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帝杰城中又逢奇

    下山并不那么容易,白羽萱用几个时辰就到了山脚下。文闲不行,虽然吃了点山上的药材,疼痛减轻。可这天峰高入云间,山路险峻。

    待下到山底,已是五之后。

    此时弯月当空,银河星明。文闲突然想到白羽萱,很是感激她帮采的草药。只是不知,她现在去了哪里?

    文闲心想,本是红尘偶遇,彼此会否真的忘记?

    相别去,

    谢明月、又相随。

    一生岂为寂寞醉,

    人若醒、心怎睡?

    思绪追,

    猜佳期、总不对。

    莫问红尘去找谁?

    笑摇头、恐误会。

    文闲看到楚烈焰那深深的一礼,知道自己该去寻找天峰祖师了。

    一个让魔也尊敬的人物,一定不一般。苍茫的大地间,可哪里去寻找呢?

    一条大路,一旁是大树延绵不断。另一侧,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

    文闲脚步轻快,在河边踩水而行。

    数天后,文闲出现在帝杰城。

    帝杰城道路宽阔,行人拥挤买卖兴旺。

    文闲正四处闲逛,突听边上一茶馆里传来一句喊声。

    “你说的不对,那于少鱼大侠在天峰洞,是被一个少年所杀。听说那少年叫文闲,还把天峰剑盗走了?”一个大汉脸红脖子粗,一脚踩在木凳上,一手按着桌子嚷道。

    “大白呼是你错了,什么少年,是一个光膀子的大汉。是他杀的那些人。”一个白发老者不甘示弱的喊道。

    一个公子模样的人,喝了一口茶,把茶杯使劲向桌子上一敦。

    尖着嗓子叫道:“你们说的都不对,告诉你们,那杀人的……。”小眼睛向四周看了一眼“那杀人的是个女的,听说一白衣,飘飘然美如天仙,啧啧,看一眼此生足矣。”

    文闲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店小二过来把茶水灌满。然后又跑到刚才的桌前问道:“听说洪家公子洪一醉,回去之后大病一场。据说是看到师傅惨死悲伤过度,唉,可怜。”

    那白发老者叹道:“世道变了,想我祖上相传,二百年前,承蒙天峰祖师庇佑,这里一片祥和,人人安居乐业。没想到天峰祖师突然离开了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

    “想必这世上没有一个人知道,天峰祖师为什么离开。若有知道的我给他五百贝【1】。”那尖着嗓子的公子喊道。

    想必知道这个问题没人知道,一下喊出五百贝。

    众人都吃惊的转过头看着这人,这尖嗓子的公子很是得意,端起茶杯,吹了吹已经并不太的茶水。

    文闲并没看他,而是看着门外。一个人瘦的只剩一皮包骨,在风中都能随时被吹倒。

    这人抬腿走到茶馆里,哈哈哈,一阵怪笑。声音似几个空茶杯,边缘相碰一般。

    这人一尘土,腰间一个磨的发亮的葫芦,手拿一根细竹竿,上面有一幡,虽然有几个破洞,上面的“算不算”四个字还算完好。

    “真的五百贝币?拿来,我告诉你。”算卦的一伸手道。

    尖嗓子公子一愣,这么多年了,每当自己说出这个问题,没人接茬。今天这个破算卦的,哪里跑来的?

    觉得他不可能知道天峰祖师的下落,两眼一翻道:“你若算不出来呢?”

    那算卦的伸出枯瘦的手,把桌上不知谁的茶杯端起,一饮而尽。

    抹抹嘴“好茶,好茶。为了回答你这问题,我在千万里之外就算出来,你今天还会问这个问题。所以我人不停脚,晓行夜宿。穿过茫茫林海,渴饮朝露,饥餐杂草树木,一路风尘仆仆。佳朋即来,你不乐乎?”

    那公子眨眨眼睛,实在弄不明白,这人一两句就能说清的事,怎么说的那么麻烦?

    心中有点发虚,不知真的假的?

    表面却装的无所谓,问道“哎,算卦的,就算你瞎说一通,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众人大笑,文闲并不觉得这人可笑。反而觉得有些诡异。

    “这有何难?我既然不远千万里为此事而来,早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现在证明一下,让你看看我算的准还是不准。”

    茶馆里的人都忘记了喝茶,围了过来。

    那公子看算卦的如此自信,不由得心砰砰乱跳,怕他真的算准,哎呀,我那五百贝……。

    看四周人都看着自己,硬着头皮说道:“好,你算算我今天还喝不喝这杯茶水?”

    说完心中得意,心道:“我看你怎么算,你说不喝我就喝。你说喝,对不起,我不喝。”

    算卦的突然面现痛苦。

    公子看在眼里,哈哈大笑:“没那本事就不要四处招摇,说什么不远千万里专为此事而来?我要是你,现在就一头撞死,也比在这丢人现眼好……。”

    算卦的一摆手打断道:“看到你如此愚蠢我更痛苦,我刚才痛苦,是因为遇到的蠢人,果然若我算的那般提出如此幼稚的算题。唉,可怜!”

    那公子大怒:“何必啰嗦,我只想知道答案。”

    算卦的微微一笑,很有把握的说道:“你喝不了了。”

    那公子哈哈大笑,众人也是发出一阵嘲笑。

    “你们都不信吗?若是我算的不准,我会给你们所有人,每人五千贝币。”

    众人面面相觑,哪有谁信。

    文闲一拍桌子笑道:“算卦的先生,别人不信我信。我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这话我信。”

    众人又是面面相觑,心想,这少年之疾在脑,要不怎么胡说八道?

    算卦的哈哈又是一阵怪笑,对那公子道“我和那少年不远万里都是为你,面子已给足你了。五百贝币呢?”

    一只手伸到公子眼前。

    “哈哈,可笑。你怎么知道我喝不了了?”

    说完伸手去拿茶杯,只觉心舒展,笑容脸上绽放。只觉得这几十年,就今天最开心。五千贝币,嘿嘿,想死你了。

    举杯饮,突然门外一道黑影,来势甚急。人未到声先到。

    “相公,你赢了吗?我拿袋子来了。”一个沙哑的女人声音响满茶馆。

    店小二端着一杯滚烫的茶水,正在看闹。

    听到喊声急忙躲避,可速度稍慢了一分,外面这人砰一下撞在他上,一杯滚烫的茶水激而出。

    啊呀一声,那公子被飞来的茶水烫中口舌。

    嘴上水泡立马出来,舌头发白,再也合不上嘴。

    手一抖,自己手上的茶杯啪的一声跌落,摔得粉碎。

    公子两眼冒火,刚要把那茶水喝下,就生变故。本想大骂一声,可舌头不听使唤,看到外面跑进来到人,不由得一下瘫坐在椅子上。

    店小二忙道:“哎呀,嫂子,你看,你怎么这么急。你看给大哥烫的,这、这……。”

    来的女子体形胖大,上去啪给店小二一个巴掌。

    大胖手打在脸上,店小二半边脸肿了起来。

    胖女子喝道:“你赔,是你给我家相公烫伤的。你得要陪一千贝。”

    大家一哄而散,知道这个女人很不讲理。

    算卦的甚是不耐烦,道:“你以为你的脸比别人大一倍,就多要一倍贝吗?我告诉你,我早已告诉你家相公他喝不了那杯水,因为他娶了你就一直在后悔。”

    胖女子一巴掌向算卦的脸上拍去。

    文闲看那算卦的瘦弱不堪,怎么得住这一巴掌。忙上前用体一隔,用掌去挡那一巴掌。

    文闲只觉一股力量撞来,蹬蹬后退了好几步。撞在后面的人上才没摔倒。

    算卦的道:“你怎么如此不济,连一个女人的巴掌也挡不住。”

    文闲脸上发烫,心想,自己在此真的没有用处。心中黯然,昂首走出了茶馆。

    外面风起,乌云将至。街上少有行人,偶然遇到的人,也都急匆匆的往回走。

    天色暗,风声更急。杂草枯叶乱飞,树枝哗哗作响。

    文闲顺风正行间,突听头上有人大叫:“那少年,怎么丢下老夫独自走了。”

    文闲回抬头一看,狂风中,那算卦的扛着竹幡,被吹的在空中飘飘

    一会横在那里,一会又被吹的翻几个筋斗。转就吹到了自己跟前。

    算卦的喊道:“好大的风,快抓住我的竹竿,让我下去。”

    文闲闻言顾不得多想,急忙伸手去抓递过来的竹竿。抓住竿头,算卦的抓着另一头,体横在空中,随风四处摇摆。

    文闲几次用力,却没将他拽下来,他就如风筝一般,悬在空中。

    文闲虽然奇怪,也只好顺其自然。紧紧抓着竹竿,生怕风再把他吹的撞在石头上,那不得撞个粉碎骨。

    看乌云密布,大雨将落。急忙四顾,寻避雨之处。

    算卦的喊道:“悲哉,悲哉。你小子怎么如此的手无缚鸡之力,放开我,就让我随风而去吧!”

    文闲哪里敢放,喊道:“你忍一下,等我找个没风的地方,你自会下来。”

    顺风而行,前方有一残破废弃的土房,没有门窗。

    文闲迈步走了进去,算卦的也慢慢落下。

    天色如墨,大雨倾泻。土房虽破,完好的一侧却也不漏雨水。

    黑暗之中,文闲腰间发出红色的光芒。

    算卦的奇道:“小子,没看出来,你是魔?”

    注:【1】贝(币),古代最早的货币。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魔界榜上名第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