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大婚

    “早!”拾欢缓缓开口对穆泽年问一声早安,而他也轻笑的回应她一句“早!”温柔的大手抚摸着她秀发。一缕缕细心的捋顺。如同恩百年的夫妻,如同这样的事早已烂熟。习惯是出于的本能。拾欢反蹭到穆泽年怀里,伸手抱住他雄壮的腰,紧实的肌肤一点多余的都没有。嗅着他上淡淡的汗水味。

    “你说等我们都老了,还能这样早起时相互问一句‘早’吗?”

    穆泽年轻笑,单手撑起头,另一只搂住怀里的拾欢,轻拍着她的背。“会的,无论多少年都不会变。”

    拾欢将脸埋在穆泽年的怀里偷笑,忽然抬起脸,飞快的在穆泽年脸上落下一个吻。裹着被子豁然坐起。“我饿了。”

    穆泽年微愣,随即伸手摸到脸颊上刚刚拾欢吻过的地方,唇角缓缓勾起弧度。狭长的眼角渐渐转向裹着被子坐起一副要吃饭,饿宝宝样子的拾欢。

    “饿了?好!我来喂饱你。”

    拾欢还没反应过来,穆泽年就忽然扑了过来,将拾欢按倒,咯咯咯的笑声响在室内,最后淹没在罢不能的双唇中。久久缠绵——

    拾欢人生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轨迹,每在傅家老宅和穆家两边跑。作为一个新娘子她算是最忙的一个,但是她忙的不是婚礼。而是忙着玩。今天这位夫人邀她看戏,明天那位夫人请她吃饭。就连打个马吊都各各给她放水,让她赢钱。还没大婚,各家小姐夫人就送来了一大堆贺礼。

    二姨教授心得,要将拾欢培养成一个称职的督军夫人,这种应酬行云如水的应对,面对奉承,巴结的也能不动声色,保留意见。

    这样的子虽然很累,但是只要听见他们口中一个个轻唤的“夫人”,就莫名的满足。晚上回到傅家老宅还有穆泽年帮她按摩舒展,甚至哄着、吻着、心疼着她。笑容成为这一时期拾欢脸上最长见到的表

    快乐的子还要继续,转眼这场准备了两个多月的大婚,终于在世人的期盼中如期而至。五月鞭炮齐鸣,挨家挨户挂起大红绢布,昆南所有商铺逢喜促销,将穆泽年的喜气传递到每个百姓手中。

    而穆府巨大的大红双喜,贴在大门上。满园都是火红的玫瑰花簇。彩旗彩球挂满整个府中,就连下人也全部穿上了红马甲。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吉祥楼整个被包下,不分时段,整整三让百姓随便吃。

    傅家老宅里梁凌波的夫人张梅带着喜娘,从天还没亮就开始帮拾欢拾腾。凤冠霞帔奢靡极致。

    拾欢气喘嘘嘘的赖在一旁的椅子上,用袖口不停的在脸颊边扇着风。“不行了!不行了!累死我了。这嫁衣太重了。我就说不要弄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等下我还怎么走路啊。”

    张梅掩唇轻笑,走到拾欢面前蹲下,为她理着嫁衣。“你就别埋怨了,再累也就只有这一而已。晚上军中酒会就可以不脱下这件了。”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