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势混乱

    梁师长缓步走到青儿面前,审视的看着瘦弱的青儿。“算计你的不是穆泽年,而是老夫。”

    青儿抬眼看向梁师长,嘴角绽开肆意的玩笑。“这天下看来真的要大乱了。哈哈哈……”青儿苍凉的笑声环顾在十里坡上空,惊起的鸟儿四散飞去。

    战火四起,军阀混战,谁都想在这场战局中捞点好处。民国二十八年,七月三十,穆泽年通电全国宣布独立。三后,八月二总统姜重光引咎辞职。内阁事物由副总理蒋国庆暂代。同八月二承州孟江伟,响应陈雷联军,揭竿讨伐安**,不下三就攻下安**地域泾川。

    而泾川失利后,安**主力部队退守乌镇。八月十五中秋夜晚,安**飞行作战队乘夜色,轰炸了整个东北,重创陈雷联军。围魏救赵,解了围困大半月的昌平。

    战局还在继续,枪林弹雨中死伤枕籍。硝烟战火在这天下燃烧起一片火红。东北重创后,陈雷联军视死如归,联合承州孟帅,分三路攻打安**,将安**主力部队退置苏江河。

    九月一,安**飞行作战队上空轰炸掩护,穆泽年等大批军队渡江退守,损失惨重,十万军只突围出万万军马。

    拾欢每守在话甲子旁,心惊胆战的听着战局报道。西角楼中堆满了相关战局的所有报纸,越看她就觉得越不对劲。

    孟江伟比李玄宗还要狡猾,何以会响应陈雷联军?还有穆泽年为何会与陈雷联军对峙了半月有余才解了昌平之围。并且安**渡江之事,报道中提到了由穆泽年率领的十万军,却没有提及梁凌波率领的三万军何在。

    这场仗打到现在,驻守于昆南的梁师长丝毫没有动作。本应在城中的穆泽云也不知去向。杨杰已死,拾欢想知道一点军中的事都无人询问。留在昆南城的全是梁家嫡系部队,穆家的嫡系军竟然一支也没有留下。拾欢越想越觉得不安。

    “拾欢!不好了!出大事了!”

    拾欢蹭的从沙发上站起,迎出门外。二姨一路磕磕绊绊的揪着报纸向她赶来。“二姨娘出了什么事?”

    二姨气喘吁吁的将手中的报纸塞到拾欢手中,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泽云这小子竟然联合了李玄宗那只老狐狸,要取代泽年。蒋副总理已经审批通过了,还任命泽云为江左巡阅使。泽年这下子是腹背受敌了。”

    拾欢顿时觉得两腿发软,扶住一旁的柱才稳住子,摇晃着脑袋。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太没有理由。“泽年宣布独立已经是和内阁翻了脸,泽云却这时候接受蒋副总理的任命,等于断了泽年的退路。那泽年不就……”

    拾欢不敢再说下去,恐惧像是一只巨大的九头鸟已经将她吞食腹中。二姨慌忙安抚拾欢。“拾欢你别太着急,等泽云回来我说说他,也许……也许他们是有别的打算呢?战局这东西我们也不懂,不要看了一些小道报纸就轻易的断章取义。再说,梁师长不是还在昆南城外嘛。他不会眼见着事发展的无可挽回的局势。”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