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中国危机

    “你想得美。”袁世凯恢复中气,大声道:“明天,就明天,你得去天津给我相亲,汝霖,你给我安排一下,只要是上得台面的都行,我想总不会比某些人更差吧!”

    “是!”曹汝霖语气平和,他应该是在场唯一没受现场“感染”人!

    “凭什么,我不去,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袁思祯立刻抗议,说着还挽起了赵建国的手。

    赵建国现在是五味杂陈,自己没娶到媳妇,还得被假岳父含沙shè影地骂,自己可真是造孽!

    “不去也得去!”袁世凯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露出发狠的表,气呼呼地说:“你要不去,哼哼!”

    袁思祯不以为然地说:“不去怎么了?你是不认我还是不准我回家?告诉你,我现在就可以走!”

    “走?”袁世凯冷笑说:“美得你,你要敢不去,我就把你嫁给曹锟!”

    这时一个满脸络腮胡,要多“憨厚”有多“憨厚”的圆脸将领扭了扭体,嘿嘿直笑。要是嘴角再流点哈喇子那就一货真价实的白痴了!

    袁思祯看了曹锟一眼,不打了个冷战,头一撅:“我不嫁!打死我也不嫁!”

    “打死你不嫁,打晕你总会嫁吧,到时候我直接把你扒光扔曹将军上,第二天要死要活随你,我袁世凯就当没生过你!”

    “你,你……你够狠!”袁思祯听着袁世凯无耻的话,小脸憋的通红,袁世凯得意一笑,指着赵建国说:“送客!”

    段祺瑞陪着赵建国出门,对赵建国笑道:“建国,老袁他直脾气,你别在意!”

    赵建国苦笑,直脾气?还真他妈直啊!

    这时袁思祯跨过卫兵阻拦,从里面跑出来,到赵建国边小声说:“建国,你再坚持下,明天我借相亲的机会,就和你一起回běi jīng!”

    “那我今晚住哪儿?”

    “你看着办吧!”袁思祯说完就进去了,赵建国愣在原地,难道自己还要露宿野外?三百块一个月的保镖这么难干,没天理啊!

    “要不,你睡我那吧!我不会告诉老袁的!”段祺瑞笑着对赵建国说!

    赵建国点点头:“也只好这样了!”

    段祺瑞看赵建国很颓废的样子,拍了拍赵建国肩膀:“小伙子,别灰心,只要姑娘的心在你这,就别管岳父说什么,那都是放!”

    “哦!”赵建国装着受教的样子,心里的感觉却跟坨麻婆豆腐似的。

    来到段祺瑞的单居,这是一件临时修的狭窄平房,屋子里乱七八糟的,像刚被抢过一般!

    赵建国听段祺瑞说,他三十岁了,现在还是个单,倒不是因为他洁自好,而是娶的几个老婆全都挂了,生的娃也夭折了,不知是前世造了孽,还是现世结了怨,可以说段祺瑞的感生活那是相当的坎坷!

    段祺瑞安置好赵建国后就回了军营,赵建国百无聊赖地在段祺瑞的房子里走来走去,又看着墙上贴的一些地图、照片、名言jǐng句什么的发呆。

    晚上,段祺瑞一戎装地回来,长出一口气,边解军衣边说:“练了一天兵,累死我了,你说说,现在这些当兵的都什么人啊!跑三圈就累的像头死猪似的,这能打仗吗这?真气死人!”

    赵建国小心地问:“一圈多少米!

    “就六千米而已!”

    草,老子总共才跑六千米呢,你以为谁都能跑马拉松啊!

    不过这话赵建国没说出来,只说:“段兄,你也别太苛刻,我听说小站练兵还不到三个月呢,慢慢来嘛。”

    “不能慢啊!”段祺瑞叹口气:“平壤、黄海二战(既甲午战争),我们输的惨啊!说到底,还不是军官和士兵素质跟不上,要不早rì练成新军,何年何月才能报仇雪恨?”

    赵建国沉默良久,中华民族自1840年起积累的仇恨他是知道的,他在学校是一个地道的旁观者,游行示威也不过空喊几个口号。

    现在听段祺瑞这么一说,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真正在这个混乱的大cháo中了,běi jīng是大清dì dū,没什么动乱的迹象,通水通电通电话,开着汽车,盖起洋房,还维持着一副“太平盛世”的景象!

    可是其他地方呢,重税盘剥,百姓流离,叛乱造反此起彼伏,早已南北动乱离殇!

    外部,不仅rì本借口攻击同盟国德国,以胶州半岛为跳板,同时侵略朝鲜和强占中国宝岛台湾,还有沙俄在北方虎视眈眈。

    现在协约战胜国英国又跳出来要跟清zhèng fǔ商议什么麦克马洪线,妄图把xī zàng南部也划归他印度的殖民地。

    法国在越南挑事,美国在菲律宾的驻军遥指海南,中华民族当真已经在倾覆边缘了!

    最可恨的是清zhèng fǔ对于这一系列事件都只是抗议、谴责、表示遗憾,仿佛敌人会被骂回去一般,在满蒙贵族心中只要保住他们的统治地位,什么都可以献出去,更加助长了列强的嚣张气焰。

    现在的中国不靠汉族军队,淮军,北洋军,难道要靠八旗军拯救中华么?

    自己将世界经济调快几十年,真他妈不是什么好事,外国多的钱都造了炮,中国多的钱都让八旗子弟养了鸟,一战提前到来,华夏已经过早地陷入苦难了!

    赵建国叹口气,对段祺瑞说:“你们好好练兵,以后会有大作为的,但是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面对多强大的敌人,都不要忘了你今天的理想!”

    北洋军阀在历史上赫赫有名,赵建国当然清楚,只是好像除了内战,没干什么好事。

    段祺瑞奇怪地望着赵建国:“我怎么感觉你小子话中有话?”赵建国讪然一笑:“哪有,睡吧睡吧,明天还有事呢!”

    一夜过去,段祺瑞早早地将赵建国送了出去,让他在一棵大树下等袁思祯,然后就径自回营了。

    段祺瑞果然没骗赵建国,不一会儿就看见袁思祯向这边走来,只是后面还跟着一名军官和六个士兵,显然是来监视袁思祯的,军官正是曹锟。

    憨厚的曹锟看见赵建国,没有什么惊奇的表,还嘿嘿笑了一下,赵建国回笑,毕竟人傻不是罪,人家也是好人中的一份子嘛!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最后一个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