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民心

    “禀告少帅,发现一支叛军向南行去,是否追击?”

    一名前方士兵来报,赵建国道:“那些人自有曹锟收拾,柏文蔚往北而去,我要看看这个破南京,下广州的叛军大将,是怎么兵败和州城外的!”

    “传令,全军向北追击叛军!”

    “是!”

    复**战嚎声响起,传响空旷荒原,复**万余士兵进入北方灌木丛中,荆棘林林的野地,已经被溃退的革命军踩的平整,沿路各式背包、物资,散落满地,革命军狼狈不已。  无弹窗 更新快

    开道的革命军比追击的复**速度要慢的多,掉队的革命军士兵再次遭到复**清洗,一路尸横遍地,柏文蔚在付出上千人的代价之后,终于来到了复**口中无人把守的浅水河!

    渡桥已被拆除,但确实无人把守,柏文蔚惊疑不定,他是不信赵建国会给革命军留一条生路的,但放眼周围,除了后方越来越近的追兵,似乎连鸟都看不到一只!

    “次序渡河!”柏文蔚终于下令!

    一批千人的革命军跃入水中,深秋临冬,河水刚好到,柏文蔚心中盘算着,如果组织一个敢死队阻住复**,那么革命军未必不能逃出生天!

    可就当革命军士兵进入河流zhōng yāng之时,突然只听一声惊天之响,接着轰隆之声不绝,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柏文蔚心中一跳,大叫不好,只见河流上游滚滚河水泛着白浪汹涌直下,柏文蔚的心也跟着沉入谷底。

    “遭了,丧心病狂的复**炸开堤坝了!”革命军士兵开始疯狂地大叫起来,河流zhōng yāng的革命军士兵眼看着白浪翻滚,无计可施,被巨浪卷走,河岸一些士兵为了拉上靠近河岸的同伴,也被卷入河中。

    “柏将军,是否背水一战?”一名军官请命柏文蔚,革命军被冲走上千人,而复**越来越近,革命军面临生死一搏,而就在此时,河流上游一支军队沿河而下,正是复**张作霖部,他们已经埋伏于此几天了。

    “赵建国,你不顾下游百姓死活,肆意炸堤,丧心病狂,枉千万百姓奉你为民族英雄,柏某败于你手,死亦不甘!”

    柏文蔚看着滔滔河水,捏紧拳头,心如刀绞,如果说南方革命zhèng fǔ龙蛇混杂,浑水摸鱼借革命东风的投机者众多,而真正为国为民者数量缺缺,但柏文蔚绝对是其中之一。

    “背水一战,在两面夹击之下,必亡无疑,传令,全军退入峡谷!”

    浅水河临水一侧,有一u型峡谷,柏文蔚虽知这是条绝路,但峡谷虽无出路,复**也别想进去,至少还有等到南京援军的希望,背水一战,生机寥寥,得胜者,古往今来也只有韩信一人而已!

    赵建国的军队与张作霖汇合,眼看柏文蔚带领革命军进入峡谷,众将领都松了一口气,赵建国立即下令在峡谷外布置防御阵地。

    苏灿笑道:“少帅和小蒋真是神机妙算,这柏文蔚果然进入峡谷了,要是这老儿背水一战,我们可要死不少兄弟!”

    赵建国却没有多少高兴神sè,望了一眼滔滔河水,对张作霖道:“张将军,河流下游的百姓都确认疏散了吗?”

    “都疏散了,只不过……”张作霖露出为难神sè,没有说下去!

    赵建国心中一凛,道:“不过什么?”

    “不过许多百姓不愿撤走,说什么祖居不能擅离,而且他们也不相信我们事后会赔偿他们的损失!”

    “也就是说有百姓亡于我们人为的洪水之中,是吗?”赵建国一脸寒霜!

    “请少帅责罚!”张作霖单膝跪地!

    站在张作霖后的张作相上前对赵建国道:“少帅,这不能全怪我们,那些百姓不走,我们又没那么多士兵将他们强制转移,所以……再说,打仗怎么可能不死人,大不了我们平叛之后再补偿他们……”

    “好了,二弟,错了就是错了,我张作霖甘受军法!”张作霖一把拉下张作相,张作相犹疑一下,也不再多言,与张作霖一起半跪请罪!

    “好了,都起来吧!”赵建国叹了口气:“我才是下令的人,如果你们要受军法,我又该受什么?”

    赵建国转面向众将领,肃然地道:“不过,我想请你们大家记住,这是我们复**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伤害中国百姓,如果他rì再有类似之举,带队军官立即枪决,绝不容,就算本帅,也不例外!”

    “可是,如果……”苏灿犹疑了一下,想起当初běi jīng菜市口遇到的况,脱口而出,却被赵建国打断,决然道:“没有如果,得民心者得天下,如果忤逆人民,那我们得到这个天下又有何用?”

    ………………

    复**在峡谷狭窄的入口架设机枪火炮,构筑防御工事,待到黄昏,曹锟带着河源的复**士兵前来与赵建国汇合,言及战事,曹锟一张黑脸也露出点红,吞吞吐吐地道:“属下办事不力,走脱数百叛军!”

    众将领都是一阵惊诧,他们原本以为曹锟三千复**镇守河源唯一石桥,革命军那支小分队应该一个也跑不了的。

    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柏文蔚的副官率领全军渡桥,攻势猛烈,曹锟不得已调出了看押渔民的军队,让渔民走脱,这些逃走的渔民竟划着渔船救走了数百革命军士兵。

    所有将领都沉默了,他们现在才知道,原来民心也是有实际意义的,běi jīng政权不得民心已是不争事实,自己所效忠的对象站在了正义的反面,一众胜利者尽皆神沮丧,还是蒋方震勉强笑道:“没什么,不就走脱几百人吗?我们才是胜利者,我们现在已经意识到民心的重要,只要真心补救,人民未必不会归心!”

    也许是蒋方震的话有什么祝福作用,在蒋方震说完之后,留守十里坡的伊凡带来惊天喜讯:和州城被拿下了!

    包括赵建国和蒋方震在内,一众将领面面相觑,和州城守军三千人,加上一些义军和临时调来的地方部队,少说也有五千,伊凡就三千人,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拿下一座坚城?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