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生死

    二姨挣扎无果,最终被军士强行拉走。拾欢冷眼瞧着面前的穆泽云,青儿的离去真的将他改变了,他不在是记忆中青涩的少年,不在是温文尔雅的泽云哥哥。想来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还一起在马场尽奔驰,短短一年光景就已经物是人非。

    “你现在想怎么做?拿我去威胁泽年吗?”

    穆泽云抬起头看向拾欢,记忆中熟悉的脸,仿佛还是当年年少时揪着自己衣角,躲在他后的小女孩。时间太无。曾经认定的人成为自己的长嫂,可笑的是,他们如今都各执人,敌我相对。“是会带你去见大哥,却不是威胁他投降,只是想和他换一个人。”

    拾欢眉心蹙紧,能让穆泽云忽然转变,不惜一切,背信弃义,只为换得的这个人定然在穆泽云心中承载着非同凡响的地位。“谁?不要告诉我是青儿?”

    穆泽云横眉一拧。踌躇着依旧说:“的确是青儿!”

    拾欢嘴角冷笑。“我已经将青儿放走了,她怎么可能在泽年手里。”

    “拾欢你错了,你并没有将青儿送走,青儿在离开你没多久就被大哥的人马压下,他早知道你会放了青儿,所以故意安排了一支小队在城外设伏。梁师长赶到的时候,青儿已经被大哥带走。”

    拾欢依旧冷笑着,穆泽云说的话她一句都不信。继而看向梁师长。“梁师长你能与拾欢说句实话吗?你为何要背叛泽年?梁凌波又是否知道你现在的所为?青儿究竟在何处?”

    梁师长笑了笑,说道:“你随我们走了,一切疑问自然迎刃而解。”

    “我若不跟你们走呢?要是我死了,你们会如何?”拾欢淡漠的语气,眼神中却满是坚毅的决绝。

    梁师长脸色冷峻。“无论你是生是死,我们都会带着你去找穆泽年,尸体比活人更好带走。只是穆泽年若是知道你死了,他也许会孤注一掷为你报仇,也许会一蹶不振。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一举歼灭。夫人你可要好好考虑,到底是活着跟我们走,还是死了,让我们抬着你尸体走。”

    心寒的滋味莫过于此刻的拾欢。很多念头在脑海里闪过,若是放在以前,她一定选择死。但是现在她却愿选择活着,去面对这个世界的丑恶,看看人究竟沦丧到何种境地,看看真相究竟是谁在捣鬼。

    安溪是位于苏江河西南的一座高城,后有苏江河,北有千里梯田,东有万仗高耸的铆宜山,天然屏障易守难攻。穆泽年渡江后就带着安**退守在这里。陈雷联军与孟帅联合攻打了月余都未能拿下。

    穆泽云和梁师长以及李玄宗带领了数十万大军压境。到没有与陈雷联军和孟帅交恶,都是从政内阁自然一个鼻孔出气,可是内里却各有盘算。

    拾欢安静的坐在军帐,他们隔绝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门口有军士把守,军帐里也没有话甲子,外面的战局究竟如何她不得而知,但是她知道穆泽年一定得到消息知道她来到了安溪城外。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