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落剑湖中被分离

    顺声音望去,刚才还在岸上的声音,现在已到了湖上。

    一个瘦小枯干的老者,枕剑湖中。

    体漂浮在湖上,头枕着一把剑,头挡着只看到剑柄。

    腿搭在另一只腿上,想必是十分惬意。

    湖水并不流动,老者却渐渐向岸边飘来。

    “老前辈,我们无意来到此地,打扰了您的休息?抱歉。”文闲说完一抱拳。

    胖子在边上也是一抱拳,心想,这老头有意思。枕着一把剑在湖上,是在等人吗?

    老者很不开心的喊道“我最讨厌繁琐礼节,我更讨厌一个胖子在想,这老头有意思。有什么意思,见到我,你俩就没意思了。”

    说完一声怪笑,笑声刺耳。

    胖子一愣,心道,这老头邪门,我怎么想的他怎么知道?眼睛一瞥文闲,一摆头。

    文闲一点头,两人刚向后退。

    老者喊道“客自远方来,携剑才精彩。”

    体忽然飞了起来,带着一水,手拿一柄木剑落在两人边。

    “此地风光旖旎,湖光山色让人心驰神往!为什么要走,难道我长得吓人吗?”老者手拿木剑不悦的喝道。

    下巴上长着几根胡子,一生气胡子乱颤。

    “前辈哪里难看,看前辈似不食人间烟火,一定是渴饮朝露饥餐瑶草,长得仙风道骨怎么吓人?我们只是不想打搅您老人家休息!”文闲说完停在那看着老者。

    老者一吹胡子“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你俩打赢了我占神,我叫你俩前辈。”

    “战神?”文闲惊讶道。心想,即是战神,那功夫岂是一般。没想到此不见人烟之处,还有如此人物!

    “错,大错特错。不是战神,是占神!战神怎么能和我占神相比。”占神不屑的说道。

    文闲两人听得一阵头晕,对望一眼都是满脸迷茫。

    文闲不再抱拳,也不敢称呼前辈,直呼其名道“对不起战神,我们本事低微,怎么有资格和您动手!而且我们不会剑法,也没有剑!”

    “先告诉你一个错误,是占神。没资格,没剑你们来这里干嘛?难道是来偷剑的吗?”占神大怒,那几根胡子又是一阵乱颤。

    好似天下来人皆为其剑,可是就那手上的一把木剑,也有人偷吗?

    胖子听完不悦,上前一步“就偷你那把木剑吗?给我们还得找地方扔了。与其麻烦,还是你留着吧!”

    占神眼睛犀利的看着胖子,一字一句的说道“就凭你这几句话,你知道后果吗?”

    “哈哈,什么后果?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闲聊。文闲,走。”

    占神大笑“就因为你这无知的几句话,嘿嘿,我保证你百年之内,不可能离开此处半步。”

    说完一挥手,手上木剑划个圆弧“嗖”落入湖底。

    再一伸手,砰,抓住胖子胳膊。

    这一抓速度极快,胖子没等反应过来,胳膊已被抓住。

    占神一挥手,将胖子庞大的躯扔入了湖边杂草里。

    胖子落地,这里草木茂盛倒是没有伤到体。刚一站起,四肢突然一紧,被两条胳膊粗的触手紧紧缠住。

    那触手粘滑,缠在上冷冰冰,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想要挣扎,却是无法动弹半分。突然一张血盆大的脑袋出现在面前,牙齿锋利带着一股血腥味盯着胖子。

    文闲一掌击向占神前

    占神好似一愣,他已看出文闲没什么功夫,没想到也敢对自己动手。

    那拳打在上不痛不痒,心中一动,与其把他也抓了,没有多少趣味,不如……。

    占神看着文闲哈哈笑道“那胖子百年之内是离不开这里半步了,不过我给他一个机会。就是你一年内拿剑来胜了我,我就把他放了。”

    文闲一掌打完,看到占神没有一丝变化,笑道“好,就这么定了。拿利剑胜你不武,待我找块木头雕刻成剑,一年后必来会你。”

    占神想必没想道文闲回答这么痛快,待听完后面的话,愣了一下。

    然后哈哈大笑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那是我的好朋友。一年内打不过你,我也百年不离开这里半步!”话说的斩钉截铁。

    胖子远远听到,心中感动,但是没有抱一丝希望。

    以文闲现在的程度,别说一年,就是一百年也打不过人家。

    不知这占神老头速度怎么那么快,本事看来比自己高上何止十倍。

    占神道“一年内为限,你若不来,我就把这胖子沉到湖底。然后这落剑湖就改名就落胖湖,嘿嘿。”

    文闲道“好,一言为定。这一年内你要好好待他,不能让他有一丝委屈。”

    占神哈哈笑道“好,宁可我委屈,也不会让他委屈,就这么一言为定。”

    文闲心中懊恼,虽然自己和占神比无可比,可是刚才那一掌,手上怎么什么反应也没有?即不冷也不

    关键时冷去了哪里?唉,不由得心中长叹。

    “胖子兄弟,一年内我必回来。就是打不过占神,我来陪你一起沉入湖底。”语音苍凉,头却傲然的仰起。

    占神哈哈大笑“速速出去,莫待我那醉鬼兄弟醒来。他若醒来再想走,嘿嘿,那样要费很多麻烦!”

    文闲喊道“胖子兄弟,等我。”

    说完,一转顺原路返回。

    那醉鬼还在酣睡,真好似酒里乾坤大,壶中月长,梦在他乡不愿醒。

    文闲上去啪啪使劲拍拍大汉“起来了,起来了!”

    想是醉的太深,大汉并没有醒来。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阳光照进半个山洞。

    醉鬼一伸懒腰,赞道“好酒,好酒。喝了这些酒,好似天上走。太上老君金丹换,咱瞅也不稀瞅。好……,哎,你是什么人?”

    大汉猛然看到洞中有人站在自己边,呼的一下坐了起来,瞪着一双牛眼问道。

    文闲笑道“没听说过空前绝后,天下第一酿酒人吗?”

    一听到酒,醉鬼立刻脸色一缓现出光芒。

    醉鬼忙站起来,道“天下第一酿酒人?真的假的?拿来拿来,我品品你的酒到底如何与众不同?”

    “想喝吗?”

    “当然,快拿出来。天啊,急死我了。”

    “没有。”

    “没有?你是不是闲的逗我开心。”醉鬼面现怒容,大声喝道。

    一双大手一握拳,拳头咔咔直响。

    醉鬼觉得莫名其妙,几百年这里不曾见过一个人。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人,竟然敢跑到我的洞里来忽悠!

    难道这人是一个醉鬼不成?一定是比我喝的还多!气死我了,想那美酒都被他多喝了一口,那我岂不就要少喝一口。

    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踏前一步,就要伸手去抓文闲。

    “酿酒必有上等材料,才能酿出佳酿。远闻扑面香,入口芬芳绵长。没有好的材料,哪有好的幽香。”

    文闲心道“不知村南老李头酿酒的知识,放到这里管不管用。”

    醉鬼一听,忙改抓变成轻轻拍在文闲肩头,哈哈大笑“不错,不错。你哪也别去了,就在这给我酿酒。要什么材料,我就给你弄来什么材料。谁若敢阻挡你酿酒,我就砍了他的手。”

    文闲皱眉道“难,太难。虽然我有惊天地,羡鬼神的酿酒本事,可这里不行。酿酒必须有好水,你这怪石嶙峋风沙走石的山上哪里有水?算了,我该走了。”

    “有有有,我这后洞外就有一个大湖。你去看看,若是那湖水可以,就是拼了老命我也要把湖水抢来。”

    醉鬼一脸急相,怕这酿酒奇才真的走了,那自己将喝不到世上最好的酒了。

    “湖水到是做酒的极佳水源,可是还是做不了。做酒需要两个人配合,时间温度用料多少,没有帮手酿出来的酒,唉,色香味都大大逊色。平白辱没了我天下第一酿酒人的称号,不行,不行。”

    说完,偷偷瞅了一眼醉鬼。

    只见醉鬼腾腾来回在洞里走着,半晌停下道“我只会喝酒,不会酿酒这如何是好?你怎么就没一个帮手呢?”

    醉鬼大是失望,表痛苦。

    “有帮手,只是……。”

    未待文闲说完,醉鬼急不可待的嚷道“哦,快说,只是怎么了?就是他在天边,我也能给他找出来。”

    “唉,我俩来到这里,发现那湖水是酿酒极佳的水源。我走了那么多地方,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的好水。那要是酿出酒来,嘿嘿,不敢说酒香满天下,就是你这方圆百万里,无处不飘香。”

    文闲心想,一定要夸大这酒的美味,一定要勾起他罢不能的**。

    果然,醉鬼兴奋的直搓手,眼放光芒的道“快说,快说,你那帮手他人呢?”

    “被占神抓走了,他不让我们用湖水酿酒。说我一年内打不过他,就把我们沉在湖底。唉,可惜啦,天下从此再也没有酿酒人!”

    醉鬼沉默片刻“哼,是有点难。我尚且打不过他,你根本没有希望。”文闲心中苦闷,一年之约是自己不得不答应的,能拖一时,也许就会多一些办法。

    “不过他也打不过我。”醉鬼骄傲的说道。

    文闲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希望。

    [您来看,谢谢您。不求别的,但求您的指点、建议、!]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