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乌云之中七兄弟

    乌云上,一个尖锐的声音喊道:“老规矩,我田大先说,听好了。地上那人很生气。”

    田二接道“四周众人要偷击。”

    田三“少年浑然无所惧?”

    田四“定有宝物能克敌。”

    田五“好似手上红光起?”

    田六“咋看都像红斑玉?”

    田七“我勒个去。”

    田大怒道:“少三个字,怎么办?”

    几人喊道“下去。”

    乌云突然缝隙一闪,田七被那六兄弟扔了下去。

    这里高空突然出现一朵乌云,众人的眼光都被吸引过去。

    只见一道黑影飞出乌云从天而降,似一道黑色闪电。众人急忙一闪。

    “砰”

    黑影砸在地上。

    田七双足陷入地中直到腿肚子。

    “俺的个娘,细腿大脑袋,这也太吓人了。”中年汉子吃惊的看着田七。

    田七用力将腿拔了出来,拍拍尘土尖声道“子不教父之过,都不动太懒惰。”

    众人谁也不知田七所云何物,更不知田七的深浅,虽然不悦却不知是敌是友。

    田七看着文闲手上的玉,一脸敬慕。

    毕恭毕敬一鞠躬道“我兄弟走遍天下,阅历无数。我们千选万选,最后还是田大有眼光,选择了准备投靠魔界。还烦这位兄弟给引荐一二。”

    文闲看这田兄弟长得如此古怪,又见头顶乌云不停扭动。不知上面有何古怪?但那魔界充满邪恶,不行,不能让他去投靠。

    田七在文闲沉默时,早已跳到胖女人跟前。伸手向宝剑抓去。

    出手迅速,一把抓住了剑头。

    文闲大惊,急道“放开,小心手。”

    胖女人一惊此人的速度如此之快,二惊这人如此的胆大。

    急回撤剑,一道血光飞而出。

    胖女人一愣,这人功夫如此不济,怎么胆子却那么大?

    “俺的个娘,莫名其妙。”中年汉子背着手叹道。

    田七突然挥手一掌,向胖女人脸上挥去。

    文闲喊道“住手。”

    田七手掌微停顿胖女人一躲,稍微慢了一下,脸躲过去,鬓发却被那带血的手掌打乱。

    胖女人并不领,喊道“谁让你个小魔头装仁义,讨好也没用,今天一定杀你祭天。”

    白羽萱在旁不悦,道“亏你们还以名门自许,不辨是非,只懂得以多欺少。说出去也不怕天下人耻笑。”

    那田七闻言,觉得很有道理。看着被割伤的手掌,一声尖叫,直扑胖女人。

    田七动作迅速,一时间打的她手忙脚乱。

    文闲看的目瞪口呆。

    白羽萱将文闲拉到后面,自己拿剑挡在前面。

    文闲一拽白羽萱,自己站到了前面。

    同来那几人倒是也守规矩,并不伸手以多取胜。

    中年汉子喊道“俺看出来了,这大脑袋就那么几招。嘿嘿,就这本也敢乌云中蹦出来。可笑,俺觉得真可笑。”

    文闲也已看出田七现在不是攻击,而是防守明显落于下风。。

    于是喊道“这位朋友,此事与你无关,还是走吧。”

    “那怎么行,那样田大会瞧不起我。”

    一份神,左臂被剑划开一道口子。

    胖女子道“你既想为魔,你也别走了。”

    田七忙一退形,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

    乌云上,田大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看了看。

    放人怀里,又拿出另一瓷瓶。打开喝了一口,透过窟窿,尖声叫道“田七如今被人欺,”

    田二“娘的好像没道理?”

    田三“岂容别人欺小弟,”

    田四“下去剥下那人皮。”

    田五“一二三四五六七,”

    田六“七弟在那别着急。”

    乌云飞散,田家兄弟动作各异从天而降。

    “俺的娘,长得怎么都一样?”

    几人不敢怠慢,忙迎了上去。

    田七精神为之一振,七兄弟一起向胖女人抓来。

    文闲急忙喊道“住手。”

    众人只见眼前一花,待要出手,七兄弟霎那同时退下。

    文闲一看那胖女人,肩头手臂头发脸上,都是条条血印。

    胖女人脸上变色,心嘭嘭乱跳。不知如果没有文闲那句话,自己后果如何?

    其他几人同时出手。

    田大尖声叫道“天地有道你等不仁”

    其他六人同时喊道“鬼挡杀鬼神挡杀神。”

    七人同时向最近的老者出手,一击即退。

    老者已是满带血,胡须零落头发披散。

    “俺看出来了,把他们分开就好办了。”中年汉子喊道。

    说是那么说,分开并不容易。

    这七个人别看脑袋大腿细,却是心有灵犀,加之速度又快。忽左忽右,好似一个整体。

    除了中年汉子,其他人都已挂彩。

    “俺说,大家先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家意下如何?”

    老者一声长叹道“各位,咱技不如人,老朽已无颜活在世上。”

    说完挥剑向脖子抹去。

    文闲惊呼一声。

    老者只觉手上一空,剑已到了七兄弟手上。

    田大尖声笑道“老朽,我们这位公子不想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老者一跺脚,转离去。

    众人随着,转瞬间走的不见影。

    白羽萱凝神提气防范半天,精神过于紧张。看众人退去,长出一口气,突然觉得浑无力,软软的到了下去。

    文闲急忙伸手扶住,忙道“白姑娘,你怎么了?”

    白羽萱脸色微青,看着文闲着急的模样心中一暖,道“没什么。”

    田大拿出一个瓷瓶道“一定劳累过度,把这强筋壮骨水喝了就好了。而且好了之后,一定比现在强上百倍。这可是我珍藏十年的宝贝。”

    文闲道“如此贵重之物怎么好讨饶,我陪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心中不忍破费他多年收藏的宝贝。

    看看白羽萱憔悴的面孔,心中觉痛。

    自己与白羽萱分手后离开天峰,心中总是感到,有人在自己的左右。若是白羽萱,那就说明这些子她并没休息好。

    若是不过分劳累,她怎么如此憔悴。一定是她在找机会救自己。

    想到这,不由的暗道惭愧。

    田大道“哎,这不算什么,咱以后都是魔界中人,什么你的我的。还没问公子的姓名?”

    “在下文闲,如此多谢了?”伸手接过瓷瓶。

    “我们是田氏七兄弟,你在这等一会。我们兄弟一定把那几人的皮都剥下来,替这位白姑娘出气。”

    说完,一挥手,乌云凝聚。

    文闲忙道“不可,此事与他们无关。麻烦你们一件事?”

    “什么事?”田大面带微笑的问道。

    “去帮我寻一个人,一个很瘦拿着幡旗,叫远胜魏先知的人。他被风吹走了,不知生死如何?”

    “哈哈,此事如此容易。别说找一个,就是找十个,也是手到擒来。”

    看着乌云滚滚而去,文闲心道“只要不去找麻烦就好。”

    文闲因为感到四处杀机,伸手搀起白羽萱,一步步离开这里。

    白羽萱虽然一直暗中准备带文闲离开,就算一年不睡不休体也不会有问题。如此做体力不支状,只是想看看文闲对自己是否在意。

    现在很满足,这让自己惦记的文闲,心中果然也有自己。

    乌云滚滚,田大伸手入怀,拿出瓷瓶。

    田七道“田大,你说你天天带着这些瓷瓶累不累。没事就喝一口什么提神水,要不就是一颗聚力丹。这些也没什么,你说你还装着什么“天雅”。不就是让人喝了变哑巴吗?名字倒起的文雅。小心你别喝错了。”

    “哈哈,笑话。我闭着眼睛也不会喝错。不信我闭眼拿几样让你看看?”

    说完,紧紧闭上双目。拿出一个瓷瓶道“这是半步断肠散,这个一闻千醉,这个大力神仙妒,这个千秋瘫痪珠……这个强筋壮骨水。强筋壮骨……。哎呀,天雅怎么不见了。”

    田七道“强筋壮骨水应该是给了白姑娘,这个应该是天雅!”

    一片树林中,白羽萱坐在树下。

    文闲打开瓷瓶,道“白姑娘你把这个喝了吧。”

    白羽萱心想,只不过强筋壮骨罢了。喝点体岂不是更好。

    接过来笑笑“谢谢。”仰头喝了一小口。

    把剩下的递给文闲。

    文闲会意,接过瓷瓶。

    白羽萱突然觉得,嗓子似万千蚂蚁爬过。本能的哎呀一声,不觉得心中大骇。

    那喊声并没发出来,看文闲瓶已举到嘴边。心中一急,顾不得装作无力,一掌把瓷瓶打得飞了出去。

    “砰”

    瓷瓶撞的粉碎,文闲一愣,道“白姑娘,有什么不对吗?”

    白羽萱只见张嘴,发不出声来,不由急的泪落香腮。

    文闲抓着白羽萱的胳膊,焦急的问道“白姑娘怎么了,是不是那药水有问题?”

    白羽萱点点头,泪如雨下。

    文闲大怒,道“一定是那七个大脑袋,田家兄弟搞的鬼,白姑娘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把你的嗓子医好。看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文闲发誓,一定要学到天下最厉害的本领,以扫天下之污秽。”

    白羽萱抹去泪,她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看到伤悲。

    脸上笑容灿烂,用力点点头。

    明知江湖,

    波涛难寂,

    缄默花前与谁语。

    莫问前缘,

    尽随流水去。

    向使当初莫相遇,

    自有传奇旁人续。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