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希翼

    而青儿一句话都没说,当汤碗递到她面前时,她一瞧就知道是出自谁的手,拿着汤匙默默无言的喝了起来。拾欢认真的瞧着青儿,直到青儿将整碗汤都喝完了。拾欢才迫不及待的问向青儿。“怎么样?味道如何?”

    青儿拿着餐巾擦了擦嘴角,才淡淡的说。“小姐和盐贩子交一定不错。”看到拾欢一副不知所谓的表后,青儿才转换正腔。“下次少放点盐。”

    拾欢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煮好汤之后拾欢是想自己先尝尝的,但是实在没勇气,现在被青儿这么一说,更加觉得窘迫。

    “我吃好了,小姐和督军慢用。”青儿缓缓站起。嘴巴里咸的很,原本郁闷的心成功的被拾欢这碗汤一扫而空。着实不想再继续留在餐桌上,深怕拾欢让她再来一碗。

    第一次失败的作品,不由让拾欢有点小小的挫败感。正寻思着自己要不要鼓起勇气尝一口时。穆泽年却忽然将汤碗递到拾欢面前。“再来一碗。”

    拾欢一愣看向穆泽年。“你不觉得咸吗?”

    穆泽年却无所谓的说。“我口味比较重。”

    拾欢伸手接过汤碗,先前小小的挫败感瞬间消失。默默的为穆泽年再盛了一碗,直到穆泽年将所有的汤全部喝完时才算完。无论那碗汤是咸是淡,只要是她傅拾欢做的,对穆泽年来说就是美味。味蕾品尝的是酸甜苦辣,而心品尝的却是

    看到饭后着急喝水的穆泽年,一种平淡的幸福感在心尖漾开。仿佛他们之间从来没有陈婉芝和雷绍,幸福延续着她没去法国之前的子。那霞光满天的夕阳下,她没有觉得自卑,而是接受了穆泽年的求婚。准备着婚礼,幸福的待嫁。

    夜幕降临,穆泽年将拾欢送回寝卧,刚想转回耳房时,拾欢却忽然伸手拉住穆泽年。自从拾欢在教堂昏倒之后醒来,穆泽年虽然一直住在傅家老宅,却只是睡在耳房,对拾欢没有半点越矩。

    拉着穆泽年的手,拾欢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现在这样的子,拾欢很喜欢。穆泽年她,这点拾欢一直坚信。但是两人马上就要大婚了,穆泽年其实没有必要一定要去耳房睡,她很早之前就已经是穆泽年的人了。先前拾欢不去想穆泽年为何要睡耳房的问题,那时的拾欢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但是她现在已经想通了,就不得不去正视这个问题,每每想到陈婉芝在教堂里诋毁自己清白的那句话,拾欢就十分的恐慌,因为她不知道如何证明。

    低垂着眼睑,看着手心里抓着穆泽年的手,怯诺而不安的低声说:“我是清白的!我没有……”

    穆泽年心里一慌,慌忙抱紧拾欢,低头吻上她的唇,将她所有要解释的话淹没在缠绵的唇舌中。穆泽年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拾欢的清白,之所以回来这么久都没有动过拾欢一分,仅仅是因为心中的那份希翼。当初和陈婉芝大婚之时,穆泽年不得已要了拾欢的清白,只是想将她留下。其实在穆泽年心里一直认为在没有正式给拾欢名分之前,这样的行为是对拾欢的侮辱。他没想到这份希翼既然伤害了拾欢。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