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好好公主

    “那这些俘虏怎么处置?”新军就要开拔,李少启忽然说道。

    “直接杀了呗!”苏灿不以为然地说,“这些俘虏又不能当干粮,带着干嘛!”

    伊凡站在一旁,脸上毫无表,这次进攻指挥部,他们十三人还是没开一枪,但一直默默地跟在新军后面,既没有感到恐惧,俄军俘虏用异样的眼神看向他们时,他们也没有太在乎自己的“俄jiān”份。

    赵建国听了苏灿的建议,一个“好”字就要出口。突然看见门口出现一道白sè倩影,伊丝粉面含chūn,羞涩地走了过来。

    “建国!”伊丝弱弱地说,“放了他们好吗,算我求你!”

    伊丝秀丽的小脸楚楚可怜,伊丝亲昵的称呼差点没让赵建国当场瘫软,没想到经过人事的伊丝转变这么快,昨天在自己面前还是趾高气扬的公主,今天就变成小女人了。

    但赵建国还是狠了狠心,道:“他们回去之后,又会与中国做对,我不能放他们!”

    “我保证他们不会再来了,相信我好吗?”伊丝信誓旦旦地说,赵建国不想因为女人而改变自己决策,但好歹才和人家亲密无间过,实在不好意思断然拒绝。

    “建国,你就依了她吧,又不是没放过俘虏,我相信伊丝公主能约束住他们的,何况几个后勤军官能有什么威胁?”

    赵建国和伊丝发生关系,李少启自认为自己得益巨大,便充起了老好人。

    “你为什么保他们?理由!”虽然伊丝转变很快,但赵建国还是不信她会突然好心保几个同胞,有些人的xìng格可能因人因事而异,但本xìng却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我父皇说远东的军人都是他忠诚的部下,现在帝国有很多反对我父皇的声音,如果没有这些军人,我父亲可能会有危难。”

    “原来是这样!”赵建国思考着,原来历史上的一战,俄国就爆发了十月革命,现在提前了二十几年,一战也几乎打空了俄国国库,人民生活困苦,自然有革新派起来反对现有制度。

    照这样看来,留下尼古拉的忠诚部下对中国是有好处的,俄罗斯是中国的一个极大威胁,赵匡胤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而现在俄国这头巨熊就睡在中国龙的旁边。

    如果这头熊的利爪再被生命力强劲的革新派掌握,那俄国的强盛指rì可期,而中国面临的威胁将更大。毕竟历史上两国最友好的时期,也把外蒙古弄出去了。

    “好,我答应你!”赵建国爽快地说。

    以为赵建国是因为自己软语相求,才答应放人的,伊丝感激地看了赵建国一眼,心中充满甜蜜,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丈夫终于答应妻子为丈母娘买年货一样。

    赵建国又补充道:“不过你们得先和我们一起去截击火车,然后我才能放人!”

    “恩!”伊丝不住点头,全然忘记了赵建国是要去截击谁的火车。

    伊丝和俄**官被安置在树林中,由几十名士兵看管,赵建国带着众将一起攀上了一道小坡,在敌人毫无觉察的况下,截击一辆火车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新军堆起一排石头,准备在火车经过时,直接推下去,为了保证万无一失,还把前面隧道从中间堵住了。

    赵建国选的这处伏击地点比较险要,铁轨处于山腰之间,只要列车一出轨,整辆车就得往崖下栽。

    侦察兵还没传来消息,赵建国在山坡闲的无聊,李少启笑着道:“建国,截击了火车我们又打哪儿?是不是要去打彼鍀姆了?”

    “打打打,你就知道打!”赵建国没好气地道:“我估计俄军这次断了补给,进攻已经无法持续,东北的危机算解除了,我们该想想怎么回去。”

    苏灿在一旁道:“你是不是被那公主丫头迷住了,刚弄完人家就撤兵?”

    赵建国白了苏灿一眼:“我是那样的人么,我们在这里再怎么打,这也只是俄罗斯的远东军团,俄罗斯真正的骄傲都在欧洲,今天心怡那姑娘的话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必须要兴办实业强大国内,武装一支强兵,才能彻底解决中国的领土问题,光靠打是没用的。”

    “可是现在的朝廷,唉!”冯玉祥说着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下去。

    赵建国冷冽地道:“不要想那么多,一个不能代表国家大多数意愿的朝廷,不会长久!”

    一众将领立刻沉默了,直到现在为止,就算南方的革命党也没多少人敢公开说这种话,赵建国的话让众将陷入沉思。

    苏灿在一旁看起来有些落寞,他怀恋先祖的荣耀,但是现状却是如此不堪。

    一辆火车至东方驶来,一节一节的车厢载满弹药粮食,每节车厢由三到五名士兵看守,但是有一个人却单独守着一节车厢,刺骨的寒风从一扇破窗吹进来,他瑟瑟发抖。

    他非常强壮,实际上即使这样的寒风也冻不着他,他只是心很凉。

    他就是奥比音,因为在天津输了拳赛,而被国人唾弃,妹妹被医生拒绝医治,赵建国给他的钱,被以接收外国赃款的罪名没收,伤心yù绝的他又被强征入伍,奔赴遥远的远东。

    即使这样,同行的俄军士兵也看不起他,一节车厢的车窗破了,自然是他来看守。

    火车行驶着,俄军士兵奇怪到了海伦境内,为什么埃基诺林还没派兵出来护轨,又怀疑是不是离海伦还远。

    列车即将穿过一处隧道,俄军中校准备给梅内晓夫打个电话,就在这时,中校听到咔嚓一声,接着零零碎碎的碰撞声不断传来,列车开始剧烈抖动。

    抬眼一看,无数的石头从山上滑落,挡住火车头,冲撞着飞速行驶的车,整列火车错轨,像一条长龙扎进深海一般,向悬崖俯冲而下,所有俄军士兵发出尖叫。

    突然降临的灾难,让梅内晓夫辛苦收集的补给,在不到一刻钟里,全部报废在海伦的一座无名山峰之下,随行的百余名士兵和一个中校丧生,新军轻松地完成了任务。

    当新军士兵和赵建国,在欢庆又一次取得胜利的时候,他们的前一个胜利终于传到了列强的耳中,整个东亚甚至整个世界震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