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幽寒洞中被寒袭

    文闲回头一看是史阡陌,心中对他没有好感。

    只是几不见,史阡陌的脸比以前更黑。乱蓬蓬的胡子一脸郁闷。

    史阡陌心似被灌了沙子,自己认为输给楚烈焰很丢脸。

    自己怎么说也是有份的人,天峰一支的大家。没想到被那魔界楚烈焰,举手投足间稀里哗啦打败。这事传出去,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心中郁闷,住在洪家几商量报仇一事,毫无结果。自己出来散散心,就见天空踆乌打斗,后有一小踆乌空中掉落。

    于是忙向山顶赶来,天峰广阔找一只鸟并不容易。

    直到现在还没发现那只踆乌,倒发现了文闲。

    心道“那惨败,天下人还不尽知。

    文闲却是在场,又盗了天峰剑。虽然自己也不相信他有那本事盗剑,可凡事都有万一。

    盗剑杀之,很好的借口。

    史阡陌喝道“这是天峰地,擅入者死。你盗剑在先,擅入在后,当我天峰一派如入无物。择其一就该杀,何况两者都范我派规。若不杀你,以后谁还遵守规则。哼,休怪我史某手狠。”

    文闲仰天哈哈大笑“天峰乃是天地之所生,怎么成了你们天峰一派的了。我还说整个天下是我的呢!有人信吗?我自己都不信。”

    “小子,信不信已经没有区别,你以为不信就可以活下去吗?”

    史阡陌两只手臂咔咔作响,他不想看到文闲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喜欢看到对手的恐惧。

    忽然,远处传来呼喝声。

    史阡陌一愣,一路好几处写有入的大字,谁还敢如此嚣张。

    文闲顺着声音看去,一道红影穿过树木,长鸣一声飞来。

    “俺看你往哪跑?给我站住,抓不住你俺就没法混了。”

    史阡陌满脸不悦,这种场合他不希望别人出现,可就有人出现了。

    一团红影一闪,已落到了文闲的肩上。

    那曾经见过的中年汉子,形在半空中如箭一般飞来。

    轻飘飘落到文闲面前。

    “哦,史大侠也在,这不是那叫文闲的小魔吗?我正在找他。”

    “此地是天峰地,不过除魔暂可不必拘泥派规。”

    中年汉子会意,道“史大侠你休息一下,看我拍死他。”说完一抬手掌。

    心道“这一掌下去,这小子必死无疑。趁那瞬间就可捉住踆乌,嘿嘿,这小子死活并不重要。”

    史阡陌伸手道“且慢,这少年魔头和本派现在有些过节,有关我们天峰三支的荣誉,两位师兄让我务必把他带回去。”

    史阡陌看那中年汉子的表,再一看浑红似火的小鸟,突然改变了注意,自己也想得到。

    天峰剑被盗,消息早已传遍天下。这么一说合合理。

    文闲一皱眉“哈,可笑。你以为你想抓就能抓到我了。还有你,你想拍死俺就拍死俺了,笑话。你们都说我是魔,我就是魔那又怎么样?”

    中年人怒道“敢学俺。”

    形未动,手突然暴长,抓向文闲左肩。

    文闲时刻戒备着,中年人话刚说完,未及多想,忙向洞口就跑。

    一纵进到了洞里,只听后传来两声惊呼。

    洞里宽阔,四壁被冰覆盖。几尊雕像立在离洞口几丈远的地方,栩栩如生。

    想必就是来探此洞秘密的冒险者,没想到没走几步就被冻死。

    文闲抱着踆乌,叹道“踆乌,踆乌,这么冷的洞里全靠你了。”

    踆乌源源不断的量,抵挡着世界上极寒之地。

    文闲虽然有些恐惧,可是出去只怕比这里更糟。

    在往里走,阳光也似被冻僵一般,不再出现光亮。

    红斑魔玉的光芒,使漆黑的洞里有了一片光明。冰反着红光,现出阵阵炫彩。

    洞的深处更加宽阔,虽然不及天峰洞天,但容千人不嫌拥挤。

    文闲转了两三个时辰,突然发现洞的最深处,冰壁上赫然有字。

    忙近前仰头细看,那字苍劲有力,似“天峰洞天”巨碑上的字体。

    字入石壁“当代之才多出魔界,然其有灭天地之心。四海将要荒芜,叹吾天峰一派未有传人。魔界浩,正派愈凋。吾当寻天睛破其脉,毁魔界于一瞬。”

    文闲看到这,心中纳闷。天峰派有三个分支,天峰祖师怎么说没有传人?

    不知那天睛是什么东西?天的眼睛?不对,天哪有眼睛?

    文闲现在想知道怎么离开这里?不知是否还有别的洞口。又向下看,希望找到介绍出去的路。

    “此洞名幽寒,因有三枚幽寒果而得名。此果与天地同生于虚无,霸天下极寒于一。吾虽入洞,亦不敢碰之。”

    文闲心道“什么果子,连天峰祖师都不敢碰。好奇心起,不再看下文,四处寻去。

    在洞的最西侧,果然有三枚比指甲略大的野果,像似从石头缝隙中长出来,碧绿如玉晶莹剔透,看着就让人有种想要摘下来的感觉。

    文闲手碰上去,只觉冰冷刺骨,寒气闪电般,瞬间侵入体直达骨髓。

    “哎呀,好冷。”文闲喊完,手已经僵硬,收不回来。不觉得心中大骇。

    那寒气好似滚滚江水源源不断,踆乌却显得异常兴奋。挥动翅膀,当两个翅膀碰到一起,一股烈焰闪着耀眼的光芒击向幽寒果。

    文闲只觉寒气渐退,不到半刻,那寒气又凶猛袭来。

    踆乌再次挥舞翅膀,来寒去,弱寒来。这天地间极寒和极的两个极端,耗在那里。

    文闲苦不堪言,踆乌的量始终没有到达手指,自己的手掌就僵硬在那里,没有了知觉。不知这小踆乌是否能敌过那寒气?

    心中不由得叹道“要是那大踆乌在这,况也许会好些。”

    现在已是夜晚,正是寒之气极胜之时。

    文闲牙齿格格打颤,浑疼痛,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屑。

    不知过了多久,洞外阳光照在洞口。

    阳盛之时,寒气减弱,气逐渐恢复流通,一股暖流遍布全

    文闲手指突然一动,离开了幽寒果。

    又过片刻,文闲长出一口气,体动了起来。心中后怕,忙远远离开。

    肚中饥饿,带的干粮早已冻得硬如铁石。弯腰抱起踆乌,悄悄向洞口走去。

    听了一会没有动静,探出头去,那两人早已离开。

    二百年来除了天峰祖师,还没有第二人能够进去再出来。所以,在文闲进洞的那一刻,史阡陌两人就走了。

    再出来,洞外的寒气早已不算什么?

    文闲只想快些离开这里,急匆匆向另一侧跑去。

    那天峰洞天不在这里,应该就在那里。

    一路采摘了些野果充饥,行了很久,体力不济。

    看左侧有块大石头,后面凹陷,文闲心道“真是个休息的好地方,躲在这别人不容易发现。”

    抱着踆乌躺下,上盖满杂草,只有一双眼睛,可以透过缝隙看到外面。

    文闲在想天峰祖师留下的字,“当代之才多出魔界,然其有灭天地之心。”

    难道在洪家遇到的,那些要拿自己祭天的人,真的都是被魔界杀得家破人亡,七零八落。

    魔界要是灭天地,岂不天下再无人,自己的亲人也难幸免。那将是多大的血腥,才能换来世上只剩魔。

    心中不觉担忧起来,不知道天峰祖师何时能找到天睛?也不知那天睛怎么摧毁魔界?

    天睛、天睛,突然心中一亮,别人不知道天睛在哪?他不会不知道?若是他也不知道,岂不是人间的悲剧。

    您来看,谢谢您。不求别的,但求您的指点、建议、!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