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尿裤子的军长

    半个小时过去,尽管曹锟和新军士兵都已经用尽全力,但也只挖出了一道十余米的沟渠,真的是沟渠,很浅,两米不到,这样的河道就算能将堰塞湖水灌入阿伦河,也不可能对下游形成任何冲击力。

    就在这时,一名高处的士兵大叫道:“大家快看,俄军后方好像又来了好多人!”

    曹锟登上一方巨石,放眼瞭望,心中立刻凉了半截,俄军大部队终于来了,看着下面三千的俄军骑兵就已经让新军士兵陷入苦战,若俄军大部队到来,阿伦河就得成为这四千士兵的烈士园!

    曹锟意识到决胜的关键已经到了自己手里,只有他及时疏通堰塞湖,才有可能让新军全而退,在找到下一个作战目标之前,避开俄军的强大兵锋。

    可是望着坚实的堤岸,曹锟再次感到束手无策,匕首已经崩断好几把了,照这样下去,就算全部崩断,也完不成赵建国交代的命令。

    曹锟一拳擂在石头上,大喝一声:“全体士兵,集合!”

    士兵们正在奋力掘土,听见曹锟的命令,都有些疑惑,他们也深知挖开河堤的重要xìng,不知道曹锟为什么突然打断。但所有士兵还是第一时间服从了命令。

    士兵分成十列站好,曹锟双手负背,“兄弟们,赵大人带领的兄弟正在下面拼命,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现在我要组建一个敢死队。

    我告诉大家,这个敢死队,不是敢不敢死,而是一定会死,我希望有兄弟自愿担任,不愿加入敢死队的也可以,现在就下去和赵大人一起抵挡俄国毛子,如果实在怕死,现在逃出去,我曹锟也决无二话!”

    “曹大人,你把我们当什么了?”一个士兵立刻喊道:“自从跟了赵大人,我们无时无刻不是扬眉吐气,觉得自己还像个军人,你现在要我们当逃兵?兄弟们,你们说,干不干?”

    其余士兵立刻一片鼓噪,“不当逃兵,誓死一战!”“不当逃兵,誓死一战!”

    先前那名士兵道:“你说那劳什子敢死队,不就是一条命吗?算我刘武阳一个!”

    “算我王家贵一个。”

    “算我罗铁柱一个。”

    “把我们武卫营的兄弟都算上。”

    ……………………

    众军士七嘴八舌,全部愿意进入敢死队。曹锟大声道:“你们听清楚我的话了吗?这支敢死队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也就是必死无疑,而且我们是一支没有服从朝廷命令的军队,你们死后甚至连名字都不会留下。你们想好了吗?”

    刘武阳不屑地道:“曹营长,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罗嗦,你就直接说任务吧,我们死后不要留名,只要踏过我们无名坟墓的脚印,是由我们中国人留下!”

    “对,对!”一众士兵大声附和。

    “好,说的好!”曹锟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个年轻面庞,也露出感动之sè,“那我现在宣布我的计划,我决定先集中人手挖出一口丈余的深洞,然后用手榴弹加大洞深,在洞底开出一个手榴弹口,直接用成捆的手榴弹爆破湖堤。

    但是我们的工具有限,如果直接扔进手榴弹,将河道炸的太宽,湖水奔泻,反而有可能冲及我们自己的军队,所以我需要有兄弟带着手榴弹下到洞底,将炸弹放入手榴弹口,然后引爆。我相信大家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这条河道大约需要三十次的爆破,也就是三十位兄弟将埋骨于此。”

    “我先报名,我去爆第一个,我倒想尝尝被一捆手榴弹炸飞是个什么感觉,哈哈哈!”刘武阳轻松大笑,好像要去过家家一般。

    “凭什么你第一个,我是你的队长,我该第一。”另一名士兵立刻不满大叫!

    刘武阳不以为然地道:“队长了不起?我爹还是前北洋水师右翼总兵刘步蟾呢!”

    “刘步蟾?”曹锟惊了一下,刘步蟾可是北洋舰队的一名高级军官,在黄海一战代丁汝昌督战北洋水师的人物,多次击沉rì军战舰,最后在威海卫壮烈殉国。

    只是没想到烈士后代的子嗣竟成一普通列兵,不是刘武阳说,整个新军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心中难免悲凉。

    但士兵们却没有因此而退缩,一个士兵对刘武阳叫道:“刘总兵是大英雄,我们更不能让他的儿子去牺牲了,你,刘武阳,不准参加敢死队!”

    “王铁柱,老子cāo你老母!”刘武阳暴出了粗口!

    “好了。”曹锟挥手打断了士兵无谓的争论:“再争下去,俄军都过河了,听我命令,左起第一二三四列,立刻轮番上前尽量挖深洞口,四五六七列,准备五个一捆的手榴弹四十个,仈jiǔ十列……准备牺牲。”

    曹锟说道后面四字,几乎已经发不出声音,但仈jiǔ十列的官兵却立刻雀跃起来,王铁柱得意地望着七列的刘武阳道:“我老母都死了十几年了,我现在去陪她,你咋的咋的,哈哈!”

    刘武阳立刻大声抗议:“曹大人,我不服!”

    “不准废话,服从命令!”曹锟厉喝。

    刘武阳愤愤不平走了开去,边走边嘀咕,曹锟望着刘武阳的背影,他是希望刘武阳活下来,烈士的后代,又是有血xìng的青年,应该得到保护。但是看着像蚁群一般近的俄军部队,阿伦河畔的四千中**队能有一个人活下来吗?

    “轰”“轰”“轰”,这是新军在向洞口投弹,当洞口达到一定深度的时候,就不得不有士兵下去牺牲了,曹锟行走在河堤上,望着当空的烈阳,这就是落难的民族啊!

    库图佐夫在五十米内结成了骑兵密集冲锋阵型,卡宾枪连排激shè,压制着新军的火力,随着踏溅沙滩的马蹄声响起,整个沙滩开始战斗,滚动的铁流威慑着整个战场。

    双方开始进行接触前最激烈的交锋,不断shè出的子弹命中率大大提高,无论是俄军,还是趴伏的新军,都一个接一个永眠战场。

    子弹打在小沙丘溅起沙尘,伊凡和十二个司机组成的维序军躲在后面瑟瑟发抖,他们手中有枪,可是直到现在也没人发过一枪,不是因为对面是同胞,而是作为一名后勤的司机,他们第一次踏足真正的战场。

    一颗子弹击中了一个隐藏不好的司机手臂,溅起一丝血花,这一幕恰好落入维序军军长伊凡的眼中,一股温的液体立刻浸湿了他的裆部。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