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洪家有心赠绝技

    天峰高入云端飞鸟不至,除了风声再无动静。

    站在天峰顶伸手似就可摘下太阳。

    太阳闪着光芒,文闲静静的看着太阳。

    好似看到踆乌在上面飞翔……。

    “文闲,咱们是不是该下山了?”胖子咬着袋中剩下的骨头问道。

    “对,下山,我还有很多疑问要去洪家一趟。”

    洪家大门敞开,气势恢宏的楼阁又出现在眼前。

    一个赤膊大汉,高与门齐,比胖子还要高出一块。连毛胡子似钢针一般,根根立起。一双大眼盯着路上来往的人群。

    文闲看了看,上次来时并没看到有人看门,想必当时可能有事不在。

    文闲上前抱拳道“请这位大哥通报一声洪前辈,说文闲前来拜访。”

    大汉低头看看文闲,然后又把头扬起也不说话。

    “哎,大个子,我们是洪前辈邀请来的。洪前辈没教你怎么对待客人吗?”胖子边上带着气愤的语气说道。

    大汉道“哦,什么洪前辈?”

    文闲一听,心道“没有人敢在洪家门前还这么说,难道这人大脑有问题。

    于是道“请问这家主人是谁?”

    文闲心想换个问法,也许会有收获。

    不想大汉却道“我也不知道,该我知道的我就知道,不该知道的我就不知道。我说的这个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

    突闻听这么奇妙的答复,文闲和胖子都是一愣。

    大汉却又望着前方,不再理会二人。

    文闲一拽胖子,两人在离洪家不远处找了一个茶馆,坐了下来。

    两人对看一眼,胖子把骨头桌子上一扔,叹道“洪家不是换主人了吧?若是没换主人,那就是换了个傻子看大门!”

    “不可能,洪家这么大的家业,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就易手了呢?只怕这里有些古怪。”

    正说着,洪家一个女子匆匆来到门口,问了大汉几句话,然后向这边看看,又回到院里。

    文闲觉得面熟,猛然想起这女子是洪一醉的师妹。难道是在等什么人?

    正想着,突然大汉走了过来,一抱拳“两位,主人有请。”

    真是奇怪,此人看来真不是洪家的人。

    文闲和胖子一前一后进了洪家,洪一醉的师妹站在门后,款款一礼,道“不知哪位是文闲公子。”

    文闲一抱拳“在下便是,敢问这位姑娘,不知洪前辈可好?现在何处?”

    这女子长得小玲珑,答道“我师傅正在大厅相侯,请随我来。”

    洪世奇大厅正中坐着,潘道长坐在侧面正在沉思。

    洪世奇看见两人进来,起笑道“文闲兄弟你们来的正好。”

    潘道长点点头,没有言语。

    文闲看着潘道长空的一只袖子,心中长叹!

    “来来,坐。两位看到门口的大汉了吗?”洪世奇问道。

    “上次来没有见到,他好像不是这里的人?”文闲答道。

    “不错,他是逍遥子的弟子,是来给老夫送信的。”声音有些悲怅。

    “洪前辈,难道有什么事发生吗?”

    逍遥子,成名百年,位居东南一隅逍遥城。本不叫逍遥子,因在此城定居收徒,惠及一方安宁。百姓之,以逍遥子称呼,那原来的名字早已无人知晓。

    文闲本是红尘中人,并不知道逍遥子为何人物。所以对洪世奇提到的逍遥子,没有什么惊奇的表

    胖子却是略有所闻,知道那也是百世不出的人物,杂念一收,静静的倾听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洪世奇看文闲表平静,知道他入世不深。于是,简单的把逍遥子介绍了一遍。

    然后道“逍遥子辈份在我之上,本事更是洪某不及。可是,前被魔界使者楚烈焰,半之间,差点将逍遥城踏平。”

    文闲愕然,心道“楚大哥到那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去扫平逍遥城?”

    胖子却是一脸惊骇,那见过楚烈焰,一人把天峰另两支派掌门,及现在坐在边上的潘道长打伤。若是文闲不喊停手,那三人只怕也早已不再了世上。

    文闲担心的问道“洪前辈,然后呢?”

    洪世奇背着双手,望着门外“不知道,那逍遥子下落不明。我只是不明白,以逍遥子的手,怎么会敌不过楚烈焰。魔界的一个使者都如此厉害,还有十一个使者没有出现,若是都出来……唉。还有那四**王,岂不更是高深莫测。”

    忧虑之无法掩饰。

    “不知道前些子那些帮派,难道也是楚烈焰所杀吗?”文闲想起那胖女人及老者,不由得自语道。

    然后又摇摇头,嘴里说道“一定不是,若是,他们岂能还有活口。”

    洪世奇点点头“那些门派还不值得楚烈焰去动手,门外那逍遥子门下弟子,想必头脑被外力所伤,有些事都已不再记得。”

    “哦,原来这样!”文闲叹道。

    “你是否听过魔界诛杀榜?”洪世奇突然问道。

    “我也是前刚刚听过,我只是不知那诛杀榜是什么意思。”文闲答道。

    潘道长恨恨的插话道“很没意思,不过谁若是能进入那榜上,也是一种荣耀。”

    文闲一愣,旋即明白。魔界榜上被写入的人,一定都不是普通人。

    “那么说,逍遥子前辈难道也在魔界榜上?”文闲眼睛看着洪世奇问道。

    “是,魔界榜从来不是什么秘密。上榜者,魔界都会大肆宣告天下,其目的无非就是显示魔界的强大。入榜必死,自古无改。”

    曾经魔界当传闻,而今才知始是真。

    若使天下魔纵横,万里红尘恐无人!

    “如此霸道?这要滥杀多少无辜?”文闲只觉心在滴血,怒气直冲云霄。

    胖子“啪”一拍大腿,恨恨道“对,可是谁能阻止呢?”

    文闲一脸茫然,自是不知道。

    潘道长不知何时已来到边,一伸手“砰”的一下抓住文闲胳膊。

    文闲本能的一挣脱,哪里动的了。

    不由得脸色一变,问道“潘道长,不知您这是为何?”

    胖子一下站了起来,伸手要去抓潘道长。

    潘道长哈哈一笑把手放下,退回到座位不再言语。

    “文闲兄弟不要多心,潘道长只是好奇。”

    “哦,洪前辈,我怎么不明白?”文闲一脸不悦。

    “其实不止潘道长好奇,我也很好奇。现在天下正宗玄门上下恐怕没有不好奇的了!”

    “好奇什么?文闲也没多长一个脑袋。洪前辈您看看我,好不好奇?”胖子一定要帮着文闲,管你什么玄门正宗不正宗的。

    洪世奇缓缓坐下,摆摆手,示意胖子坐下。

    然后道“我们不是因为文闲长相而好不好奇,我们好奇的是,他怎么也进入了魔界诛杀榜?”

    若是此道中人听了,恐怕不惊骇也不会这么平静。

    文闲直到现在遇到的魔界人物,一个是楚烈焰,一个是那中年汉子,魔界的恐怖也只是道听途说,还不理解魔界真正的恐怖。

    那中年汉子说自己也已进入魔界榜上,自己根本不信。现在从洪世奇的嘴里听到,也没多大反应。

    洪世奇接着道“潘道长刚才只是试试文闲,别无他意。”

    洪世奇心中高兴,文闲既然轻易被抓到,看来真的一点本事也没学过。

    如未着墨的丝绸,可以专一学我天峰玄门正宗心法。这并不违背天峰祖师的训诫,子当今世赋传奇,祖师此言早有深意。

    虽然自己学了不到天峰祖师十分之一的绝学,传给他作为基础,剩下的看文闲的造化了。

    文闲并不知道洪世奇心中所想,心中不快一扫而光。只记别人的好,这是自己的习惯。

    “走,文闲兄弟,我领你在我洪家转转,看看这里的景色。”

    洪家院落宽阔,假山池塘,花草树木应有尽有。

    胖子看到眼花缭乱,只顾欣赏落在后面。

    潘道长这些子游遍了洪家,独自回房休息去了。

    假山高出围墙,上容十余人也不嫌拥挤。

    洪世奇站在假山上,看着天峰方向,问道“文闲,你看天峰如何?”

    “没见过比这再高的山峰了。”文闲看着云层,若有所思回答道。

    “其实这正如玄学,云下是基础,云上才是纵横捭阖之处。心在云外,你才能到达云外。到达云外看天下,天下尽在眼中。”

    文闲年少,朝气蓬勃。心上,怎不向往那个高度。听完洪世奇的话,两眼放光,神思早已飞驰风云间。

    但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自己知道那是不可能。心回现实,有些失落。

    洪世奇早已看出,岂容那梦破灭。

    哈哈笑道“是不是觉得不可以,要到云外,心必须在云下。你觉得天峰祖师如何?”

    文闲笑道“神龙般人物,若是学到天峰祖师的一点本事,那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文闲并不了解天峰祖师,只是那次在天峰洞天,看到楚烈焰这般魔界人物,都毕恭毕敬的对天峰空洞施礼,想那天峰祖师自是了不起的人物。

    一个让魔都尊敬的人物,一定了不起。

    “那你想不想学天峰玄心正法?”洪世奇缓慢的说道。

    洪世奇背负双手,目光深邃,遥望天峰心中起伏,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

    [您来看,谢谢您。不求别的,但求您的指点、建议、!]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