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冤家路窄

    正当赵建国一脚踏上楼台的木板,准备悄无声息了结两名俄兵时,那名傻叉俄兵却突然转,灯光随着照过来,赵建国急忙闪,却意外撞翻了放在横木上的水杯。

    傻叉终于发现了赵建国,赵建国眼见睡觉的俄兵也有苏醒的趋势,迅速甩出手中的匕首,一刀入喉,傻叉只沉闷地哼了一声,就从哨楼直直地栽了下去,发出“嘭”的一声。

    “搞什么鬼,换班的时间这么快就到了?”另一名俄军士兵很不耐烦地嘟囔着,极不愿地睁开眼,却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对着自己yīn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只粗糙的大手就掐上了他的脖子。赵建国单手一翻,“咔嚓”一声,俄哨兵头一歪,倒在了木板上。

    李少启和其他新军士兵见赵建国等人已经上到崖顶,一些也擅长攀岩的士兵当先吊了上去,一路为后面的士兵踩实了脚印,一千余士兵陆陆续续都到了顶上,这时赵建国等人已经解决掉哨楼的全部岗哨。

    全部士兵在约定的绳索上方重新集合,每个人都检查着上的装备,五发子弹的步枪,五颗手榴弹,赵建国一声令下,全军一千人跟着赵建国从缓坡无声无息向指挥部潜去。

    行至半路,走在最前面的赵建国突然手一抬,全军立刻驻足,在白雾中隐约可见一排铁丝网横在俄军营房前面,两边各有一个哨楼,上面架着一重机枪。

    根据距离来看,机枪扫shè范围能够覆盖整个铁丝网的正面,几名俄军士兵端着枪在铁丝网里面来回巡游,不过这些俄军显然注意力正被前面河岸的战斗吸引,没怎么关注他们后方的这片山坡。

    赵建国打了个手势,李少启、曹锟、冯玉祥聚拢过来,赵建国简单分配了一下任务,曹锟叫来几个武卫营枪法较准的士兵,分别瞄准一个对象。

    同时李少启挑出二十个力气较大的士兵紧候一旁,随时准备冲出去破坏铁丝网,新军必须在俄军反应过来之前进入俄军大营。

    “砰”“砰”“砰”“砰”

    一串枪声响起,两个机枪手直直地从哨楼掉下来,巡逻俄军全部中弹倒地。

    “干的漂亮!”赵建国兴奋地叫一声,后面的二十名士兵立刻冲向铁丝网,三人一组,提起嵌入地底的木桩,铁丝网缓缓歪倒下来。

    一名士兵见铁丝网上有倒刺,顺手将一名俄军尸体扔在了上面,其余几名士兵立刻有样学样,接着,一千多名新军士兵踏着俄军的尸体,如狼群一般涌进了俄军的大营。

    河面,当俄军大炮一开,苏灿和五百名士兵就跳下了冰冷的河中,这时敌军的枪声炮声震天,已经不需要他们发shè真子弹配合,何况他们也没有子弹了。

    新军士兵吊在竹筏的边缘上,为了壮大声势,吸引住俄军火力,为赵建国的突袭赢得时间,新军士兵不得不一边点着鞭炮,还要一边忍受河水的酷寒放声呐喊。

    炮弹在水面炸开,许多竹筏被掀翻,苏灿悲恸地望着那些不会游泳的新军士兵缓缓沉入水底,眼睛期盼地仰望着后山的方向,尽管他什么也看不到。

    赵建国带着新军急急地涌入大营,才发现自己是多虑了,前面打的“火朝天”,后山的枪声根本没引起俄军的主意。

    俄军营地呈三合院的形式,院中岗哨稀疏,新军一阵枪响,全部撂倒,新军凭感觉判断出俄军各处房屋的功能,赵建国亲自带着一百人冲进zhōng yāng的指挥部。

    曹锟、李少启各带一百人冲向军火库和士兵宿舍。冯玉祥带着剩下全部新军,排成一字长列,手持手榴弹涌向俄军河边阵地。

    “威尔,有没有听到什么?”埃基诺林对他的副官说。

    “听到什么?”威尔一脸疑惑。

    “枪声!”

    “听到了,到处都是,只是我发现对面的中**队枪法不怎么准,我们根本没有伤亡。”

    “不是,枪声是从后面传来的!”

    “后面?”

    两人豁然回头,只见天空突然冒出一片黑幕,上千颗手榴弹如雨点般向俄军砸下,一波未落,另一波手榴弹又升向天空。

    “轰!”

    “轰!”“轰!”“轰!”“轰!”

    连串的爆炸声在俄军阵地响起,还不知怎么回事的俄兵被纷纷炸飞,一门门加农炮被炸成几块掀翻在地,机枪被炸成了各种零件,混合着泥沙飞向空中。

    整片俄军阵地在冯玉祥第三轮手榴弹砸下后就成了一片废墟,倒霉的埃及诺林和副官在第一轮弹袭时,就眼睁睁看着一颗手榴弹直直地飞向自己,埃基诺林手被炸飞,全都嵌入了无数炸弹的铁屑,嘴里淌着鲜血,眼睛瞪的老大却已失去生命的气息。

    恐惧的俄军士兵在阵地上四处乱窜,七千俄军转瞬剩下不到五分之一,将后背暴露给新军的七千俄军遭受灭顶之灾。

    但冯玉祥没有留给俄军一丝毫喘息之机,第四轮、第五轮手榴弹紧跟着砸下,几乎是对俄军残余士兵的一场彻底清洗,剩下的俄军士兵已经寥寥无几,新军士兵端起枪向俄军发动了最后的冲锋。

    赵建国冲进zhōng yāng的那片房屋,他认为这里一定是俄军的指挥部,但是他错了,他走进中间堂屋,没有看到军官议事的长桌,只看见两张形似现代沙发的珍丝皮椅。

    赵建国隐约听到左手一间屋,传来一个男xìng粗重的踹息声,一听就是在做那事,赵建国好奇地走过去,门竟然没栓,赵建国轻轻推开,只看见一名欧洲男子压在一个材丰韵的女子上,努力做着人类最原始的动作。

    男子很卖力,但似乎女子不高,头别在一边,体一动不动,前两团雪白任男子压着,玉臂垂在舷,男子仿佛jiān尸一般。

    男子看着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但赵建国现在不想思考那么多,外面的爆炸声已经证明他的计划成功了,他现在有的是时间欣赏眼前香艳的场景,久未接近女sè的下体隐隐生起了反应。

    刘武阳跟在赵建国后,见赵建国倚在门边气定神闲地看活chūn宫,轻轻推了推赵建国,赵建国这才直起来。

    “咳“!“咳咳!”赵建国采用了打断人好事最老的方式。

    没想到男子头也没抬,大吼一声:“谁呀,前面的仗自然有埃基诺林去打,给本公爵滚出去!”

    男子一发声,赵建国终于猛然想起了男子的份,这名男子正是去馁化向荣禄施压的俄国使节,没想到竟在这里风流快活,自己还只有看的份,赵建国立刻恨的咬牙切齿。

    赵建国走上前去,一把将**的使节抓起来扔在了地上,使节眼冒金星,迷迷糊糊地看见赵建国,不满,诧异,恐惧,脸上表在一瞬间,数度变换,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