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狭路相逢又相遇

    逍遥城中花锦簇,落花无心铺满路。

    街上熙熙攘攘,一派繁华,看不出有破坏的迹象。

    文闲不明白,难道那消息只是谣言?楚烈焰根本没来?

    这里人皆是谦谦君子,有儒雅之风。说话彬彬有礼,绝无半句恶语。

    两人只觉得心旷神怡,肚中饥饿,吃点饭在好好欣赏一番。

    一座小的酒家隐在花中,屋里洁净,不见半粒灰尘。

    里面能容三十多人,已快坐满。

    文闲两人找了个桌子坐下,看着胖子道“我一直不会喝酒,自从看那醉鬼喝酒的表,是那么的痛快,咱今天也喝点如何?”

    “哈哈,好。都说酒是好东西,来尝尝,小二拿酒来。”胖子喊道。

    “来了,来了。两位客官,点什么菜,咱这范厨师炒的菜,天下一绝。”店小二急忙过来施礼问道。

    “酒,最好的酒。”胖子兴奋的喊道。

    “对不起,对不起。本店没有酒,整个逍遥城中也没有酒。”店小二一脸抱歉的说道。

    “为什么没有,喝酒赏花本就是一大快事。少了酒,就失去多少趣。”文闲疑惑的问道。

    店小二笑道“两位客官是外来的吧?逍遥城中从无酒,只有落花也醉人!”

    微风起处,几片花瓣飘落桌上。

    “那就简单的炒几个菜吧!”文闲手捻起花瓣说道。

    “两位客官请先慢慢品茶。”一壶清茶,两个精致的瓷杯摆在桌上。

    速度很快,转眼五六个菜摆到桌上。

    范厨师炒的菜的确色香味俱佳,胖子一拍肚皮,笑道“这厨师的手艺看来不错,不知入口怎么样?”

    胖子的眼里只有菜,也不客气,大吃起来。

    转瞬间盘空碗净,胖子一拍肚皮好不惬意。

    这时店小二走来问道“两位客官,本店的小菜还对两位胃口吧?若是不再添菜,请两位结账。”

    “多少贝币?”文闲问道。

    “正好十五贝币。”店小二恭恭敬敬的说道。

    “胖子,你先付账。”文闲说道。

    “我,我付帐?我没有贝币了?”胖子上下摸了一遍说道。

    文闲有些窘迫,看着胖子低声说道“没有贝币,上天峰的时候,你哪弄的那么多吃的?”

    胖子拍拍额头“我用那瘦驴换的!你要知道,那头驴可是一头好驴。驮着我那可是行百米,夜行十米。你说是不是好驴?”

    “客官,驴是好驴。可我们要的是贝币!”店小二异样的眼神看着两人。

    文闲一脸尴尬,道“我们出来匆忙,忘了带贝币,这样吧,你看这玉先押你这里好不好?过后我们再来取回。”

    文闲取下红斑魔玉,递给店小二。

    店小二一脸惊慌,忙摆手道“我去请示一下掌柜的,马上回来。”

    店小二急匆匆跑到后堂,不一会,一个青衣老者匆匆走了过来。

    一抱拳,道“两位,我是这的掌柜的。两位的帐不用结了,还需要什么菜尽管说,都免费。”

    文闲一愣,忙问道“掌柜的这怎么行,我们过后一定来还,这玉你先拿着。”

    老者一脸惊恐,一边摆手一边直摇头。

    劝说半天,掌柜的执意不要。

    文闲只好把玉揣在怀中,道“掌柜的先记账,过后我自当还账。我向你打听一个人,听说这里有一位逍遥子侠客,不知住在何处?”

    掌柜的突然变得异常冷静,淡淡的道“在下不知。”

    “哎,你怎么会不知道逍遥子住哪?”胖子急忙喊道。

    掌柜的腰板一“哼,那一战,逍遥子门下死伤大半,逍遥子也失去了踪迹。可怜这百年的安稳,就要被你们毁了。”

    话语无奈凄凉。

    文闲和胖子离开酒家,两人默默无语。

    一路打听,没人知道逍遥子现在何处?也没人知道逍遥子曾经住在哪里?

    走了大半个时辰,文闲看着落花,道“我不明白,逍遥城是如此的安静,哪里看出一场屠杀?难道逍遥子不住在城里?”

    “谁知道呢?这里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逍遥子住处,可没人告诉咱们?奈何?”胖子啃着剩下不多的骨头说道。

    “两位是找逍遥子吗?”一个中年男子,一华丽的服装,背负双手停在两人边问道。

    文闲忙抱拳,喜道“正是,不知前辈可否见告。”

    中年人淡淡一笑“随我来!”

    两人大喜,看中年人仪表堂堂,不似恶人。

    两人点点头,随在后面。

    你若是在逍遥城中,一定是心大好。红花绿草,落花飘飘。十里长街不见道,都被花瓣遮了。

    满目花色皆相似,若无人带领,很容易迷路。

    走了一个多时辰,渐渐进入一座山中。

    两人目恋花色,一路上只顾惊叹!

    走到山上,文闲才想起来问道。

    “走了这么久,还没问前辈的大名,请问前辈怎么称呼?”

    “消遥子。”中年人淡淡是道。

    “前、前辈就是逍遥子?”文闲停下脚步问道。

    “有什么奇怪吗?两位难到看我不像吗?”

    文闲心中起疑,这哪像战败的逍遥子。难道消息传错了,是逍遥子把楚烈焰打败了?

    见文闲没有说话,逍遥子又道“是不是纳闷,其实也没什么纳闷的,我的外号叫消遥子,是消灭的消。专门消灭逍遥子一派。”

    两人一惊,胖子拿着骨头忘记了去啃。

    “那逍遥子呢?你到底是什么人?”文闲盯着中年人问道。

    “于少鱼的师傅,洪一醉的师爷,钟丰鹤。”

    “什么鱼少鱼?哪有我这骨头好吃?”胖子一挥手,骨头疾驰而出,一条直线奔钟丰鹤击来。

    钟丰鹤手指一弹,骨头突然返回,直击胖子口。

    胖子一躲,骨头穿入后面的石头中,没了踪迹。

    这是时一个声音哈哈笑道“师爷您休息一下,我来提师傅报仇。”

    洪一醉从花草间走出,伸手拿出背后的宝剑。出来一看微微一愣。

    本来想在白羽萱跟前显示一番,白羽萱到没看到,倒看到了胖子。

    心想,这该死的胖子,这么胖不好好找个地方呆着,瞎跑什么?

    钟丰鹤一生勤于修炼,所住之处又是灵秀之处。不食五谷杂粮,只吃野果喝清泉。虽然岁数很大,却显得很年轻。

    此时子一跃坐在了树枝上,随着树枝乱颤。

    洪一醉虽然还在恐惧上次被冻僵一事,可师爷在场,心中不再害怕。

    虽然师傅不是死在文闲手上,可想起白羽萱和文闲在一起,心中嫉妒加愤恨,恨不得置文闲于死地。

    “洪一醉,我以为你一醉不起了呢?没想到在此相遇。不知冻疾可曾治好?”文闲面无惧色。

    “哼,邪门歪道。那点寒冷,能奈的了我,笑话。”嘴上虽然那么说,形并不敢靠近。

    洪一醉心想“我不让你碰到,一剑刺死你就完了。那胖子虽然厉害,可一定不是师爷的对手,怕者何来?自己虽然可以不用到跟前,就能结束他的生命。若不折磨他一下,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钟丰鹤虽然坐在树上,却是心头不安。听洪一醉说那红斑魔玉本来是楚烈焰的,而能佩玉之人自己是惹不起。

    并且楚烈焰前些子就出现在这里,刚将一个逍遥子全派几乎灭尽。

    逍遥子现在不知在何处?那楚烈焰不知是否离开了这里?怎能不让自己担忧。人在树上,两眼不住四处观望。

    洪一醉一剑刺出,看着文闲堪堪躲过,不由心中一惊。几不见,他怎么能躲过自己的剑呢?

    一愣间,文闲捡起一截树枝,以枝待剑迅速回刺。

    “噗”的一声,树枝穿破洪一醉的左袖。

    “哎呀,没想到长本事了!那就让我好好陪你玩玩。”洪一醉厉声喊道。

    “哼。”钟丰鹤坐在树枝上不满的哼了一声。

    钟丰鹤嘴上不说,心中却道“洪一醉,你也太骄傲了。大喊大叫什么?难道怕楚烈焰听不到吗?

    洪一醉却想,师爷一定是不满文闲把自己袖子刺出个窟窿,怪自己本事不济。

    想到这,下手在不留,大喝一声“文闲,今天就是你的末!”

    [您来看,谢谢您。不求别的,但求您的指点、建议、!]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