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阴森小院

    “赵将军,大帅已经将城南和硕王奕辛的宅子开辟出来作为您暂时的府邸,曹锟将军已经先过去了,那里依山傍水,环境还不错,最重要的是宅后空旷,方便复**就近驻屯演武,军需粮草待京中安定,大帅会尽快下拨!”

    王士珍与赵建国并肩出了宫门,临分之时,王士珍告诉了赵建国袁世凯在běi jīng为他安排的住处,要不这样,赵建国还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去哪。  无弹窗 更新快

    “有劳王大人费心,只是,”赵建国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有些担心袁世凯悍然称帝,对王士珍道:“王大人,我知道大帅一向倚大人为重,还请王大人平rì多劝劝大帅,以大局为重,隐忍方能成就大业!”

    “哈哈!”王士珍一听赵建国的话,一向紧皱的眉头舒展开,开颜笑道:“这也是士珍想与赵将军说的话,赵将军启军回国,想必也有很多事需要安排,就此别过,告辞!”

    “告辞!”

    蒋方震看着王士珍远去,对赵建国道:“少帅,袁世凯将复**驻屯地安排在běi jīng南郊,说明并没有对少帅采取防范之意,信任无以复加,但是今rì在乾清中,我感觉他似乎对皇位特别眷恋,倘若袁世凯有朝一rì称帝,我们如何自处?”

    赵建国侧头望向蒋方震,“你想说的是不是假如大帅不信任我们,我赵建国反而可以理直气壮的造反,对吧?”

    “没错!”蒋方震直言不讳地道:“实际上我最初的打算就是这样,我原本以为复**作为一支**的军队,不受北洋军系控制,一定会引起袁世凯忌惮,对我们加以防范甚至排挤打压,那样两军之间必然是一山难容二虎。

    我蒋方震有足够的信心,无论是权谋还是战争,我都有足够的把握击败北洋军,只有少帅掌握了最高权力,一切军事、经济、外交权力在手,我们才不会畏手畏脚,复兴国内才能得以快速实现,而那袁世凯一派军阀气息,缺乏长远眼光,他对少帅的信任,反而成了我们的最大阻碍!”

    赵建国笑了一下,蒋方震倒是一豪气如初,良久又叹了一口气,“方震,先顺其自然吧,大帅他有诸般缺点,但也并非一无是处,你别小看北洋军系,冯国璋、段祺瑞大将之才,王士珍、徐世昌、曹汝霖都堪称国士,他们有治国之才,也会明白称帝的后果,有他们在大帅边,再加上我们齐心协力,我相信复兴国家还是能够实现的!”

    赵建国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有些忧虑,留给中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经济危机已经迅速从华尔街向欧洲蔓延,各个国家都出现了消费真空,工厂正在倒闭,工人正在失业,如果危机进一步加剧,必然导致国家间矛盾进一步加剧,二战就濒临不远了。

    可是要自己现在反叛北洋吗?可能吗?不能做复兴之主,那就做复兴之臣吧!

    赵建国等复国诸将与军队汇合,复**一众将领跨上战马,向城南驰去。

    和硕王奕䜣的宅子处在一片有缺口的山坳之间,宅子正面有一湾丈八小河,清澈缓流,河中偶有尖角水石露出河面,宅子后面一座小山,,从东向北将宅子环抱,与宅子的相对位置刚好能透出清晨的阳光。

    山上郁郁葱葱,一条山脊小路连通山顶,山后是一片草原平地,视线之内,几无人烟,整片区域,都是清廷划分给奕辛的王府地界。

    赵建国带着军队从西面进入,曹锟带着一些士兵在青山与绿水相接的缺口迎候,赵建国吩咐冯玉祥带着军队到山后开辟驻扎,先用袁世凯派下来的军帐凑合着,以后再搭建兵舍。

    赵建国与蒋方震、夏青进入宅院,宅子是连着一面围墙的三合院,与周围的彩sè缤纷形成对比,宅子看起来有些老旧,主楼是两层小楼,加一个望月顶亭,院中一颗大槐树,不知道奕辛怎么想的,四合的小院加上槐树,将本来幽静的院子,活生生变成yīn森的鬼宅。

    王铁柱和一众亲兵开始清扫房间,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可清扫的,袁世凯已经派人来整理过一遍,曹锟也带人清扫过了,窗明几净,点无尘埃。

    赵建国问了曹锟载湉的安置处,在三合院的一处偏厅,便径直走了进去。

    赵建国敲了敲门,开门的是载湉,他脸上挂着微笑,显然没有因为自己曾经是皇帝,还要为赵建国开门而不满,反而是一种轻松的神态。

    屋里瑶瑾和瑶珍两姐妹蹲在地上,好像在玩什么,她们中间几粒磨过的石子,载湉在为赵建国开门后,就又蹲在两姐妹旁边观看!

    瑶瑾和瑶珍都笑着和赵建国打招呼,不知怎么,赵建国没来由地一阵心痛,载湉是想复兴大清的,从他完全支持维新变法就看得出来,但是赵建国知道无论是载湉还是他他拉姐妹都宁愿过普通人生活,也不愿做傀儡。

    瑶瑾说让赵建国不能伤害载湉,可是如果让载湉现在去做皇帝,而且是皇室被清洗一空的的况下,那就是对载湉的最大伤害,但是赵建国别无办法,他不可能现在让袁世凯做最高领袖,那样无论是北洋军还是复**都是自取死路。

    赵建国对两姐妹勉强笑笑,也蹲在载湉的对面看两姐妹玩游戏,两姐妹玩的很开心,不时嬉笑,赵建国没玩过,载湉就在一边给他讲规则,赵建国心不在焉地听着。

    “建国,要不你也来玩吧!”瑶瑾笑着道。

    赵建国看着瑶瑾开心的面庞,深深的歉疚从心底划过,横了横心,他知道事终究要挑明的,应该过不了多久袁世凯就会派人来迎载湉重新登基,让他们先有心理准备总会好些。

    “瑶,出来一下,好吗?”

    “好啊,妹夫,帮我先玩着!”瑶瑾将手中一把石子交给载湉,载湉接过,占据了瑶瑾原来的位置。

    瑶瑾与赵建国走出屋外,瑶瑾问道:“什么事啊?”

    赵建国不知道该如何出口,突然注意到瑶瑾对载湉称呼,疑惑地道:“瑶,你怎么叫皇上妹夫啊?你不是贵妃吗?”

    瑶瑾笑道:“载湉现在不是皇帝了,我当然也不是贵妃了,载湉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我们都说好了,以后就是妹夫与姐姐的关系,啊,嘿嘿,我zì yóu了!”

    瑶瑾说到最后一句,俏脸望天,眼睛微闭,真的是被抑郁很久的释放表

    赵建国沉默了,看着瑶瑾久久不语,瑶瑾很开心,载湉很开心,瑶珍当然也很开心,可是,如果自己把要载湉登基的决定说出来,三个人都将回归过去,甚至比过去更要不堪!

    “建国,你怎么了,是不是征战久了疲惫了,不然你早点去休息吧!”瑶瑾关心的道。

    “我没事!瑶,”赵建国郑重地道:“如果载湉重新登基为帝,你能接受吗?”

    “不能!”瑶瑾脱口而出。

    瑶瑾转眼看向赵建国,赵建国一脸严肃。

    “建国,你是在开玩笑吗?”瑶瑾无力地说道,声音弱不可闻。

    看着赵建国的表,瑶瑾脸上的神sè变得越来越暗淡,心慢慢沉到谷底。

    “十rì之内,皇上将重新登基!”赵建国试着轻呼了一口气,但还是一点也没有散开心中的沉重,甚至眼睛都不敢看瑶瑾,他怕他看到瑶瑾的神,他会突然说:“瑶,我这就去说服袁世凯不让载湉当皇帝!”

    为了北洋军和复**的生存,载湉必须牺牲。

    “是袁世凯的决定吗?”瑶瑾平静地道。

    “不是,是我劝大帅这样做的!”

    “哈哈!”瑶瑾突然笑了,笑的很惨淡,“为什么,建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吗?载湉他都不计较你们的灭国之仇了,你们为什么还是不能放过他?你知道吗?我多想听到这是袁世凯你做的,结果我还是听到我最不想听到的答案,你答应过我不伤害他的,可是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两行泪水从瑶瑾眼角滑下,泣不成声,赵建国不敢去看她,气氛顿时变得比这yīn森的院子还要yīn郁。

    一阵马嘶突然从小院外面传来,打破了院中的宁静,一名士兵从院外奔了进来,瑶瑾转慢慢向屋内走去,形如弱柳般苍凉,赵建国不知道瑶瑾会怎样读载湉和妹妹瑶珍说这个消息,但是赵建国知道那种困难度绝对不下于自己对她说这个消息!

    从院外进来的士兵,看到踉跄而入的瑾妃和一脸yīn郁的赵建国,微微愣了一下,赵建国不耐烦地道:“什么事!”

    士兵啪地一个军礼:“报告少帅,刘武阳将军和张作霖将军得胜归来,已到渤海湾,奥列格将军请示少帅,少帅是否亲去天津迎接!”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