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引蛇出洞(第三更)

    在同一个深夜,清宁镇一座废弃的小平屋中,一名胖墩墩的rì本男子和十几个rì本武士正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一个黑衣女子闪而入,取下脸上面纱,正是长泽梨香。  无弹窗 更新快

    “长泽桑,结果如何?”胖墩墩男子见到长泽梨香,迫不及待地问道。

    “失败!”长泽梨香简短地回答了两个字,要不是陆亚妹在她意料之外,赵建国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但是失败就是失败,长泽梨香不愿找那么多借口。

    几名武士都是一脸的失望之sè,胖墩墩的男子也颓然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该男子名叫土肥原贤二,材也和他的名字一样:土肥圆,但是黑土地一般的肤sè和脸上始终温和恭顺的表,让长了一撮小胡子的他看起来特别忠厚诚恳,任谁都看不出他就是rì本派驻中国的第三代特务的最高首领。

    土肥圆心里对长泽梨香是有怨言的,长泽梨香号称rì本天皇的第一特工,没想到刺杀一个毫无防备的赵建国都失败,但是也正因长泽梨香是贴近天皇的最高侍卫,作为一个小小中佐的土肥圆也不敢说什么,而依他“忠厚”的xìng格,也不会说什么。

    “今天是谁在房顶上准备狙杀赵建国的!”长泽梨香与众武士一起席地而坐,喝了一口水,突然问道。

    “没有啊!”土肥圆和众武士面面相觑,一个武士道:“我只是去下了毒而已!”

    “不是你们,那是谁?”长泽梨香皱眉道,她今天一直在观察清宁镇和赵建国宅邸的防御,虽然她武功高强,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在几千荷枪实弹的士兵中间来去自如,打探地形和防御是必不可少的踩盘工作,自然注意到了那个拿狙击的枪手。

    土肥圆道:“我倒想用狙击枪,可是最近北洋军对běi jīng武器盘查甚紧,别说狙击枪部件,就是菜刀都难得带进去!”

    长泽梨香思索着,是哪一股势力要暗杀赵建国,现在连rì本人也拿不进狙击枪,难道北洋军中出了内鬼?不过这些对于rì本来说都不重要,赵建国大东港、平壤、妙香山三战打乱了rì本的战略部署。

    马关之战被rì本视为rì本继英美用军舰敲开rì本大门后,五十年以来第一国耻,渤海湾、旅顺之战更是直接摧毁了rì本至少十年国运,现在rì本天皇和内阁已经视赵建国为帝国第一大敌,誓yù除之而后快。

    长泽梨香对过去的事并不是很关心,但在她看来赵建国也是必杀之人,rì本的谍报机构远比其他国家更关心中国,他们已经查到赵建国在与德国合作,原本rì德合作是在伊藤博文国策计划之内的,现在被赵建国生生抢去,这已经激怒了伊藤博文和睦仁天皇。

    另外,因为马关之战,rì本国内涌起一股盲目武力夺取东亚的思cháo,一些激进青年军人组成了一个叫“青军会”的组织,叫嚣立刻发兵北朝鲜,以战养战,为马关之战雪耻。

    伊藤博文等稳重元老派压力越来越大,如果zhèng fǔ再无举动,恐怕青军会成员会越来越多,到弹压不住之时,rì本甚至可能发生兵变。

    而rì本内阁平息国内怒火的举措,就是暗杀赵建国,本来暗杀敌**事领袖的做法,在国际联盟的条文中是不被许的,但东方不同于西方,往往更注重效果,而不是那些冠冕堂皇的条文,这是目前伊藤博文能想到的既耗资少又能取得立竿见影效果的最好办法。

    长泽梨香轻轻地用手指在地上画着圈,用低沉的声音道:“赵建国,必须死!”

    “长泽桑的意思是,还将继续刺杀?”土肥圆听出了长泽梨香的言外之意,皱眉道:“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了,北洋军一直在盘查běi jīng人口,我们隐藏不了太久!”

    “明夜就去!”长泽梨香果断地说道。

    “明夜?长泽桑,今rì赵建国被刺杀,府邸一定戒严,我们还能有机会吗?”

    “士兵再多,赵建国总不能都带在边吧,一定会有机会的!”

    “可是……”土肥圆还是有一些担忧,他当然希望圆满完成任务,可是长泽梨香是天皇的亲信侍卫,最好不要在刺杀赵建国后有什么意外,而最可怕的是,长泽梨香没有杀掉赵建国,还把自己搭进去,那土肥圆相信自己的间谍道路是走到头了。

    一名武士听到这里突然高兴起来,大声道:“我看两位长官不用担忧了,那赵建国必死无疑,我已经在他和他的新娘酒里下了剧毒,按照中国的婚礼习俗,交杯酒是必定要喝的,我们就等着赵建国毒发亡的好消息吧!”

    武士越说越高兴,天皇最高侍卫长长泽梨香都没做成的事,如果让自己干成了,连升三级是最低的了,可是他却不知道夏青早把酒喝光了,自己将毒药投在了一个空茶壶中,赵建国看了还以为是咖啡因呢!

    “但愿如此!”长泽梨香听了武士的话,也觉得赵建国亡的可能xìng比较大,不过还是不敢肯定。

    “那就再等等吧!”土肥圆望向窗外渐渐明亮的晨曦,他现在的心就像买了彩票,并听说中了一等奖,又不敢确定一样!

    可是左等右等,从rì升等到rì落,街上谍报传回来的消息都是平静,除了袁世凯派人大肆搜捕刺客意外,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更别说赵建国亡了!

    袁世凯的搜查没有得到běi jīng市民多少配合,就像当年国民党搜地下党一般,自然也搜不到什么。

    可是长泽梨香等不及了,北洋军搜查能力有限,但北洋户籍清查队却是能力强悍,袁世凯规定过去的八旗子弟,胆敢有一个不划入新běi jīng籍,归属北洋zhèng fǔ管辖的,一律抄家灭族,一时běi jīng菜市口尸横遍野,北洋军赚的盆满钵溢。

    这也充分鼓励了户籍清查队的工作,查起户口来那是无孔不入,就算满人躲在枯井地窖中,一天换三个地方也被揪了出来。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长泽梨香也不敢保证自己这一大票人能隐藏多久。

    所以长泽梨香决定再次夜探赵府,如果赵建国果真未死,今夜一举拿下他的人头。

    赵府,半月高挂,由于昨夜之事,这里明显加强了布防,包括宅邸后面的青山之上,都有士兵站岗,如果事紧急,士兵还可以发shè信号弹,招山后演练的大军来援。

    夏青今早起来,就和赵建国商议过了,既然刺客第一次未得手,就很可能来第二次,所以她将自己两个护卫林枝和牛小草让给了赵建国,对此两人是老大的不愿。

    赵建国坐在房中,伊丝与他坐在一起,只见伊丝忐忑地道:“建国,昨天我没来参加你和思祯妹妹的婚礼,你怪我吗?”

    “怎么会呢,我能理解!”赵建国昨天也奇怪伊丝为什么没出现在婚礼上,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他真没怪伊丝,他也没资格怪谁。

    见赵建国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伊丝知道赵建国误会了,急忙辩解道:“建国,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本来我是打算来的,可是,如果我说我又去给思祯买礼物了,你信吗?”

    “呃!”赵建国记起那次夏青到朝鲜,伊丝也去买礼物来着,敢这姑娘心思还是很细腻的嘛。

    “可是,我买礼物的时候,又看到了一张报纸!”

    与上次一模一样……

    “是不是觉得我编的借口很烂?”伊丝迟疑地问道。

    “不,我相信你,报纸上说什么?”

    “报上说,因为我没答应朱加什维利的回国要求,黑鹰党已经拥立了我妹妹伊卡捷琳娜为俄罗斯第一百六十一代沙皇,我和我妹妹从小要好。

    我妹妹很可,在一家人的呵护下长大,可是她什么都不懂的,这些黑鹰党好残忍,竟然让一个才十三岁的纯真少女当傀儡,我真不知道妹妹会过什么样的生活!”

    伊丝说着说着,眼圈红了起来,赵建国看得出伊丝应该和她这个妹妹很要好,可是现在他能说什么,他自己不就把一个一心归隐山林的皇室后裔拥为傀儡了么?

    还外带两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子,想想两个并不贪恋荣华富贵的烂漫少女,rìrì锁闭深宫,那该是何等滋味?和尚都要说一声:“罪过啊,罪过!”

    没想到为了准备婚礼,几rì不上朝堂,国际上竟出了这么大的事。

    “我们出去走走吧!”赵建国对伊丝说道。

    “夏姑娘不是说刺客还要来刺杀你吗?现在出去岂不危险?”

    “其实,我就是要去出刺客的,只有千rì为盗,哪有夜夜防贼的道理!”赵建国接着又望着伊丝道:“我没和思祯一起出去,而带你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怨我吗?”

    伊丝道:“就像你相信我一样,我也相信你!”带谁去都有不同的理解,或许是更在乎另一个人,也可能是不把陪在边的那个人当外人。

    赵建国与伊丝一起走出门去,陆亚妹立刻走过来道:“少帅要去哪里?”

    “我要出去,有问题吗?”

    “没问题,我只负责当保镖,保镖是不应该在乎被保护对象的行程的!”陆亚妹理工八经地说道。

    赵建国无奈地叹了口气,得出与夏青一样的结论:“这丫头,没得救了!”

    第三更:咱今天要爆发,一万四千字,嘿嘿——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