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割让个台湾算什么

    经过段祺瑞的讲述,赵建国终于了解了事经过!

    原来世界大战之后,各国外史首脑齐聚巴黎召开战后和会,一战中,满清曾对德国宣战,虽然实际没开一枪,但好歹是个战胜国,在和会上提出废除在两次鸦片战争等一些列战争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取消外国特权!

    可美国、英国、法国这些大哥大,不但不接受中国的要求,还要把德国在胶东半岛的特权让给rì本。

    rì本还没等协议签订,便以此为借口,发动中rì甲午战争,北侵朝鲜,南攻台湾,占了中国大片疆域,英美法假意调停,rì本竟无耻地要中国赔偿,可怜李鸿章一把老骨头,刚屈辱地开完巴黎和会,又不得不前往rì本马关。

    可rì本首相伊藤博文一定要中国赔偿白银两亿两,一个子也不能少,老人家就差点给他跪下了,可老人家今天一大早刚回到běi jīng,就看到běi jīng京师大学堂、清华学堂、理治学堂等běi jīng各大高校学生和工厂工人开始示威游行,自家的房子也被烧了!

    李鸿章一众外交使团被愤怒的人群堵在路口,李鸿章连běi jīng城门也进不去,只得在卫兵掩护下,李代桃僵驱车到了天津,打电话给袁世凯,打算到小站暂避一段,顺便商议对策。

    老人家在天津看见霍元甲大战奥比音,触景生,段祺瑞没来之前,便在这里看比赛,看着中国人打外国人,也算聊以自慰!

    “那你到底签字没有?”赵建国郑重地问李鸿章,这才是最重要的!

    李鸿章掌心撑着额头,没有回答赵建国的话,段祺瑞解释说:“老大人没敢签,这要签了,台湾、澎湖、辽东、胶州、琉球,就都不是中国领土了,还要赔偿rì本两亿两白银,其他承认朝鲜dú lì,开放通商口岸更不在话下,老大人哪敢当这个千古罪人!”

    “那还好!”赵建国记得历史上北洋军是签了的,好像就是段祺瑞的zhèng fǔ签的,只是当时甲午战争早打过了,只有一个胶州。

    看来分两次签,中国人心里好受些啊!他妈的!!

    这时李鸿章却突然哭了起来,七十几岁的人了,老泪纵横啊,口中大呼:“我李鸿章几十年没像今天这样屈辱过,我大清朝几百年没像今天这样屈辱过,我堂堂华夏几千年没有像今天这样屈辱过,中国怎么了,怎么了啊!难道真要像印度一般完全沦为列强殖民地吗?”

    李鸿章哭着哭着剧烈地咳嗽起来,从初建淮军一步一步打下今天地位的老大人,谁想当卖国贼?不过是朝廷无能,时事所而已!

    段祺瑞拍了拍老人家背脊,同时心中泛起一股悲凉,不想着以如今国际国内形势,报仇雪恨?自己这一生真能见到那一天吗?还是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不平等条约渐渐老去?亦或者在自己老去之前,中国已不存在?

    气愤有些沉闷,赵建国捏了捏拳头,突然大声道:“现今rì本横暴行为,已到不可理喻程度,我国唯有上下一心努力自救,全国积极备战,倾华夏举国之物力,则纵有十个rì本,何足畏惧?”

    段祺瑞转头看着脸sè微红的赵建国,也受其气势感染,大声附和道:“说的好!”

    李鸿章却缓缓摇了摇头:“你们不明白,若是能战,我会不战吗?问题是不能战啊!我们无论装备还是士兵素质都不是列强对手,国家自六十年代洋务运动至今,辛苦积攒的钱财大多被满清贵族挥霍一空,我们现在拿什么去作战?”

    这时,前面一直沉默的王士珍突然回头,缓缓对李鸿章说:“中堂大人,不战,比战,更可怕!”

    一句话,仿佛触动了李鸿章的心弦,纵观中华屈辱五十年(1840年至1895年),无不是惧战而败,倘若果真下定决心一战,就像中法战争一般,列强也并非那么可怕。

    老人家渐渐抹去脸上茫然悲伤,眼神变得坚毅,仿佛找回了当初领袖淮军打拼天下的气概!

    其实这次列强是真把李鸿章急了,巴黎和会,马关条约一起要他签,冲击力实在太大,影响太大,就像一个人被勒索了一次又一次钱财,都屈服了!最后却突然被人要求协助强暴他妈一般,是谁都会受不了,是谁都想狂暴。

    汽车驶近小站,袁世凯集合了所有北洋军官列队欢迎,李鸿章却一脸冰霜地进了军营,李鸿章高坐主位,袁世凯一众北洋将领自上而下依次排坐,赵建国坐在末尾的位置。

    带众人坐定,李鸿章指着赵建国,小声问袁世凯赵建国的名字,袁世凯诧异地看了赵建国一眼,恭敬回道:“赵建国!”李鸿章点点头,正襟危坐。

    李鸿章环视一周,用响亮的中音开门见山地说:“不瞒列位,少荃(李鸿章号)此次前来天津,本为避难而来,又或商应付列强策略,但就在刚才,王士珍同仁与赵建国小兄弟惊梦一语,仿如醍醐灌顶,李某方知国家倾覆在即,若无坚强之决心,难挽乱世之狂澜,我决定如赵建国所说,倾华夏之物力,与列强决一死战,现在,少荃恳请列位提出条陈,不必劝谏!”

    李鸿章缓了一口气,又说:“自我李鸿章主淮军以来,丧权辱国条约签了不少,现在我已经七十有二,不想再把这臭名传下去了,列位包括慰亭(袁世凯字)在内,大多是我一手提拔,方今中华危亡之秋,不作妇人之仁,请让我看到列位的勇气!”

    堂中一片静怩,徐世昌缓缓开口说:“中堂大人,值此民族危亡之际,军人自当为国效死,只是有一个难题,世昌说一句不该说的话,虽然李大人位高权重,却未必左右得了紫城那位太后!”

    李鸿章铁青着脸,猛拍了一下桌子:“左右不了,我李鸿章以死相谏!”

    李鸿章这次是真下定决心了,他第二天一早就回了běi jīng,为了不留退路破釜沉舟,他先见了示威的学生代表,表示只要自己在一天,就不会在巴黎和会和马关条约上签字,然后在学生工人不信任的眼光中,走向巍峨紫城,直闯光绪皇帝的生辰宴会。

    李鸿章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跪堂劝谏慈禧太后出兵山东朝鲜,并称自己愿亲自挂帅,倾淮军jīng英,共赴国难。

    但慈禧没有听他的,还说中华礼仪之邦,不能凡事述诸武力,并言总理衙门已向相关国家提出交涉,并表达了大清的遗憾和抗议。

    实际慈禧却是害怕rì本踏过朝鲜,侵入满人的东北龙兴之地,在她心里,只要龙兴之地得保,割让个台湾算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