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知何处有名医

    远胜魏先知瘦弱的体,站在葫芦上顺水而下。

    卦旗斜搭肩上,随风哗哗作响。

    “哈哈,那天好大的风,还好老夫体还算硬朗,要不只怕见不到了。”葫芦漂到文闲近前,远胜魏先知收起葫芦来到岸上。

    “我觉得运气不错,现在我最想见到的就是你老人家。”文闲开心的说道。

    “我知道你想老夫,所以我不顾千山阻隔,翻山过岭。若是不遇到七个大头怪物,我早到这里了。”

    文闲瞬间脸色难看,咬牙道“的确是七个怪物。”

    远胜魏先知不明其故,捋捋胡须问道“难道他们也来抓你,说来惭愧,那七个大头怪速度倒是惊人。若不是老夫借风而走,嘿嘿,只怕出丑了。只是不知你怎么躲开的?”

    远胜魏先知很是好奇,自己其实已被抓住,只不过凭三寸不烂之舌,趁七人不备,方得逃脱。

    而文闲也能逃出来,实在不明白,心中大是奇怪。

    文闲心道“看来老人寂寞,絮絮叨叨。这些事不是一算就都知道了吗?一定是想别人多陪他说会话。”

    于是把事经过讲了一遍。

    远胜魏先知恍然道“哦,原来如此。如此说来,你想老夫,是不是让老夫给你指出一条求医之路?”

    文闲大喜,心中佩服远胜魏先知。自己未言,他即已知道心事。厉害,真的厉害。

    忙道“老人家说的不错,正是此事。”

    “哈哈,这有何难?早就听闻有一世外神医。隐于村落之间,自得自乐颐养天年。找到他,诸病无忧。”

    “啊,太好了。老人家,不知在哪能找到他?”

    远胜魏先知微微犹豫了一下“此人难找,茫茫大千世界,藏一人,太是容易之事。其实还有一条捷径,比这更加容易。”

    文闲心中欢喜,白羽萱闻听也露出笑颜。

    “直接找那七个大头怪,拿到解药岂不是最省力气。”

    文闲闻言,心中刚刚的欢喜,刹那间灰飞烟灭。

    习惯的拿出红斑魔玉,不停的摇着。

    白羽萱自是明白,根本打不过那田家兄弟。

    心中不觉黯然。

    文闲看着白羽萱一笑“白姑娘,放心。我觉得很有希望。”

    白羽萱愣愣的看着,实在不知,文闲有成竹的自信来自何处?

    文闲慢慢的说道“我去找天峰祖师,学会后,我不信打不过他们七个?”

    白羽萱点点头,她一定要在文闲的信心上,再加点支持。

    “哈哈,有志气。那老夫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下月天下神卦大赛,老夫还要参加。”

    “在哪?”

    “南边无路之处。”几个字说完,又蹦到小溪里,漂的远了。

    文闲赶着马车向南行,倒不是去看什么神卦大赛。只是远胜魏先知那天说过,天峰祖师就在南方某处。

    笔直大路未走多远,文闲笑了。实在不明白,胖子怎么喜欢坐在路中间。

    胖子满嘴是油,手拿一只大鹅吃的正来劲,看到文闲远远招呼道“文闲兄弟,白姑娘的嗓子这么快就治好了?看来神医就是神医。来来来,吃鹅。”

    胖子从一个布袋里,又掏出一只鹅。

    “谢谢胖兄弟。”文闲接过鹅,掰下一阵鹅腿递给白羽萱。

    自己刚咬上一口,就见风沙大作。刹那间天昏地暗,一个声音瓮声瓮气的在远处喊道“我若不杀了你们三个,我就不叫楚烈焰。”

    风沙中,青光白光相撞,声音轰轰然似炸雷。旁边树木不时折断,四处乱飞。

    文闲固然惊骇,胖子也是脸上变色。急忙拉着文闲,使劲一拽马车,向斜里躲到了一片大树的后面。

    那头瘦驴自己跑了过来。

    文闲探头看去,不知楚烈焰和谁打起来了。心中不免为之担心起来。

    “啊”一声惨叫,一道血光随尘土飞扬,一只胳膊在风尘中坠落在文闲边。

    手里还紧紧握着一只拂尘。

    潘道长?文闲听那声喊叫,又见这拂尘正是潘道长之物。

    又是砰的一声,一个形撞到一棵树上。手上宝剑跌落,喷出一口鲜血。

    “阡陌,你没事吧?”

    “哈哈,兔崽子,他有没有事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有没有事。”楚烈焰的声音穿过尘土,如一头上古的野兽,奔向四周。

    文闲一听声音,是天峰三支其一的柳剑。而那阡陌一定是史阡陌。

    自己虽然恨他们,可他们倒是事出有因。没有丢天峰剑,他们也许不会那样刻薄。

    又是砰的一声,柳剑整个子飞了出去。

    潘道长独臂犹斗,只是已是强弩之末。

    楚烈焰手上圆环突然住他的脖子,只要一拽,那颗人头就要落地。

    “楚大哥,住手。”文闲高声喊道。

    白羽萱紧紧抓着文闲的胳膊,脸色早已煞白。平时几曾见过这么血腥。

    “哈,文闲小兄弟啊。你这老道的运气真好,若不是我这小兄弟喊一声,你现在已到阎王报道去了。”圆环从潘道长的脖子上退下。

    风沙立停,潘道长冷哼一声。柳剑和史阡陌浑是血,看了一眼楚烈焰,搀扶着慢慢远去。

    “楚大哥,正好今到期,现在把玉还你。”

    楚烈焰接过玉,道“文闲兄弟,你这是去哪?”

    文闲道“没什么,我们随便走走。”

    “哦,哈哈,那白姑娘怎么和你在一起?在一起也不奇怪。是不是回去成婚啊,到时别忘了给我老楚留一坛好酒。不过,你找的这个车夫有点太胖了。”

    胖子揉揉肚子,心中纳闷,这是哪来的人物。长得如此彪悍,本事了得。

    “楚大哥,你怎么和他们打起来了?”

    “哼,我本无意此处路过。听他们谈到红斑魔玉。左一句说你是贼,右一句要捉你祭天。我当然大怒,这不就打了起来。”

    文闲手上虽然没了红斑魔玉,可手指还是习惯的摇了一摇,

    “哎,白姑娘怎么不说话?难道讨厌我楚烈焰不曾?”

    “楚大哥,白、白姑娘说不了话了。她喝了田家七兄弟的药水,就不会说话了。我这不正带她四处求医。”

    “哦,那田家七兄弟是什么东西?告诉我他们在哪里?我去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

    “我也不知道,可他们也许是无意的,楚大哥不要乱杀人了!”

    “那怎么行,天下有很多人该杀。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我一会就去把什么洪世奇杀了。”

    文闲对洪世奇敬佩加好感,闻言忙道“不可,楚大哥为什么去杀他?”

    “哼,他见了红斑魔玉,还敢抓你。就凭这一点,他就该杀?”

    文闲苦笑道“就这理由?可是,洪世奇前辈对我实在好,你若杀他,我阻拦不了你。你最好连我也杀了?”

    楚烈焰摸摸半边秃头,这虽然是文闲的恶作剧,自己却并不讨厌这个小兄弟。

    “好,我不找他就是了。只是这里的庸医,根本治不好白姑娘的嗓子。听说有一世外神医,万病出手即好。可据说他隐藏在村落之间,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文闲点点头“我也听过,找他看来是找不到的了。也不知有没有缘碰到他。”

    白羽萱又抓紧文闲的胳膊,摇摇头。那意思,找不着到都不重要,只要有你陪着就好。

    “找到他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天下神算。唉,可是找到他,比找到神医还难!”

    “楚大哥,那个神算我也遇到了,可他也不知道那神医在哪?”

    他从远胜魏先知微微犹豫的一刹那,就猜出他也不知名医下落。要不就不会让自己,去找田家兄弟要解药了。

    楚烈焰却是满脸迷惑“你遇到魏先知了?世上还有他不知道的事?那可真的奇怪了?”

    文闲纠正道“楚大哥你没说全他的名字,应该叫远胜魏先知。”

    “不对,不对。世上未卜先知的,还无一人出魏先知其右。”

    文闲心中一动,立刻恍然。这人一定不是魏先知,只是起的名要超过魏先知。

    只是不知道,一个月后的神算大赛,魏先知会不会去?

    最起码看到了一些希望,开心的握了一下白羽萱的手。第一次握,感觉那手无比细腻光滑,柔弱无骨,好似白云一般,不由得一呆。

    远处一朵乌云飘来,无规则的左右摇晃。

    乌云被捅开十四个窟窿,七对小眼睛凑了上去。

    田大道“地上好像一辆车?”

    田二接道“何时咱也坐一坐。”

    田三“二哥你又瞎胡说,”

    田四“哪有乌云上快活!”

    田五“快看文闲把手摸,”

    田六“五哥说的没有错。”

    田七“那咱落不落?”

    田大“这回少两个字,打。”

    一阵噼里啪啦,乌云空中直翻滚。

    文闲自是听不到那么远的声音,就算乌云悬在头上,也未必听得到。

    文闲看着白羽萱,忧伤的一笑。忧伤还要笑,那表说不出的落寞。

    胖子看到了乌云,却也听不到上面的声音。两只眼睛惊讶的盯着空中。

    楚烈焰却大喊一声“兔崽子,什么车的、胡说的?我看你们往哪跑?”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