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我的对手,是只臭鸟

    “小白,过来给我捏捏肩。”宫焱拽不拉几的靠在躺椅上看着武功秘籍,还不忘折磨呆在一旁的浅画。

    浅画恨恨的瞪了眼宫焱,却也心不甘不愿的帮他捏起肩膀来。要问浅画为何这么听话?还不是宫焱险狡诈的利用浅画说的三个条件,便迫使苦的浅画乖乖就范了。本来宫焱说要让浅画做他一年的贴婢女,但在浅画那三处不烂之舌的软磨硬泡之下终于争取到了只卖半年。

    于是乎,宫焱便化为了压榨劳动人民的黑心老板。不管有事没事,一见着浅画忙完了手上的事便又安排起了下一件事,以至于现在浅画做什么都是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

    “我说,你能不能别再叫我小白了?换个称呼会死啊?”小白小白小白,丫丫的,怎么听不是骂我白痴就是骂我不是人。经过调查显示,叫小白的阿猫阿狗真是多不胜数,这不就是变相的骂我不是人吗?更可气的是,宫焱这个死变态还养了一只名叫小白的白色鹦鹉,这下更是明显的不把老娘当人看!吼吼~

    “就叫小白,小白,和我一样,和我一样!嘎嘎嘎~”某只欠修理的鹦鹉又开始找抽了。

    “你个丑不拉几的笨鸟,死开去!”浅画用恶狠狠的语气恐吓某只。

    “才没有,瞎说,瞎说,刚刚红妹妹都说我很帅了,我是帅鸟,是帅鸟!”某只不知死活的边说边扑腾着白花花的翅膀在宫焱面前的书桌上蹦来跳去。

    浅画满脸黑线的看着那只,丫的这么嘴的公鸟为虾米还有那么多不长眼的母鸟喜欢勒?小红?我记得它昨天还说一只叫小花的云雀对它放心暗许了,前天我还看见它在满是桃花的桃树上和一只叫不出名的浅蓝色鸟儿相互交颈耳鬓厮磨来着。这只花心滥的死鸟!

    看来天不光是恋的季节,还是某只滥的季节啊~单的孩纸真是伤不起的,这年头连鸟都左拥右抱后宫三千了,尼玛,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在浅画酝酿着打击某只的话时,万恶的某只悄悄的将魔爪伸进了书桌上的砚台里,再然后将那只黑乎乎的魔爪印在的浅画的脸上。“嘎嘎嘎~丑人、丑人,难看,花~”猫。得意忘形的某只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浅画抓了个正着。“嘎嘎嘎~主人,救命,救命,杀鸟啦,丑人杀鸟啦!”

    浅画被某只气得七窍生烟,若不是内心还算强大,恐怕就已经灵魂升天了。浅画眯着眼,若有所思的盯着被她抓在手里的某只,决心给它点颜色看看,“你这只死鸟,看我不拔光你的毛。”丫丫的,浅画边说边作势要去拔某只白花花的羽毛。

    终于,某只不淡定了。“哇~嘎嘎嘎……错了,白白错啦!英雄饶命啊!”

    “不拔毛也行,你刚刚只到砚台里面洗了爪子,我想你一定是想洗澡的,只是不方便而已,今儿个姐姐我就大发慈悲帮你来个洗刷刷了,哦哈哈哈~”浅画说着就抄起一只大狼毫沾了沾墨水便往某只的上刷去。

    宫焱就一声不吭的在某只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啕声中见证着白鸟变黑鸟的奇迹。

    “哈哈哈~臭鸟,真怀疑你不是鹦鹉是乌鸦了!”浅画得瑟道。

    “你,坏人,坏人,你一定是嫉妒白白的美貌,嫉妒,嫉妒!”某只边说边扑腾着乌漆麻黑的翅膀飞了出去。得赶紧去水里洗洗,人家下午还和小黄鹂有个约会呢!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妍倾江山之美男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