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换俘

    赵建国一路飞马疾驰,两次受创的伤口再次崩裂,在回到赵府的时候,在院外看见不少西装革履的洋人围在大门外面,一见赵建国到来,立时围了上来,赵建国扬鞭一指,大喝道:“都给我滚开!”

    一个洋人不识趣地走上前来,道:“我是英国公使威尔森,赵将军,我们抗议……”

    威尔森话未说完,赵建国厉喝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公使母使,再不让开,我手枪的子弹可不认人!”

    赵建国说完就掏出了腰里的德制卢格手枪,向天一枪,立刻吓的一大票公使向两边闪躲,赵建国被称为疯子少帅,他们可不敢保证这个,敢在不通报rì本公馆的况下,就擅自杀掉几十个rì本间谍的家伙,会对他们客气。  无弹窗 更新快

    赵建国跳下战马,一路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房间中有两个姑娘正在开心地交谈着,一个是伊丝,一个是袁思祯。

    眼前的景象让赵建国惊骇yù死,只见袁思祯提起面前的银茶壶,随意地斟了一杯茶,马上就要送入唇边,赵建国吓的七窍立体,立刻飞上去,一把打掉袁思祯手上的杯子。

    伊丝惊讶地看着突然闯入的赵建国,袁思祯愕然地盯着自己还保持握杯状的右手五指,对赵建国道:“建国,怎么了?”

    赵建国喘着粗气道:“这、这茶有毒!”

    “可是我已经喝不少了啊?”袁思祯也有点惊慌起来,摸了摸自己额头,又感受一下小腹,却没发现什么不对。

    “什么?”赵建国急忙捉住伊丝的右手,把了把脉,良久皱眉道:“的确没什么不对呀,难道长泽梨香框我?这个坏女人!”

    “建国,你是不是因为那女妖两次刺杀,紧张过度了,这是我刚刚换的新茶,怎么会有毒呢?”

    “新茶?”

    “是啊,先前你泡的那咖啡,闻起来一点味道也没有,还有一些原来的酒味,我看放了两天了,怎么还能喝,就洗了洗茶壶换掉了!”那种开水兑粉末,还混着酒味的东西,也只有长泽梨香会喝了。

    “哦!”赵建国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现在知道那“咖啡因”是什么东西了,还好,虚惊一场。

    这时两人见赵建国消停了,继续了他们先前的话题,伊丝捧过一个二乘三的矩形白sè盒子,对袁思祯神秘兮兮地道:“思祯,你猜这个鞋盒里面装的是什么?”

    袁思祯重新倒了一杯茶,举在手上,同时从杯沿伸出一根手指,认真的想了半天,突然兴奋地道:“是鞋子!”

    赵建国正要嘲笑袁思祯,是鞋子还用猜吗?没想到伊丝却刹时露出赞赏的表道:“真聪明,答对了!”伊丝打开鞋盒,里面果然是一双秀气的白sè小平鞋。

    伊丝:“送给你的,喜欢吗?”

    袁思祯:“喜欢!”

    赵建国一下子被雷的外焦里嫩,摇着头走出了房门,陆林牛三人站在门口,赵建国郑重地对三人道:“你们不要把我放过长泽梨香的事传出去,知道吗?”赵建国不想节外生枝。

    “我早知道你会这么做,亏你还找得出那么多借口!”陆亚妹一副料事如神的表,对赵建国的话不以为意!

    “记住,保镖的天职!”赵建国强调道。

    “哦,一定服从少帅指示!”陆亚妹立即正,庄严宣誓。

    “恩!”赵建国感觉这招对付陆亚妹还灵的,又转向牛小草和林枝,意思是你们也应该明白吧?

    牛小草虚着眼睛,无辜地道:“别看我,我已经将这事告诉青姐了!”

    “什么?你闪电侠啊你!”赵建国对这两人彻底无语,这哪是护卫,这明显是夏青派来的监视自己的间谍。

    陆亚妹道:“刚才我们进院的时候,青姐就在门口,说几个国家的公使都在外面候着,叫少帅你赶快去处理一下!”

    “不就杀了几十个rì本人吗?至于来这么多人!”赵建国不满地说了一句,带着三人向大堂走去,在大堂主位坐定后,对牛小草道:“叫那些什么公使都进来吧,我看他们要怎么样,还能把rì本间谍的头接回去不成!”

    夏青走到堂中,坐在赵建国下首偏位,各国公使陆续而入,其中rì本公使最为激动,一张脸憋的通红,上前便叫嚷起来:“赵将军,这太过分了,贵方为何在我们使馆毫不知况下,就杀害我们几十名公民?

    这是严重的违背国际盟约,损害双边关系,严重的反人道行为,我们提出严重抗议,并且国际社会都会对贵方进行强烈谴责,你应该给我们一个合理说法,做出赔偿,并对受害者家属进行道歉!”

    rì本公使上前就喷了一大段,赵建国笑眯眯地看着他,心平气和地待他说完,轻声问道:“说完了没?如果没说完,还可以继续,说完了,你可以离开了!”

    “你……”rì本公使气的手指发抖。

    看到rì本公使下不了台,英国公使威尔森伸手拉了拉他的后襟,rì本公使顺势退下,只一双仇恨的眼睛瞪着赵建国,威尔森上前一步道:“赵将军,rì本间谍有刺杀嫌疑在先,贵方这样处理,虽然欠妥,但还可暂时搁置不议,但贵方却为何无端抓捕越南、印度公民,这似乎有些不合理吧!”

    对于这个也不知真愣还是假愣的复**统帅,威尔森只能忍着满腔怒火,用尽量委婉的词汇组织语言。

    赵建国听了威尔森的话,想起越南现在是法国殖民地,印度是英国殖民地,两国公使出面也是理所应当,笑道:“威尔森公使所言差矣,这些人非法居留běi jīng,本帅依律拿人,理所应当,有什么不合理的?”

    赵建国转而又道:“不过既然诸位大使联袂请求本帅放人,那本帅也得给各位一个面子,今天之内,将这些人释放!”赵建国一句话将各国公使的交涉变成了请求,脸上温和的表,让他看起来非常体恤人

    “各位还有什么事?没什么事的话,可以离开了,本帅昨晚打了一夜老鼠,现在困的不行!”

    赵建国说着还伸了个懒腰,rì本公使被赵建国“老鼠二字”气的不行,又不好发作,只能先看威尔森怎么处理。

    威尔森等人当然不是为几个殖民地国家的土人而来,他们是来交涉换俘的,上次本来打算在赵建国婚礼交涉,却被赵家卫兵以不是朋友的名义赶了出去,虽然各国公使都气的冒烟,但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做第二次交涉。

    威尔森道:“赵将军,除了越南、印度公民问题外,我们此次前来还希望赵将军能释放各国在中国的在押人员,当然,我们愿意支付一定的赎金!”

    赵建国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哎呀,威尔森公使,这个问题我们好像已经谈过了,既然条件谈不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威尔森已经四十岁了,以前也在其他国家当过公使,在中国当公使这是第七个年头,在之前的七年里,威尔森一直chūn风得意,几乎是所有英国驻外公使里面最惬意的一个。

    威尔森从来没像近两个月这样受气,而且还只能忍气吞声,堂堂世界霸主大英帝国的使者,威尔森感觉自己的小宇宙在不断地熊熊燃烧着。

    威尔森深呼吸了一次,缓缓说道:“赵将军,您之前的条件确实有些苛刻,如果赵将军能做适当让步,我相信我们大英帝国鉴于中英数十年的友好关系,女王陛下会接受的!”

    赵建国看了虚伪的威尔森半响,良久叹了一口气道:“好吧,看在威尔森先生这么诚恳,那本帅也应当做些有利于两国友的事!”

    威尔森和众公使脸上俱是一喜。

    赵建国继续道:“我的要求是,英国提供菲尔德步枪技术、维克斯轻机枪技术,法国提供改装捷克式轻机枪技术、100毫米以上榴弹炮口径技术,美国提供加兰德步枪技术,另外,每个俘虏两百两银子,军衔每高一级翻倍一次!”

    赵建国知道潜艇技术、飞机技术都是这些国家的命根子,打死也不会拿出的,自己倒也死心了!

    但是就是这样的条件,rì本公使立刻跳出来吼道:“赵建国,你这是抢劫,你以为各国会由你随心所yù吗?小小北洋军,军力还抵不上大英帝国的百分之一,你凭什么提出这么苛刻的条件?”

    赵建国对这个讨厌的rì本人非常不耐烦,厌恶地道:“我与英美法公使商议,关你rì本什么鸟蛋事了?来人,将这个倭奴给我赶出去!”

    “是!”两名士兵应声上前,拖着rì本公使就走,rì本公使不断地跳脚大骂。

    “各位有什么问题吗?”rì本公使被拖走后,赵建国笑眯眯地问各国公使道。

    威尔森皱着眉,缓缓道:“赵将军,对不起,你这样的条件,我们大英帝国还是无法承受!”

    “那就没得商量了,六月份等着给你的哈里森上将收尸吧!”赵建国露出不悦的表,说完就站了起来,他现在有德国的无息贷款和王雪怡的资助,根本不在乎各国换俘的那点钱。

    实际上机枪技术、100毫米口径以下的火炮技术,赵建国已经从德国那儿得到了,唯一让他心动的不过是美国的加兰德步枪技术而已,这可是今后风靡大半个地球,csol最常见的武器m4的老祖宗,虽说耗费子弹,但发展空间却是极大的。

    这个世界没有字母,也不知道ak47叫啥名字,要不然那种打几万发子弹也不卡壳的步枪,一定很适合长时间阵地和攻击作战。

    “你敢……”威尔森的容忍限度几乎到了极限,任他绅士风度再好,也忍不住暴出两个饱含愤怒的字眼。

    赵建国望向威尔森,脑袋略向前倾,双手撑在作案上,轻蔑地笑着道:“先生,我们可以打个赌,如果你们拒绝我的条件,还能在六月二rì看到活着的哈里森、丹尼尔、佩里克,我赵建国就立刻下野,怎么样?”

    威尔森听着赵建国挑衅的话语,只感觉周围都覆着一层冰霜,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赵建国又道:“这三位将军侵入我们中国的领海,依照国际法,威尔森先生,你认为我们有权处置他们吗?我知道大英帝国的军力和国力,是北洋zhèng fǔ望尘莫及的,可是只要英国敢挑衅,我赵建国就敢带兵迎战。

    还有,奉劝先生一句,回去劝劝你们女王,香港和**,不是你们英军玩的地方,最好早点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