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登天峰寻旧迹

    “砰”

    楚烈焰飞越起来,凌空踏步而上,一掌将乌云击散。

    几声尖锐的惊呼,田家兄弟一阵大乱,姿势各异的落到地上。

    田家兄弟头一次遇到这况,不由得都惊骇的看着来人。看这大汉膀大腰圆,光着膀子。一个发着青光外带倒刺的圆环,斜挂在肩上。

    七人惊魂初定,旋即同时出手,文闲一声惊呼。

    在这之前见过七人的本事,速度了得。想要提醒,未等喊出,田家七兄弟已经出手。

    “砰砰砰”

    楚烈焰拳头迎向击来的手掌,暗幽幽的青光从拳头击出。

    文闲只觉眼前一花,耳中传来咔嚓,咔嚓之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田二,田四,田五向后跌倒。倒在地上,三人这才疼得大叫。

    楚烈焰摘下圆环倒刺刃,举起就要把他们三个给劈了。

    剩下田家几兄弟,扑了上来。

    楚烈焰圆环一扫,地上的枯草,路边的树上的枝叶,被卷的飞入空中。

    几声惨叫,鲜血在空中画个圆弧,溅落地上。

    田大,田三,田六捂着胳膊蹬蹬后退几步。

    楚烈焰大手一伸,“砰”的一把抓住田七的肩膀,向边一拽,举起圆环倒刺刃向下砍去。

    “楚大哥慢,让他们拿出解药!”文闲急促的喊声,在楚烈焰举手之前喊了出去。

    楚烈焰闻听,把圆环放下。一下将田七摔在了地上,剩下田家几兄弟,脸上变色面面相觑。

    飞起的树叶,旋转着飘落下来。

    田大站在落叶中,扬起大脑袋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把药拿错了,才让这位姑娘变哑的。可这世上没有解药,我一人赔命,请把我几个兄弟放了。”

    落叶飘落肩头,言语悲壮苍凉。

    “不行,要生一起生。”

    “对,我活着你也得活着。”

    “到时我们还要对酒当歌呢?”

    这几兄弟,你一言我一语,就是不提一个死字。

    那七兄弟长得一模一样,穿戴也是一样。

    文闲分辨不出那说话的是谁?心道“那人说的也许是真的,要不然可以骗我们说是有解药的,然后再找逃脱的机会岂不更容易些?可他斩钉截铁的说没有解药,自是诚信的人。”

    转头看着白羽萱道“他们很讲义,又都向往着美好,咱们该不该原谅他们?”

    白羽萱点点头,冲文闲一笑。

    “的,没有解药我把你们打成饼。”楚烈焰跨前一步。

    那六兄弟站成一排,捂着胳膊捂着口,没有一丝恐惧的意思。好似看破万丈红尘,生生灭灭都已看淡。

    “楚大哥别动手,我看这里有误会?”

    楚烈焰哼了一声,道“倒是有些骨气,很投老子脾气。但是,能不能饶你,就看我这文闲兄弟的一句话了!”田家兄弟和胖子,心中惊讶。不知这小小少年,怎么让这凶猛的魔头如此驯服?

    白羽萱也不明白,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文闲来自何处?也不知道曾经和楚烈焰赌的是什么?

    只是觉得,文闲是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

    文闲道“既然没有解药,我也信你们是无意的。你们走吧!”

    田大向前一步“文闲兄弟,信任之田家兄弟心领了。你放心,我师父即能教我配制各种药物,想必解这些药物也不是难事。暂此别过,家师云游天下,我现在即去寻找师傅,有药物时我自会找你。”

    文闲看到了一些希望,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

    抱拳道“如此谢谢各位了?不急,你们先养伤要紧。”

    田大一抱拳,手一挥。乌云凝聚,七人步入云中,乌云一卷飘到空中。

    渐行渐远,消失在天际。

    “文闲兄弟,他们若是言而无信,你告诉我,看我不把那七个大脑袋剁下来,给你当球踢。”楚烈焰愤恨的道。

    “楚大哥,我想他们不会的。几人虽然有些古怪,可不像诈之辈。只是不知道这几兄弟何时能找到师傅。我不能等着,这事都是因我而起,我要带着白姑娘去治嗓子。”

    “那也好,我把玉暂时留给你,因为你去的方向会用到它。”

    楚烈焰手一甩,红斑魔玉落入文闲手中。

    文闲待要细问,这方向和红斑魔玉有什么关系?楚烈焰已是大踏步的走了。

    除了破裂的树木和地上的鲜血,没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胖子惊讶的愣愣发呆,难道那大汉就是传说的魔界至尊?果真可怕。

    若是那样,哎呀,这文闲又是何许人物?难到是深藏不露?

    文闲看看胖子迷茫的眼神,笑道“胖子兄弟,我们还要求医,就此告辞。”

    “嗯嗯,啊,你说什么?这就要走了?”

    “是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感谢胖子兄弟这次的相助,有缘咱们会再遇,无缘你我莫相记。”

    看着马车离去,胖子一拍大腿。自语道“有趣,真有趣。这么奇怪的事,怎么少的了我胖子。”

    然后从袋中拿出未吃完的大鹅,啃了起来。

    文闲赶着马车若有所思,白羽萱用手碰碰他的胳膊。比划着,询问在想什么?

    文闲看了一会,已明其意。

    大声道“我在想,天峰三个分支怎么如此不济?洪世奇我不知本事如何?可看那柳剑和史阡陌,再加一个潘道长怎么都打不过楚大哥?我弄不明白,是他们本事不济,还是楚大哥本事太厉害了?”

    白羽萱比划着道“也许他们各学一部分,显示不出整体。若是三家所学集中在一人上,也许会很厉害。”

    文闲微微一琢磨手势,点头道“也许吧!能让楚大哥佩服的人,一定不是一般的人。想那功夫,一定很是不错。”

    文闲心中却琢磨着“这几人新败,自是没有面子。他们又没有洪世奇的磊落,就我们几人看到,会不会……。”

    旋即暗笑,人家也是名门大家,怎么会为了虚名来除掉自己。

    文闲拍拍白羽萱,道“白姑娘我可否求你一事?”

    白羽萱点点头,心中好奇,文闲能求自己什么?不会是,是……。

    文闲看着白云,笑道“白姑娘,你可否教我一点本事?可说好了,不是拜师。”

    白羽萱为刚才所想,不由的脸一红。

    文闲笑道“我知道各派门规甚严,所以我只学一些入门的功夫。比如力气,速度什么的?不求打人,只求自保。”

    文闲并不是真的想学,心向往的,是天峰祖师和魔界至尊那个高度。

    只是看着白羽萱天天看着天空发呆,怕她心中难过,只好找点事,让她没时间去想那些忧伤。

    白羽萱自是乐意,那些粗浅功夫,各派都大同小异,也不算什么?

    文闲好似太笨,告诉他的口诀,很快就忘。

    白羽萱只好不停的用树枝,在车板上写着口诀。

    其实文闲一遍就已记住,只是不想让白羽萱大脑空下来。装的很笨,不时问这问那。

    两人走走停停,虽然走了两天,可走的并不太远。

    这白羽萱心中一动。暗道“我何不回去找师傅她老人家,让师傅把文闲收为徒弟。那样,岂不天天都可以在一起吗?

    白羽萱想着,脸上露出了红红的笑容。

    只是师傅生怪癖,自己问好了才可带文闲前去。师傅对自己甚好,这点事应该不难。

    文闲在那嘟囔着口诀,心中焦急,哪里有名医?若治不好白羽萱,自己心中实在难安。

    白羽萱用手碰了一下文闲,在车厢上写道“我回去找师傅治嗓子,也许她能治好。”

    文闲点点头,白羽萱这么年轻本事就已不错,她师傅的本事岂不更大,也许真的能治好。

    接着问道“以后我去哪里找你?”

    说到离开,毕竟在一起几,突然心中实在有些舍不得。

    白羽萱心中一,写道“东海南瞑彩衣岛。”

    零星白云空中飘过,文闲道“不管如何,半年内没有你的消息,我会去找你。”

    白羽萱依依不舍的走了,一白衣似空中的云。

    云会散,人会吗?

    直到那白色的影与云重合,文闲拍拍马道“剩下的路,看来只有你陪我了。”

    解开马上的绳索,弃车骑马而去。

    没有继续南走,而是返回原路。一马飞驰,第二天就到了傲云山。

    这次不是躲藏,文闲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欣赏傲云山的景色。

    这些子,“天峰剑”三字,一直未离开自己大脑。

    现在天下恐怕都认为,是我文闲盗了天峰剑。

    可自己连天峰剑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又是谁在那巨碑上刻的自己名字?不知那天峰洞里是否能有蜘丝马迹。

    文闲虽然来过一次,上次只是胡乱躲藏巧合到了天峰洞。

    这次再次登山,还是被处处怪石,茂密的花草树木,弄的不辨方向。

    心想,只要一直向上走,就不会走错方向。

    开始走一段路,然后就变得无路可走。

    杂草丛生,彩鸟飞舞,不时传来鸣叫之声。

    文闲追逐着一只白色长羽,头顶立有几片红色羽毛的大鸟。

    深一脚浅一脚的,倒是觉得有趣。

    大鸟前边飞舞,越飞越远。

    文闲看着远去的大鸟,找块石头躺下休息。

    正闭目间,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