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牢敬酒

    穆泽年走了,拾欢也准备好面对一切了,而在那之前她却希望见一个人。穆泽年这一走,带走了安**大批军力,城外只有留守了梁师长同他的嫡系部队。而城内安定则由穆泽云把持,杨杰从旁辅佐。表面上虽然是这样,但是实质上整个昆南城都是梁师长说的算。打从出了青儿这件事,穆泽年就已经不在信任穆泽云。青儿现在是穆泽年掌握雷家军唯一的筹码。顾及穆泽云对青儿的感,穆泽年当然不会将真正大权放手与他。

    这点拾欢也想象的到,家国天下让她和青儿不得不站到了敌对面。体还没好全,拾欢就等不及要去见青儿这一面。杨杰对青儿是有的,所以拾欢稍稍劝解两句,用夫人的份压一压,就轻易的说服了杨杰。

    杨杰带着拾欢走进城东大牢,昏暗的灯光下,监牢中显得森恐怖,腐臭的味道弥漫在整座监狱的上空。因为拾欢份的原因,很轻易的就让侍军打开了牢门。

    青儿背对着他们侧躺在草铺上,安静的只听见铁链的呼啦声。想起在雷家军死牢中的那次,青儿也是这样背对着她侧躺着,发着高烧,宁可死也不让她求雷绍。如今却今非昔比,物是人非了。

    拾欢轻声唤了句:“青儿。”

    青儿这才缓缓侧过看向她们,澄清的双眼中什么都没有,只是淡淡的说:“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我是你们的敌人。走吧!”

    拾欢缓缓垂下头,嘴角挂起一抹虚弱的微笑,曾经的亲密无间,如今剩下的也许只有你死我亡。她知道青儿不是有意推她下楼的,人生太多的悲剧,发生在你措手不及的时候,巧合的像是真相,其实不过都是虚伪的表象。

    “如你所愿,我决定面对了。今我来就是将我们之间的姐妹彻底做一个了解。”

    青儿眉心不自觉的揪起,冰冷的眼神涣散开,看着杨杰将拾欢带来的食盒打开,桥白十四月明,荷笋万年绿,东陂,酱香小黄瓜,还有一壶透着梅花香的酒。都是她最喜欢的吃的东西。摆满了残破的小方桌子。

    拾欢淡淡的说:“过来坐吧!最后一次了。”

    青儿面无表的站起,走到方桌前坐下,杨杰在一旁斟上两杯酒送到她们面前。

    拾欢素手端起酒杯敬向青儿。“这一杯我敬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起码前半生因为你,我感受到了亲的滋味。”一仰头也不管青儿是否接受这杯酒,只管自己独个饮尽。

    青儿真的没有要饮这杯酒的打算,空洞的眼神什么都没有,只是看着拾欢再次斟满,苍白的脸色还有病态。“这一杯我再敬你,却是向你说一声抱歉。其实在雷家军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大概猜到你可能是雷诺了,知道为什么我晓得你杀了雷震,惊讶之余却没有苛责你,甚至没有问过你一句吗?因为在你跳下车,毅然决定留在益阳的时候,我就确定了你就是雷诺。所以雷震之死,必是他自愿。”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