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海参威

    那彦图被带下去后,慈禧犹然怒气未消,显然非常不满那彦图的无礼之言,李莲英一边继续捶背一边谄媚道:“太后真是神机妙算,足不出宫便知蒙古之事,运筹帷幄之张良亦难所及啊!”

    “少拍马,本宫不过诈他一诈,胆敢跟本宫作对,他那彦图还嫩了点!”慈禧嘴上这么说,但脸上表表明,她对李莲英的话还是很受用的,怒气也消了很多。  无弹窗 更新快

    “那太后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既然有人敢冒犯本宫,那本宫也要给他们回敬以颜sè,你下去召集相关大臣,完成三件事!”

    “太后吩咐!”

    “第一件事,逮捕所有参与变法之书生,康有为、梁启超、谭翤同等一个也不要放过,这群幼稚书生敢破坏大清立国之本,早就该连根铲除。”

    “是!”李莲英掏出随携带的小本子一笔一笔地记着慈禧的话,由于写不快,他只能记下几个关键词。

    “第二件事,招袁世凯进京,荣禄已经带大军南下,就升他为直隶总督,以表他揭发之功!”

    听到这里李莲英停下了笔,皱眉道:“太后,这袁世凯虽然揭发有功,又对赵建国明言声讨,但也不能完全证明他对太后的忠心啊,若要是袁世凯包藏祸心,封他为直隶总督恐怕祸害京师!”

    慈禧冷冷一笑,“本宫就是不能对袁世凯放心才将他调入京师,本宫与洋人和谈在即,北洋新军一贯盲目仇外,让他们守着渤海湾恐怕于和平谈判不利,洋人一向是打了再谈,这次我们对洋人公使保护不周在先,而洋人还答应先行谈判,我们不能自己误了时机。”

    “而且!”慈禧太后yīnyīn地道:“袁世凯想祸乱京师,就凭他那点兵马恐怕少了点,我早已调集二十万军队部署京师周边,他们将对袁世凯的新军严密监视,一经发现有不轨企图,立刻歼灭。”

    “太后高见!”李莲英谄媚地笑道,浓重的镰刀眉深深弯折。

    “第三件事,将醇亲王招来颐和园,善加看护,既然我那侄子不想当皇帝了,也不能老呆在皇位上没有作为!”

    “太后的意思是要行罢黜古制?”李莲英心里感叹,你载湉皇帝做的好好的,像我一样多讨好老佛爷不完了吗?干嘛非要和老佛爷作对?这下玩完了吧!

    慈禧太后冷哼道:“作为大清皇帝,不为八旗贵族着想,却勾结汉人与满人争利,这还是一个大清皇帝该有的样子吗?他载湉不想当皇帝有的是人当!”慈禧脸上一片冷肃。

    …………

    大雪依然弥漫在天地之间,六千名新军、五千名朝鲜jīng兵走在向北的道路上,所有士兵都穿着rì军兵工厂生产的长靴,但积雪太深,新军士兵走在上面雪粒漫过靴口,在尚有温度的小腿上化为液体,浸湿士兵的脚底一片冰凉,士兵每走一步都晃动着水声。

    这已经是第十天行军,越到北方越是寒冷,军中有不少士兵感染了风寒,在边境朝鲜士兵的指引下,新军找到了当初朱可夫翻越长白山的道路,横穿长白山,踏入珲chūn厅,这里是清朝的直辖领地,但是却根本没有驻军。

    边境有一个清军哨所,几乎形同虚设,新军几千人绕过竟然没有引起他们的一点jǐng觉,害得几十个在雪地中将枪口对准哨所达半rì之久的士兵不住骂娘。

    新军跨过了清朝的边境,到了双城子与海参威之间的领地,赵建国仰望着漫天冰雪,心中五味杂陈,这应该是自从清朝将乌苏里江以东割让给俄国之后,第一次有中**人踏入这片领土。

    可是新军即使到了这里,还是得躲避着双城子俄军派出的岗哨,那些俄军岗哨因为想不到会有敌军来袭,所以也非常懈怠,常常几个人找一个隐蔽的位置生火烧烤着冬天出没的野味。每当赵建国看到这种场景就忍不住想开枪,但最终都无奈地拿开了扣动扳机的手指。

    海参威港口的轮廓终于似隐似现地出现在望远镜中,趴在雪丘上的赵建国手一招,几个侦察兵立刻上前。

    “潜伏侦查,旗帜,数量,防御设施,武器装备!”

    “是!”几名侦察兵应答一声,立刻矮向山下跑去,沉沉的踏雪声伴随着雪粒如浪花般溅起,几名侦察兵很快消失在雪雾之中。

    所有士兵检查着自己手中的武器,在寒冷的天气许多武器零件都会失去作用,幸好rì军产的武器确实比国产的武器好,上膛填弹依然正常。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侦察兵又出现在赵建国视野之中,一名士兵气喘吁吁地爬上雪丘对赵建国报告:“少帅,俄军打沙皇金底黑sè双头鹰旗,防御设施薄弱,只有沙包组成的防御线和一些简单掩体,但哨岗众多,巡哨岗楼不下三百。俄军数量不详,但是我们抓了一个俄军舌头!”

    看来海参威还是在奥列格的控制之下,作为一个海军港口,一直都是防御海外的敌人,现在要转而防御内部,陆上防御不强也在理之中,只要有密集岗哨监查,一旦发现欧洲军团攻来,奥列格大可带兵架着船只逃跑。

    “将舌头带上来!”

    “是!”报告的侦察兵手一挥,后面两名士兵押着一名俄国小兵走了上来,使劲向前一推,俄国士兵跪倒在赵建国面前。

    俄小兵最开始看到抓自己的竟然是中国士兵就诧异莫名,现在发现雪丘后面还有一大片的中国士兵,不大惊失sè,牙齿咯咯打颤,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恐慌的,口中不住道:“上官饶命,上官饶命!”

    “你起来回话!”赵建国温和地道。

    “谢上官!”小兵站起来,膝盖的白雪顺着裤腿滑了下去。

    “你只要照实回答我问题,我绝不杀你!”

    “上官尽管问!”俄兵战战兢兢,望向赵建国的眼睛充满恐惧。

    “第一,海参威港口一共有多少俄军,火力配备如何?”

    “这个……”俄兵吐出两个字便卡住了,一直犹豫着,迟迟不见应答。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