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踆乌护主命归西

    “哈哈,我买来寂寞做什么,我这人从来也不知道什么是寂寞。”胖子叹道。

    钱不初哈哈笑道“君不闻,千贝难买一寂寞。”

    说完出手快如离弦之箭,一掌拍在胖子口。

    突如其来,胖子虽然躲的极快,前还是留下了一个红红的掌印。

    胖子脸上疼得冷汗直冒。

    文闲本能的急忙伸手去抓钱不初,手在半空,被钱不初一把抓住,另一只手迅速抓向踆乌。

    踆乌鸣叫一声,快如闪电飞到空中。

    钱不初一甩手,文闲嗖的一声整个子飞了出去。

    “砰”脑袋撞在一棵树上,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这不及眨眼的功夫,胖子根本没时间去接住文闲。

    胖子大怒“你的,我让你卖寂寞,我现在就让你寂寞加难过。”

    一拳带着风声,愤怒,向钱不初前击来。

    钱不初一闪,还了一掌,两眼却紧紧盯着踆乌。

    踆乌展翅盘旋在文闲上空,不住鸣叫。

    钱不初一跃跳到文闲边,举掌作势砸。心道“看踆乌绕他盘旋不忍离去,我这个姿势是否能把它引下来?”

    果然,踆乌剑钱不初举掌伤文闲,一声鸣叫,俯急速向钱不初眼睛叨来,砰的一声。

    钱不初仗着躲得快,踆乌那一嘴叨在额头上。瞬间,起来一个大包。

    钱不初惊出一冷汗,再慢一点眼睛就要被叨瞎了。

    一惊骇间,被胖子一拳击中左肋。子整个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胖子抱起地上一块大石头,举起就要砸下。

    倏地,一柄宝剑凌空疾驰飞过,踆乌一声悲鸣,被宝剑贯穿体。

    胖子举着石头一阵悲痛,踆乌弯着脖子,嘴叼住外面的剑柄,一仰头将宝剑拔出,一道鲜血激而出。

    文闲仰天昏迷在地,那股鲜血全灌在嘴里。突然一声巨响,踆乌体四分五裂,化作万千碎末。被风一吹,瞬间无影无踪。

    胖子一扭头,只见洪方休,手拿一把空剑鞘望着天空发呆。

    胖子手上大石头,呼的一声奔洪方休砸去。

    随即人也跃起,一拳发着白光向他脸上打来。

    洪方休一躲,顾不得还手,形一纵奔向文闲。

    手上剑鞘,用力向文闲口刺来。

    突然胳膊一麻,被钱不初一掌击中。

    钱不初忍着痛,脸上青筋暴起,厉声喊道“你是不是找死,血是我的。”

    胖子冲了过来“你的杂碎,谁伤到文闲我和他拼了。”

    一掌向洪方休后背拍去。

    这时,钱不初趁机一指向文闲口插去,他坚信就是石头,也可穿个窟窿。

    文闲正在此时突然醒来,踆乌的血在体里沸腾。

    见钱不初向自己口插来,忙伸手去挡。

    只见钱不初一声惨叫,只觉一股炙上突然变成一团火球。

    “啪”的一声爆响,体瞬间变成粉末,随风消散。

    洪方休虽然在和胖子交手,眼睛却一直注视着文闲,就怕钱不初把他的血喝没了,自己岂不白来。

    当看到那一幕,惊骇的大叫一声,冷漠的脸上一片惊恐。

    “砰”后背挨了胖子一掌。

    洪方休一口血喷到地上,忍痛一跃,瞬间不见人影。

    胖子已是红了眼,虽然听到一声爆响,可当时注意力全在洪方休上。

    待洪方休逃走,看到文闲坐起没有大碍。扯着嗓子喊道“钱不初,你的混蛋,我让你见见什么是寂寞。”

    回声在林中不停回

    见没有动静,这才忙跑过来。

    文闲面色紫红,手一摆“别过来,我现在上火。”

    胖子尝过那滋味,一时不敢靠前。

    那股烈焰炙烤着肌筋骨,血液沸腾。头脑渐渐混乱,只有一个念头。快去幽寒洞,用幽寒果的寒气镇住这股浪。

    站起来一路飞奔,脚下似有无穷的力气,飘飘飞。

    胖子紧随其后,也顾不得雕像,看着文闲速度越来越快,自己被落在后面。

    不由得喊道“邪门,怎么回事?不应该啊?哎,人呢?这么快就没影了,真邪门!”

    文闲并没有那么快,而是掉到了一个大坑里。

    上面那一张大网罩下,听到一人笑道“俺的娘啊,终于抓住了。”

    向上一提网,文闲一看,是在洪家遇到的那中年汉子。此人虽然不好,却不与女子动手到让人钦佩。心中不忍再把他烧的灰飞烟灭,忙喝道“你赶快离远点。”

    “哎呀,俺没听错吧。俺这么辛苦挖的坑,就是等你来。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你可否感觉到我在为你愁?你啥时把踆乌交出来,俺就啥时走。”

    文闲上痛苦难当,似万千钢针不停的刺着体,狂躁的用手去撕这张网。

    “嘿嘿,俺告诉你,能把这张网撕破的人还……。娘啊,出生了!”

    一团红色光芒,这张网烧的不留一丝痕迹。

    中年汉子痴呆的看着文闲远去的背影,道“文闲是不是寂寞买多了,变得怎么如此不可琢磨?我倒想买些寂寞,可当时钱不多。”

    幽寒洞依旧寒冷异常,文闲入洞直奔幽寒果。一颗果入肚,瞬间舒服很多。

    不知过了多久,不再炎

    心中突然想起洪世奇的话,那天睛之匙就在幽寒洞中。可在哪里呢?四处寻找还是一无所获。

    地上没有,难道在石壁上?文闲借着玉的光芒,仔细的一处处看着。

    用手敲敲,手敲的生疼,也没找到天峰之匙在哪?也许就在石壁间,可如此硬的石壁怎么砸开。

    心中一叹,算了。就算得到天峰之匙有什么用,还是没人知道天睛在哪?

    文闲迈步出了洞外,只听的打斗之声远处传来。

    远远就听到胖子喊道“什么俺俺的,你不把文闲交出来,我和你没完。”

    中年汉子被纠缠半天,早已大怒。

    “俺也不和你废话,快说那踆乌被文闲藏哪去了?”中年汉子一心想得到踆乌,对胖子没有下死手。

    文闲远远喝道“你凭什么要得到踆乌,一个魔界来的恶魔,你以为天下之物都是你魔界的吗?”

    中年汉子一愣,骄傲的说道“你猜的不错?可已经晚了。不过我很佩服你,你能入魔界诛杀榜,就是死去也足够骄傲的了。”

    胖子一揉鼻子,一脸迷惑看着文闲。心道“你怎么知道这人是魔?”

    “什么魔界诛杀榜?不就是滥杀无辜吗?有什么骄傲可言。”文闲想起踆乌心中难过。自己虽然打不过他,也不想他张嘴闭嘴的提踆乌。

    心想,自己手上一会让人冻成冰,一会让人烤的灰飞烟灭。现在对魔,可别不好使啊!

    不再言语,一步一步向中年汉子去。

    有毁网形在前,中年汉子不敢大意。

    胖子怕文闲吃亏,怒喝一声扑了上去。

    中年汉子左手一拍,挡住胖子的一击。右手直抓文闲前

    文闲用手去挡,中年汉子心中大笑,你这不是找死吗?

    手还未到,文闲手上的一股炙传了过来。

    一条手臂瞬间被红色光芒烧没,那并不是明火,只是一种红色的光芒。

    中年汉子哎呀一声,捂着肩膀忍痛一闪消失。

    胖子惊骇的闭不上嘴,文闲现在不需要接触对方体,就能伤人了,简直、简直不可思议!

    文闲也是一愣,忙走的一棵树边,用掌排向树木,那树木即没灰飞烟灭,也没结冰。

    文闲扶着树想起踆乌心中难过,半晌看着胖子的表,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会冷一会,一会有一会没的。”

    胖子一抹嘴,摇摇头表示不知怎么回事。

    走了半,胖子实在忍不住了问道“文闲,你怎么知道那大汉是魔界人物?我怎么没看出来。”

    “我从他那双眼睛里看不到温暖,所以就试了一下。没想到他还真是魔界中人。我心中隐约觉得,这里将有大事发生。”

    文闲也不明白,有时自己就会有种感觉,虽然那感觉并不是那么确切,却十有**正如感觉那样。

    几奔波,快到幽寒洞。胖子虽然想帮文闲抱那雕像,可是不敢去碰,没碰那股寒气就让自己浑冰冷,若是碰上岂不冻僵。

    文闲突然停住脚步,两眼看着一块大石头。

    “哎,洪一醉应该躺在这里,可现在上面空空如也。你不觉得蹊跷吗?”

    胖子拍着脑袋啪啪作响,心中纳闷,嘴上嘟囔着“洪一醉冻僵了怎么还跑了?的,神了!”

    “不像他自己跑了,他是被人救走了。”心中觉得宽慰。

    洪世奇一浩气,自己实在是敬佩。虽然无意将洪一醉冻住,可心中总觉对不住洪家。

    有人来救他,说明他还未死!

    “文闲这不可能,谁闲的拿个冰雕回去。谁有那么大的雅兴,难道是做摆设吗?我看一定是那阵大风,将他刮的不知掉到了何处?”

    “不对,你没注意到石头边上那凹陷处吗?那里原来是平的,现在被人踩的凹陷下去了。”

    胖子瞪着眼睛看着石头,当初自己还真的没注意那里。

    “我还是不明白,就算有人救他,也不必费力气把石头踩个坑。那样好玩吗?我真的有点糊涂了!”

    “应该是那人发现洪一醉,伸手去摸时,突然被瞬间的寒冷下了一跳,这才将石头上踩个坑出来。”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人心里绝对有毛病。抱一个尸体干什么?”

    “不对,他没死。你忘了,你突然感到炙,然后……。”

    “然后,我只不过为了降温,手在他胳膊上呆了一阵。难道是那量将他的寒气减弱?天啊,一定是这样的。”

    说完,胖子忍不住四处张望了一下。

    [您来看,谢谢您。不求别的,但求您的指点、建议、!]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