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飞渡哀牢山

    王铁柱紧赶慢赶,终于做成了一条长七十米的竹桥,衔接处绳索相连,并皆用木桩加固,一众士兵齐心协力将竹桥推出,悬空三十米时,竹桥已经发出“咔哧”“咔哧”的声音,王铁柱汗都要下来了,要是突然断裂,飞渡哀牢山的计划就彻底瓦解。

    小心翼翼再推出了十米,竹桥在空中摇晃着,衔接处摩擦发出的声音更大,但好歹没有一截脱落,王铁柱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赵建国见竹桥已经搭完,大声喊道:“张作霖,弓箭准备好没,快点拿过来!”

    “准备完毕,只是……”张作霖拿出一把牛角大弓:“只是这是三石弓,恐怕……”

    张作霖没敢说下去,赵建国也看着这把弓直皱眉,张作霖连忙补充道:“要不,我换把两石的吧!”

    赵建国皱眉道:“你还有没有更重的弓?”

    “啊?”

    赵建国拿着张作霖的三石弓,在手里掂了掂,牛皮牛腱做的弓面弓弦,的确是一把好弓。

    赵建国叫过冯玉祥道:“玉祥,待会我到桥头,你就下令新军士兵将竹桥抬起一个幅度,然后用力下压,明白吗?”

    一旁苏灿问道:“你是想借竹桥的弹力起跳?”

    “没错,而且我会在空中将绳索用箭shè出,然后吊到对岸去,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天才?”赵建国哈哈大笑。

    “!”苏灿一听就急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有多危险,那可是万丈深渊,一个不小心,你尸体都找不到。”

    所有将领听了赵建国近似疯狂的计划,都紧张起来。

    赵建国笑道:“没事,你还信不过我吗?我可是从小练武的。”说着就要将绳子往上缠。

    “不行,你是全军统帅,怎么可能让你去冒险。”苏灿说着就过来抢绳子。

    赵建国一把将苏灿推倒在地,蛮横地道:“你少他娘的罗嗦,你也知道老子是统帅,老子说啥就是啥!”

    苏灿从地上爬起,没说任何话,一脚就踢向赵建国口,赵建国从没想过自己还会被踢,猝不及防立刻被踢飞了出去,苏灿骂道:“你也少他妈罗嗦,老子可还不是新军的,用不着听你指挥,来人,把这个莽夫给我押起来!”

    见几个士兵不动,苏灿大吼一声:“押起来!”

    张作霖、曹锟几人这时才反应过来苏灿用意,上前就抱住yù爬起的赵建国,可赵建国力气太大,哪是他们能抱住的,赵建国就要挣脱时,冯玉祥轻轻对旁边的奥比音道:“你上!”

    “哦!”奥比音呐呐地应了一声,将重机枪一甩,庞大的躯立刻向赵建国压去,两只柱子一般的粗臂环住赵建国脖子。

    赵建国立时感觉呼吸困难,仿佛压着一座大山一般,口中一边咳嗽一边不住叫骂:“放开我,你们这些龟儿子……老子要把你们全枪毙了……奥比音,你狗rì的摔坏机枪要陪,要陪……啊……”

    苏灿不理赵建国嚎叫,将绳子结结实实地缠在上,背起弓箭,一脚踏上了竹桥,所有士兵都紧张望着苏灿的背影,将全力气都集中到手上,死死压着竹桥。

    苏灿走上竹桥,仿佛踩在云端一般,周围的空旷让他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悬崖,苏灿提心吊胆地坚持着,紧咬牙关,努力保持着体的平衡。

    竹桥是由七根竹子并排拼接,与一般乡间小路差不多宽,但是处万丈悬崖之上,又是另一番感触。特别是当苏灿走到竹桥zhōng yāng,山涧酷寒的劲风吹拂,不但体维持平衡越来越难,竹桥也晃动得更加剧烈,就像走钢丝,还要在钢丝上跳舞一般,苏灿神经紧绷,几次都感觉腿部酸软,仿佛要脱力一般。

    越到桥头竹桥摇晃越剧烈,苏灿不得不蹲下来,扶住了竹桥的边沿,向前面一点一点地蹭着走。

    赵建国停止了挣扎,与所有士兵一起,紧张地看着苏灿向桥头挪动,所有士兵的心跳都随着苏灿的脚步战抖。

    终于到达桥头,苏灿腾出一支手,将桥头悬入深涧的七根绳索,一根一根拨上来,在桥头顺着放好,若是其中有一根错乱,待会都可能要了他的命,然后将绳索打结,缠在了自己的腰上,同时,拿出弓箭,搭箭上弦。

    凌空绝顶的苏灿,动作不敢有丝毫张弛,整个过程十分漫长,但岸上所有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悬崖之上,只有山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响,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苏灿上。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苏灿向岸边打了一个手势,冯玉祥平抚着自己紧张的气息,向压住竹桥的士兵点了点头,士兵们缓缓让竹桥上提,而苏灿所在的桥头逐渐向下。

    坐过公园里的宇宙飞船吗?就是那种在空中上下旋转,许多妹妹尖叫的那种,想象一下,你在万丈高崖上坐宇宙飞船……

    苏灿大约下降了五米左右,冯玉祥做出下压的手势,所有士兵立刻猛地下压,竹桥急速跷起。只见苏灿快速松了扶住竹桥的左手,搭在弓弦自上,同时双腿一蹬,随着上扬的竹桥起跳,体跃出几十米高,呼啸的强风让处高空的苏灿睁不开眼睛,但他还是努力辨认着方向。

    体到了最高空,开始呈弧形下落,此时大约飞出了十米远,苏灿看准前方一颗大树,抖地shè出了利箭,利箭划空,准确无误地嵌入了一株实心树干之中,苏灿借着山地绳的拉力,体再次前冲,眼见就要到达对岸,突然觉得腰力下陷,体开始笔直地落了下去,对岸新军一阵惊呼。

    没人料到质轻且弹xìng十足的山地绳,当达到一定长度时,七根加在一起的重量这么大,苏灿被悬在了对岸峭壁之上,就像一面白墙上的一只小小的蚂蚁。

    苏灿努力向上攀爬着,弹力强劲的山地绳越绷越紧,苏灿甚至感觉到了嵌入树干的箭头在缓缓松脱。

    “将绳子取下来!”赵建国一把挣脱了奥比音,隔崖大呼,那七根绳子加起来,与苏灿差不多重,他相信如果苏灿将绳子取下来,一定能安全上岸。

    但是苏灿没有听他的,没有这七根绳子,对岸新军也别想过来了,费这么大周折,自己一个人逃出生天算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