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子当命中赋传奇

    洪世奇脸色苍白,额头微微冒汗。实在也想不出刚才天象是巧合,还是因自己的喊声发作?

    “洪前辈,洪前辈。是不是不舒服。”文闲忙蹲下子问道。

    洪世奇摇摇头“没事,我在想刚才的天象,好似天地震怒。只是不知,此为何来?”

    “风云际会,风起云涌应该是巧合吧?”文闲刚才虽然吃惊倒不恐惧。

    洪世奇站起,声音微弱的说道“想我天峰分做三支,你是不是想过,为何不合为一家,把天峰绝学发扬光大?”

    文闲点点头,这是自己心中的疑惑。

    “其实,就算把三家合而为一,可我们所学的天峰正宗玄法,也未达到天峰绝学的十分之一。因为天峰祖师,一生也没有真正的收过一个弟子!”

    文闲点点头道“我知道,我就是不明白洪前辈三派的功夫,那是从哪来的呢?”

    洪世奇一扫刚才的微弱,大笑道“只是祖上巧合,得天峰祖师指点一二。心中感激,虽然无缘入祖师门下,心中实是把祖师当作了师傅一样。”

    “哦,明白了。”

    “你没有正在明白,自从你踏入幽寒洞那一刻,你注定会成为天峰祖师的传人。”

    “洪前辈,我也是无意进到那里的,不是……。”

    洪世奇摆摆手“文闲不必解释,天意难测。想那天峰祖师,进入洞中都未能吃那果子,可你却吃到了,不知这是多大的造化!”

    文闲心想,不会吧,差点没冻死。

    “你既然到了那里,有一个秘密不妨也告诉你,那天峰剑就在幽寒洞中。”

    “洪前辈,那里除了幽寒果,别的什么也没有。”

    “有的,天峰祖师说过,就在石壁中。但那不是一把真正的剑,称为天峰匙其实更妥当。那是一把开启天睛的钥匙,到底什么是天睛,天峰祖师没说。”

    “天峰祖师还在吗?”

    “哈哈,在。魔不死,祖师就常在。这二百年来,天峰祖师离开天峰再也没有回来。”

    言语有些哽咽。

    文闲一头雾水,还在却再也没有回来?那到底在不在?心中疑惑,却不方便去问。

    “哈,我知道你的疑问。天峰祖师二百年来一直在寻找天睛,可惜到现在也没消息。”

    “洪前辈,也许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天睛!若是有,怎么会没人知道?”

    “有,天睛一定存在。也不是没人知道,可是这人谁也找不到。就算找到他也未必能说。”

    “哦,洪前辈,那人是谁?难道天峰祖师也找不到吗?”

    “天下没一个人能找到他!”

    “那他岂不是天下最厉害的人了?”

    “哈哈,论本事,天下无人能出天峰祖师和魔界至尊之右。可此人算卦的本事,自有天地以来,更是闻所未闻。”

    “哦,一个月后就要开天下神算大会,到时去那里也许就能找到此人。洪前辈那人叫什么名字,可是叫远胜魏先知?”

    文闲就遇到这么一个算卦的,好像有些本事,所以第一个想到了他。

    洪世奇微微一愣,摇头道“不是,那人那么高的本事,哪会去参加什么大赛。其实他的名字很普通,魏先知。”

    “魏先知,这名有意思。是不是什么事都未卜先知?”

    “哈哈,就是这个意思。他想知道什么,一算即知。”

    “洪前辈,所以谁要去找他。在快要发现他时,他都可已算到,然后躲起来?”

    “不是谁快发现他,而是万里之外,谁的心念一动,他已知道。”

    文闲终于明白,找这个人根本不可能。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他总会提前知道。他不想出现,你就永远找不到他。

    洪世奇望着天空,似若有所思。

    刚才风起,自己让洪方休及几个家丁离开,就是想把这些秘密告诉文闲。

    也不知自己看没看错,天峰祖师离开时曾说。

    “能入幽寒洞而不伤者,世之希望。必将注定,子当命中赋传奇!”

    现在这样的人出现了,却是心中疑虑。以文闲目前的功夫,就算天资聪颖,过目不忘。不休不睡,勤学苦练,可是谁有本事教他?

    自己对天峰绝学,未得其十分之一,哪有本事打造这不世之材?就算教上百年,也不过如自己的本事而已。

    文闲不知其在思索什么,只见洪世奇眉头紧锁不明何故?

    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魔界榜,【魔界诛杀榜!】

    文闲道“洪前辈,我误伤了洪公子的师傅,心下不安。待我将他安置在无人之处,再去向你谢罪。”

    洪世奇哈哈笑道“凡是都是天意,文闲此事不可外说。想我儿还有两个师叔,一个白发老者那也罢了。还有一个厉害人物,远在飘渺流沙地界,最好莫要让他知晓。”

    “那白发老者头发竖立,说话声音也似干枯没有起伏?”文闲惊奇的问道。

    “对,不久他也会来这里。哎,你怎么知道的?现在这里真是闹,出现了很多不该出现的人!”

    文闲倒是没想什么不该出现的人,却是想起那冻在幽寒洞中的老者。听洪世奇一描述,不就是洪方休的师叔吗?

    心中没有犹豫,黯然道“洪前辈,令公子的师叔也被冻在幽寒洞中。”

    洪世奇一愣,缓缓自语道“他去那里干什么?”

    文闲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人都死了,何必再将他要天峰剑一事说出来。只是真的奇怪,洪方休的师傅和师叔怎么都是这品

    心想,做一下好事吧,把他两放到一起也有个做伴的。那里没人能进去,也不会伤到别人。

    “洪前辈,我想把他也放到幽寒洞中。这样别人就无法碰到他,免得无辜被冻僵。”

    洪世奇点点头“也好,我在洪家等你。”

    文闲笑笑“好,洪前辈我一定去。”

    文闲抱起雕像,向傲云山天峰方走去。自己还有很多疑问,待完事再去洪家问个明白。

    走出很远,路上不再有行人,好似这是一条寂寞之路,曾经走的都是寂寞的人。

    文闲正走着,一抬头笑了。前面一棵树上挂着一面旗,上面写着三个字“卖寂寞。”

    下面一个赤膊大汉躺在杂草上鼾声四起,仿佛一个人无比寂寞。只有睡眠中,才能感到快乐。

    文闲不想惹人好梦,一个人在睡梦中应该是幸福的。

    迈步轻轻走过去,心中叹道“一个人哪来那么多寂寞?”

    走出没有几丈远,听到后面喊道。

    “哎,那位抱雕像的朋友,我如此寂寞你怎么一点也不难过?”

    “对不起,我很想为你难过,可我不喜欢寂寞。而且现在无分文,即使想买,也没贝币给你。”

    大汉浓眉大眼,额头一块蓝色胎记。

    “我知道你没有贝币。”

    “哦,真是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普天之下,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知道的事多了,所以更寂寞。”

    文闲心中一笑,那时遇到一个远胜魏先知。现在又碰到一个无所不知的奇人!看来算卦大有前途。

    “据我所知,无所不知的人应该是神算一类人物,你应该有一个卦旗才是?可你这旗却让人不解!”

    “哈哈,对,你说的对。我若是打上卦旗,那求我算卦的岂不排满城里。就算我在天峰上,那人也要排到这里?怎么,看你的表不信?”

    大汉有些不悦。

    “哦,不知你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大汉拍拍肚子“钱不初。”

    “好名字,钱不出?那你就给我算算,我这是去哪里?”

    大汉一声长叹,道“先声明一下,我的初是当初的初,不是进出的出!我已被世人的眼光,撕扯的体无完肤。误解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当我的解释是笑话。所以当一个人被误解的时候,除了孤独就是寂寞。”

    文闲很同的道“我明白,你别急,你的寂寞一定会有人买的。”

    钱不初闻言很是感激“就你这句话,一会我免费送给你一些寂寞。先让我来说说你要去哪?去天峰,绝对没错。”

    “对不起,你错了,刚才我是想上天峰,现在不去了。”

    “哎,为什么?你这不对。我说出来你就变方向了,这不是耍赖吗?”钱不初有些不悦。

    “没有,只是我要去吃些东西。待我吃完,再给你个机会,看你算的准不准?”

    “哦,但这寂寞无人之处,哪来吃的,难道有人知道你在这里,然后不辞劳苦的给你送来不成?”

    “是,不知你是算出来的,还是瞎猜的?”

    钱不初刚要说这不可能,突然远处一道尘土飞扬,胖子在尘土中跑来。

    胖子满头大汗的在后面喊道“文闲,刚才不知怎么了,天昏地暗的。还好,现在我把吃的拿来了,来来,赶快吃点。哎,你卖寂寞?寂寞是什么东西?”

    胖子看着钱不初一脸不解。

    文闲接过胖子递来的一只烤鹅,掰开一半递给钱不初。

    钱不初也不客气,接过来咬了一口大嚼起来。

    文闲又撕下一块喂给踆乌,然后坐在地上慢慢品尝起来。

    胖子边吃边嘟囔道“哎,大汉。你还未说你为什么寂寞?寂寞到底是什么感觉?”

    钱不初看着手里的鹅,叹道“你买点,不就知道了?”

    [您来看,谢谢您。不求别的,但求您的指点、建议、!]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