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里

    青儿冷哼两声,随即开始狂笑,笑到最后连眼泪都落了下来。因为她了解拾欢,拾欢其实很聪明,她即使察觉到了什么猫腻,她也不会去追究,只要你不点破,她就愿意躲在谎言里一辈子。也许穆泽年也知道,所以他在帮拾欢逃避,而自己偏偏想要让拾欢面对。极端而讽刺的现实,只有看清的它的丑恶,才能蜕变成人。

    “我虽然是个丫鬟,但是也算是和你们一起长大的,站在局外,看着你们对拾欢如何的呵护备至。曾经我也希望拾欢可以永远活在美丽的象牙塔中,甚至愿意用自己的命,帮她一直维护着这个象牙塔。但是现在我不会了!”青儿缓步走到穆泽年面前,指尖轻弹,不屑的将眼角的泪水抹去。

    “知道为什么我现在不会了吗?有件事也许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拾欢其实一直都知道她母亲不是死于意外火灾,她知道她的母亲是想抱着她一起葬火海,是她推开了她的母亲,亲眼看着她母亲开枪自尽,最后穆绍毅感到火场救了她。拾欢是一个将心思藏的很深的人,你以为她你?不要被表象骗了,她其实最的是她自己,你!我!我们!全是她用来逃避的挡箭牌。一座象牙塔倒了,她就换一个象牙塔,接着一个又一个永无止境。”

    穆泽年冷着脸,背在后的双手紧紧握拳,手背上凸起的血脉仿佛下一刻就要爆破。“够了!就算你说的都对,那又如何。我知道我她就够了。我可以一辈子让她活在我的象牙塔里。”

    “可是你的象牙塔里,有我这一个缺口,不要小觑我这个缺口,也许我就是那个令长城崩塌的坏砖。”青儿咧嘴笑着,表得意,牢房中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退出光圈仿佛置黑暗的恶魔。

    穆泽年缓缓闭上眼,沉重的吁了口气,最终还是妥协的说:“你究竟怎么样才肯跟我回去?”

    青儿看着穆泽年,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沉默了许久,许久。久到穆泽年觉得她不会答应了,转正准备走时,青儿却忽然开口。“让穆泽云与江斯琴结婚。”

    穆泽年背对着青儿,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要求,穆泽云自从青儿被抓之后,就一直意志消沉,躲在傅家老宅中,每醉生梦死。乱世中说,真的是一种奢侈。

    穆泽年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青儿的要求。这一句“好!”将结束青儿与穆泽云的这段孽缘。只是可惜了,又要拉进来一个无辜的可怜人。

    穆泽年带着青儿回到穆府,刚走到三楼就看见福妈抱着换下的单和睡衣。这段时间拾欢总是梦魇,惊醒后全都是冷汗。而她又干净,所以每次睡醒后都要换单和睡衣。幸好已经六月天了,阳光特别好,洗洗一就干了。

    “今天第几次了?”

    “早上一次,晌午前一次,现在又一次。”

    穆泽年淡淡的点了点头,就示意福妈下去。回头看向青儿,还没开口她就说。“放心好的,我知道怎么做。”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