,跟随jǐng察也看见了,急道:“长官,下令chóng qìngjǐng察厅出jǐng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包小五缓慢摆手,这个时候出动jǐng察,无异于火上浇油,更加激起民众怒火,发传单这么大规模,背后一定有人策动,就是不知道是真心戴颜长庆的群众,还是图谋不轨之人或势力。

    不过无论怎样,事都严重了!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