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围点打援

    复**一万大军在和州城外二十里扎营,士兵们忙着搭建简易掩体,苏灿看着远方山丘上,一骑革命军的哨骑隐没,走到赵建国旁,摇头叹道:“我说吧,要是不攻击沿路村庄,突然袭击,和州城定能一鼓而下!”

    赵建国和蒋方震正在查看从革命军手中获取的附近地形图,在几个小地名上打了几个圈后,站起来对苏灿道:“那你说打下和州城有什么用?”

    “切断叛军补给道啊,这不是你和小蒋说的吗?怎么现在问起我来了?”

    “和州守军不到三千,乃凤阳叛军补给必经之地,兵临和州城下,就是攻敌必救,而若真夺取和州,则立时面临困守孤城之境,明白吗?”

    “不明白!”苏灿光棍地摇了摇头!

    一边的蒋方震笑道:“简单来说就四个字,围点打援,小小和州无足轻重,我们的目标是凤阳柏文蔚的三万大军,叛军害怕补给线路被切断,必然来援,我们可趁机歼之!”

    “原来这样!”苏灿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那要是柏文蔚不来援救怎么办?你们不是说还有滁州、合肥两条补给线路吗?虽然远了点,但还是可以提供凤阳补给的!”

    赵建国不以为意道:“如果换成你是柏文蔚,你手上有三万军队,会放任两万军队卡在你粮道中间吗?大军在外,他柏文蔚就不怕腹背受敌?更何况和州距离南京也不过一百多里路,南京zhèng fǔ不可能放任我们在他们眼皮底下逍遥的!”

    “哦,明白了!”苏灿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做些什么?”

    “挖沟!”赵建国简单地道。  无弹窗 更新快

    “挖沟?”

    “对,把所有军队召集回来,我要给叛军挖沟!”

    …………

    革命军柏文蔚听说复**连夜奔袭和州,根本无意与自己在凤阳决战,大怒,留下五千士兵守住凤阳南面大山出口后,起大军杀奔和州城,在和州五十里外扎营驻马,准备着对复**的全力一击。

    复**军营内,赵建国正向复**军官分配最后的任务。

    赵建国用细木指着地图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处于和州与柏文蔚大军之间,西面十里坡,与柏文蔚两万大军隔坡相望,南面是淮河支流泾河,北面是至巫山与泾河交界,诸位,此战若不能一举击败柏文蔚,复**本次南征即告失败。”

    赵建国环视一周,见众军官尽皆肃容,停顿了一下,喊道:“曹锟!”

    “有!”

    “率领三千军队收缴泾河流域全部船只,镇守泾河铁索桥!”

    “是!”曹锟领命而去!

    “苏灿!”

    “有!”

    “率领五千军队留守壕沟,并监视和州方向!”

    “是!”苏灿对领到的任务很不满,但这个时候不可能抱怨什么,只能在心里腹诽一下。

    “其余众将,多带旌旗,随我往十里坡迎敌,记住,十里坡的战斗必败,大家都要有点败的样子!”

    “是!”

    “出营!”赵建国大喝一声,带着三名护卫率先走出军帐,复**一万军队,几乎每个班都配备一面旗帜,几百面旗帜在风中飘,气势雄雄地向十里坡进发!

    十里坡外革命军休整完毕,柏文蔚率领两万余军队开赴十里坡,远远就看见十里坡上旌旗猎猎。

    副官用望远镜扫视着整个十里坡,对柏文蔚道:“将军,那些英国佬说赵建国在东北亚战场擅用壕沟防御作战,我看不见得,复**与清军在天津原野交战,战况激烈,未见壕沟,现在复**竟选了西缓东陡的十里坡做防御地点,看来复**压根不会壕沟作战,亦或者壕沟的防御并没有那些欧洲佬说的那么厉害,此战,我军必胜!”

    革命军成军不久,有不少欧美教官参与教习,他们自然会传授欧洲战术,柏文蔚用的碉堡虽然简陋,但也是根据欧美教练教习所得,只是革命军自成立rì起,遇到的对手就是更加封闭的清军和陈炯明广州军,对付这些敌人他们无须太多战术,一些欧美战场的新鲜事物自然得不到相应重视。

    “不可轻敌!”柏文蔚右手一抬,制止了副官得意忘形的话语,一脸肃sè道:“赵建国转战东北亚,数遇强敌,从未一败,盛名之下无虚士,我们万不可大意!”

    副官笑着道:“将军,我看你们都高估这赵建国了,rì本关东军和俄罗斯远东军之所以被我们中国人传的神乎其神,是因为他们的对手是清军,将军你在江南也与荣禄军队数次交手,那些人能有什么战力?所以我认为赵建国能击败关东军和远东军并不能代表复**就是强军,那只是他们的对手不是我们而已。”

    副官说着,手指十里坡,对柏文蔚道:“将军,你看,和州至凤阳官道,地形本就平整,除了面前十里坡,复**根本无险可守,这里地形不利复**,赵建国也根本没有选择,我认为只需要炮兵掩护,步兵进攻,以人数优势,定能将复**一举击溃,然后骑兵追击,就可将赵建国彻底覆灭在和州城下!”

    柏文蔚虽然不认同副官对敌人的轻视,但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和州至凤阳除了十里坡,的确无险可守,柏文蔚微微点了点头,对副官道:“传令,步兵分梯队集结,集中全军骑兵,随时准备冲锋!”

    “是!”副官答应一声,正要领命而去,柏文蔚又叫住他道:“派人传话复**,请赵建国移步一叙!”

    “恩?为什么?”副官不解!

    柏文蔚沉声道:“无论立场如何,赵建国都曾为御侮英雄!”

    …………

    十里坡上,王铁柱带着亲兵守在赵建国边,把十里坡前前后后看了一遍,苦着脸对赵建国道:“少帅,这十里坡根本不适合防守,外缓内斜,大营向我们补充子弹都要费老大劲爬坡。”

    赵建国笑而不语,一旁的陆亚妹笑着对王铁柱道:“如果你都知道的话,你就是将军,而不是一个亲兵头子了!”

    “切,我是亲兵头子,你也不过一个丫鬟!”王铁柱一脸不满加鄙视!而陆亚妹却怒了,大声道:“再说一遍,我是保镖,不是丫环,下次再说我是丫环,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对于陆亚妹的暴力威胁,王铁柱只能服了软,他可是深知陆亚妹那是会说到做到的,现在要了面子,战后就要不了脸了!只能低声嘟哝一句:“一个女孩子家这么粗鲁,我咒你一辈子嫁不出去!”

    王铁柱虽然是低声,但他低估了练武之人的听力,陆亚妹狠狠瞪了他一眼,王铁柱一边的牛小草好心提醒他道:“我劝你回去躲着那丫头走吧!”

    正在这时,十里坡外一骑快马绝尘而至,王铁柱定睛看了一眼,来不及理牛小草,对赵建国道:“少帅,来的好像是叛军!”

    赵建国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叹了一口气,对王铁柱道:“柱子,你认为是我望远镜看的远,还是你看的远?”

    “哈哈!”陆亚妹看着受气的王铁柱笑起来,王铁柱气闷的转过一边,大声道:“来人,准备shè杀!”

    “慢着!”赵建国急忙制止:“听他说些什么!”

    革命军派出的骑兵在十里坡外两百米驻马,拿起一个大喇叭对复**高声喊道:“敬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司令长官柏文蔚将军,告复**赵建国镇帅,邀约出阵三百米一叙,重复,敬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司令长官柏文蔚将军告复**赵建国镇帅,邀约出阵三百米一叙。”

    “这小子嗓门怎么比我还大?看我一枪击中他舌头!”护卫牛小草架起了手中步枪,赵建国道:“你干嘛呢?人家是来传话的,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不明白吗?”

    “你不会真要去叙那劳什子话吧?”牛小草瞪着一双牛眼问道。

    “是又怎样?柏文蔚克南京,下广州,乃革命军第一大将,见一见有何不可?”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