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心已承诺十年期

    你输了这三个字,快似箭,“嗖”穿入占神汹涌澎湃的脑海。

    “你说什么?我输了?老夫没听错吧?老夫好像还没跟你比剑呢?”占神一脸茫然。

    心中暗道“这世界是不是太奇妙了?没有交手胜败就知道了。”

    占神深邃的目光终于失败,看到文闲清澈的眼光没有一丝杂色,根本探寻不出这句话的出处!

    半晌,还是没想明白自己败在何处?自己绝对有把握的喊出,天下还没一个人敢说在剑上能胜过自己。

    “你没忘记我和你比剑的目的是什么了吧?”文闲剑尖冲天,手指弹着剑问道。

    清脆的剑音四处散去。

    占神眉毛一挑胡子一颤,紧紧盯着文闲那脸上出现的灿烂笑容。

    “哼,老夫当然记得,比剑赢我就放了胖子……。”

    胖子?占神好似刚刚想起。一抬头,胖子正在前面的洞口啃着一块没的骨头。

    占神嘴角微挑,哈哈笑道“这些子,你天天挑战,却又不露面,原来是影响我的注意力?看来你达到了目的。”

    文闲叹道“没办法,就算我练上百年剑法,也不会是你的对手。何况你就给我一年时间,你知道那么短的时间,就算找人去学剑,在路上的时间都不够。所以,我只好这样!”

    占神点点头,很欣赏文闲的诚实。可是就这么把人救走了,脸上终究挂不住。

    冷冷说道“小子,我给你十年时间,十年后我还会找你比剑。哼,到时别怪老夫剑下无。”

    “多谢占神,你也知道,普天之下论剑,没有人能出你之右,这不公平。”

    “哦,事在人为,有什么不公平?”

    “没什么不公平,所以我有个想法。与其向别人学剑,还不如向你学。现在我就在这里,也省的东奔西跑的去找剑侠。”

    占神听完两眼上翻,叹道“这世界越来越奇妙,我的对手还得我来教?我不明白,是你的智商太高,还是我的脸皮太薄。不教还是教,教还是不教?”

    占神来回走了好几遍,心中不住的琢磨。

    教他,自己倒不是怕他能超过自己。超过自己绝不可能,那只能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传说!

    只是怕教会之后,这十年内他再败在别人手里,一说是我教的,哎呀,岂不是太丢人!

    文闲看着占神来回走动的脚步,两眼盯着占神的表,向通过那一丝波动,捕捉出他的想法。

    占神的胡子依旧无风乱颤,手拿长剑仰望天空若有所思。

    许久,占神又转了回来,长叹一声“老夫从不收徒,你也不是我的徒弟。我可以教你剑法,但是有一个条件。无论何时,在外都不许提我的名字!”

    文闲没料到占神会答应,不由得一愣。自己说想学剑,只不过顺嘴说说,没想到占神答应了。

    心中实在不知道占神的剑法到底如何?也许只不过是很普通的那种剑法。

    “怎么?又不想学了吗?”占神表古怪的问道。

    “学。”文闲肯定的说道。

    别人的好意自己从来不会拒绝,何况是比自己强的人。

    多一技在总是好的。

    占神满意的点点头,一剑划破湖水,道“教你一年太久,三太短,那就教你三七二十一天。”

    “那么短时间,我怎么能记住那么多招数?”

    “哼,只有蠢人才会去记那些招数。我教你的是剑魂,剑有魂魄才活,才可以战,才可以无往而不胜。但是,这需要的是悟。”

    文闲点点头,心想,最好别是太难。

    占神也不浪费时间,也不避开胖子。将口诀传给了文闲,又是一大堆不解的词汇,只好用脑去强记。

    第一天记得是一塌糊涂,不时与醉鬼的口诀混在一起。

    三之后,口诀终于变得清晰。

    醉鬼还是醒醒醉醉,醒时常催去酿酒,醉后万事抛脑后。

    文闲常常纳闷,这两人既然是兄弟,怎么谁也不互相往来。醉鬼就算醉的一塌糊涂,也绝不去后面半步。

    占神也是绝不到洞前哪怕半寸,两人都不提何故。

    文闲练醉鬼的功法,越练记忆力越强。再去记口诀,轻松了很多。

    胖子体形过于庞大,自己知道并不适合练剑。

    根本无心去看,而是常常被小动物吸引过去。不时抓些野鸡野兔,每天都有吃,而且胖子的手艺真的不错,烤出来的堪称一绝。入口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时间飞逝,不为谁多停片刻。

    转眼二十一天已到,占神最后一句话就是“莫忘十年之期,到时我必寻你。”

    文闲笑着点点头“好,十年后再见!”

    这几醉鬼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近处已没有酒了。

    这,醉鬼晃晃坛子又向里瞅了瞅,叹道“坛一空,心随痛,从此何来醉梦中?梦里自有百般好,但愿一醉莫要醒。”

    好似有满腹心事,求一醉只是为了摆脱烦恼。没人知道那烦恼是什么?借酒浇愁岂不是愁更愁?

    醉鬼轻轻把坛子放下,眼睛露出少有的清醒。

    慢慢来到文闲跟前“你叫什么来着?你的名字成了昨天的记忆,可是我无法想起。我只是想问你,酒,你酿好了吗?”

    文闲心想,自己哪会酿酒。但若说不会,只怕醉鬼发怒。

    抬头看着醉鬼,叹了口气“文闲,酒大伤,何必与体过不去?”

    “文闲?对,你曾经告诉过我。你未入我的梦,因为你未让我心痛。所以,我的记忆深处找不到你的名。我不管那些,我需要酒,就像你需要阳光一样!”醉鬼意志坚强的说道。

    文闲笑道“好,只是少些材料,这些材料有些难办?”

    “说,我来去办!”

    “你也办不到,因为没人知道天睛在哪?那里有天地极品琼浆,一滴就可大地飘香。只是我不知道它在哪里?我也在找。”

    醉鬼果然刚刚有些清醒的目光,又出现了些许迷茫。

    自言自语道“天睛,真的没有听说过。哈哈,其实在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我就能找到。”

    看着醉鬼风尘仆仆的消失远处。

    文闲心想,那天睛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琼浆玉液,还是不知道。为了躲开醉鬼让自己酿酒的问题,只是蒙他一蒙。

    心中对醉鬼有些歉意,若是世上有很多醉鬼的话,无意这个醉鬼是最好的醉鬼。

    不惹事,不生非。别无所求,只求一醉。世上若真的有美酒,自己到真的愿意为他一求。

    而天睛,连天峰祖师都找不到,别人谁还能找到。找不到,自己就可以不酿酒了,可是苦了醉鬼。

    胖子看着醉鬼的背影,问道“你那么一说,我也想喝酒了。不过,天睛是什么?真的那么难找吗?”

    “我也想知道天睛是什么?当然很难找,我也一直再找。”两人下山,再遇猛兽,文闲已足可应付。

    马早已被猛兽吃了,只剩一堆残骨。

    耽搁这么多天,逍遥城只怕早已被楚烈焰踏平了。

    两人加速前行,文闲已经可以脚不沾地的奔出很远。

    行进间,胖子问道“哎,文闲,我倒忘了问你。那醉鬼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他好像自己也不记得了……。唉,命里注定能相遇,岂是轻易就别离!”

    文闲心里隐约觉得,还会和醉鬼相逢。

    逍遥城,逍遥城,千古花间第一名。

    未到逍遥城,花香已是入鼻香。风中不见尘土,只有千种各色花瓣漂浮空中。

    站在一个高坡处,胖子遥指着远处问道“那是城吗?我怎么没看到?”

    “那不是城,那是海,花海。”文闲接住一片飘落的花瓣,轻轻答道。

    [您来看,谢谢您。不求别的,但求您的指点、建议、!]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