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傲云山上踆乌啼

    文闲忙躲入草丛中,听声音是洪一醉。

    透过草丛缝隙,洪一醉与一俊俏女子,拉着手形态甚是亲密。

    “师兄,到了那里有什么用,还是无法进去。”声音如莺啼,带着一丝气。

    “你不想师兄将来名扬天下吗?”

    “当然想,只是……。”

    “哈哈,没什么只是,想那里虽……。”

    两人影渐远,剩下说的什么无法听清。

    文闲心道“向上走,大概是去天峰洞。自己正好不辨方向,跟着走到剩下不少力气。”

    走了一阵,文闲的脚力与二人相差甚远,渐渐看不到二人的影。

    三个时辰之后,文闲离半山腰还有一多半距离。

    只见那瀑布飞落千丈,轰鸣声震人耳膜,大地好似都在抖动,周围树木更是乱颤。

    突然,天空被两团巨大的黑影遮住,文闲在一块巨石边上,仰头吃惊的看着天空。

    两只红色的巨鸟在天空中打斗,红羽毛飘满长空旋转着缓缓落下。

    嘶鸣之声凄厉,似利剑划破傲云山的宁静。

    一个小红点空中坠落,一只大鸟急飞而下去抓那小红点,另一只急速向这只大鸟抓来。

    两只大鸟复又打在一起。

    随着小红点迅速坠落,文闲看清是一只幼小的红鸟。想必已没了力气,无力的啼叫一声,直向山石撞去。

    文闲一跃,使劲力气奔小红鸟跑去,刹那间一个前纵。两手堪堪将小鸟接住。

    收足不住,扑通摔在了地上。

    心不由得嘭嘭乱跳,慢一步这小红鸟就没命了。

    这才觉得手脚胳膊都疼,裤子也刮破了,膝盖掉了一层皮。

    一只大鸟悲鸣一声,展翅飞去,自是以为小鸟已经摔死。另一之追逐而去,两只红鸟迎着太阳飞去,渐渐看不到影。

    文闲看着那远去的影,不知它两个因何打斗。

    在细看怀中小鸟,一红羽胖胖乎乎,眼睛也是红的,长着三只脚。

    红鸟浑,那是一种温,直透躯体。量绵长持久,文闲被的已是大汗淋漓。

    无法再把它抱在怀里,心想,这么一会不把它烧干了。急忙把鸟放下,打开水袋向红鸟上浇去。

    小鸟睁着一双火红的眼睛看着文闲,那水浇上去马上就干。

    文闲用手摸了一下“哎呀,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比刚才还?”

    忙用两截树枝架起小鸟,直奔瀑布。

    瀑布之水甚是清凉,边上一块凹下去的山石积满了水。

    文闲小心的把小鸟放人水中,只见那积水慢慢雾气缭绕,水开始沸腾。

    那小鸟感觉很是惬意,趴在积水中慢慢睡去。

    瀑布之水不断冲来,文闲不停的把水浇在小鸟露在水上的部分。

    待小鸟醒来时,文闲累的躺在一边懒得再动一下。

    小鸟迈着三条腿,走到文闲边,用爪子去抓袋子。

    袋子里是文闲带的干粮,抓开袋子也不客气,大吃起来。

    “应该就在这一带,我看到一只红点坠落,一定是小踆乌。”

    “踆乌有什么用?”

    “没人知道有什么用,这就是最大的用处。也许它可以破解那洞里的寒气。”

    文闲一听,是洪一醉和那女子的声音。

    虽然不能断定他们能寻到这里,但万一来了怎么办。

    忙起抓起袋子,踆乌一下跃到文闲肩上。

    想必吃了地上之物,不再感到炙。文闲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洪一醉既然向山下走,自己只有上山才会躲开。

    文闲边躲边懊恼,这小子也不知为什么,对自己那么仇恨?而自己没本事打过人家,只好躲。

    唉,我只是此间过客,没由来惹的一风波。红尘中本不是我的错,何必如此欺我。哼,待到风起云涌时,让你知道什么是我。

    文闲一路奔跑,累的气喘吁吁。

    他不知道,此刻,洪一醉盯着瀑布边上的干粮渣,眼中闪出一丝狡邪的笑容。

    找踆乌要紧,捉文闲那是手到擒来。他的运气不可能总那么好,不可能总是在关键时刻有人来帮忙。

    洪一醉并不知道,小踆乌正在文闲手上。

    文闲满眼迷茫,不知自己跑到了哪里?

    一颗十多人拉手才能围过来的大树,枝繁叶茂到达几十丈。

    正面树皮被剥落,上面刻着此路不通四个大字。

    文闲仰头看看,那不见尽头的天峰还很远,不明白为什么写上此路不通。

    在走不远,一块巨石上刻着几个字,被杂草掩盖。扒开一看,写着“止步”两个字。

    又走了一个时辰,一块简易的木板架在石头上。木板上刻着“幽寒去处,擅入者死。”八个字。

    文闲不明白这些字是故弄玄虚,还是真的不可进入。

    不觉得有些生气,道“不知道上面还有什么?这不让走,那不让走的。这山这么大,难道是你家的?”

    一抬腿跳上石头,把木板用力拽下,扔到一边。

    小踆乌紧紧抓着文闲肩膀,不时的歪头看着。

    “哈哈,解气。装神弄鬼,这回看你怎么再吓唬人。”说完子一,大步向上走去。

    黑夜如期而至,文闲此时正躺在一棵大树上。

    掰开一半饼,放到踆乌脚下。

    踆乌啄食起来,文闲笑道“你该吃虫子才是,看你吃的太胖了。”

    “哈哈,它太胖了,可我不胖。”洪一醉在树下笑道。

    文闲笑道“哈哈,你很聪明,我忘了红斑魔玉的光芒会把你引来。来来,你上来。”

    洪一醉的确是被那光芒所引,白天看那倒落的木牌,就知道文闲在附近。

    现在只看到文闲,不知白羽萱在哪?

    见文闲一点也不惊慌,心中起疑。难道不是他一个人?忙又四处看看。

    文闲心中着急,表面却装作无所谓。见洪一醉四顾,心中有了主意。

    “洪一醉不必找了,就你那本事我何必让别人帮忙。”文闲语气里透着不屑。

    被文闲一语说中,听那口气更是惶惑。自己把师妹支走,就是想抓住白羽萱。

    他不信文闲突然本事大长,只是担心别人,那胖子不好对付,楚烈焰不会也在吧?

    史阡陌和柳剑及潘道长三人,带着伤回到洪家。听说楚烈焰和文闲在一起。

    自己见识过楚烈焰的凶猛,一直在纳闷,这么凶猛的一个魔界人物,怎么会和文闲有瓜葛。

    心中对楚烈焰恐惧,有些后悔来到这里。

    文闲又道“多美的夜色,你既不上来,我可要休息了。”

    说完伸个懒腰,红斑魔玉被文闲挂到细枝,然后躺下不再言语。

    看着玉的光芒,洪一醉迅速退去。

    这么随意的把玉挂在那,若说楚烈焰不再跟前,洪一醉怎么都不会信。

    文闲用耳朵倾听着四周的动静,再加上感觉,知道危险暂时解除了。

    本想静静休息一会,踆乌一下跳到自己肚子上,兴奋的伸着脖子向远处看去。

    “哈哈,夜色很美。你好好欣赏吧。”文闲闭目养神,也在等感觉没有危险时赶快离开。

    踆乌趴在那里,过不多时,一股气慢慢传入文闲汗毛里。

    持续不断的量使文闲再也忍受不住,不知道这踆乌哪来那么多无穷无尽的量。一伸手,把踆乌放到了边上。

    文闲不知踆乌生活在太阳上,集天下炙于一。吃了地上的食物 ,那量早已大多隐在了体内。

    加之这踆乌尚小,要是长大了,只怕这里早已变成了火海。

    文闲以为这踆乌,只是这山里的一种鸟类。

    所以自己下树离开时,把还在酣睡的踆乌留在了树上。

    文闲在破裂的衣服上撕下一片布条,挂在上山路的一节矮树枝上。好似走时无意刮上去一般。

    自己加快速度,迅速远离这里。

    待到天色大亮,文闲已进入了茫茫云雾的天峰。

    洪一醉仗着胆子再来时,望着空的树木,不由得恨恨的道“你敢骗我?哼,若是有帮手你不会跑得这么匆忙。”

    天峰实在庞大,文闲会躲在哪里?

    洪一醉四下搜寻,看到挂在矮树上的布条。

    哈哈大笑,自语道“你以为把一个破布条放在这,就是告诉我你走的是这里吗?我岂能上当。”

    洪一醉放弃这条路还有一个原因,那近逢顶处的幽寒洞,离的稍微近者,不死也会被冻僵。

    除了天峰祖师进去过,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进去一看究竟。

    没人知道里面有什么?天峰门下这几分支,年年有人试着进去。可都未到洞口就冻得浑僵硬,有几个冒死进去的,再也没有出来过。

    洪一醉的形一晃,向斜侧方向,那是去天峰洞的路追去。

    数之后,文闲出现在几近峰顶之处。

    感觉到一阵阵寒气来袭,此处百里与别处不同。

    没有树木,只有怪石和冰。好似这是一个荒芜的世界,被人遗忘在红尘。

    文闲离老远就已感到寒冷,只是好奇此处怎么与别处不同。

    怀着好奇心来到了这里。

    不远处有一个山洞,边上立一个石碑,上刻“你即来,后悔晚!”

    文闲哈着气,搓搓手道“哈哈,有意思。来这有什么后悔的,哼,故弄玄虚。”

    洞里会有什么?好奇驱使文闲来到了洞口。

    他不知踆乌的量已经进入自己体内,如若不然早已冻的四肢僵硬了。

    这样还是冻得浑发抖,探头向里面看去,一脸惊讶。

    突然,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我很好奇,你怎么可以离得那么近?”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