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难保

    青儿一眼扫过,穆泽云带来的都是亲军,想让博弈等人混进去是不可能的。只能向后退也许运气好能还能混进杨杰率领的安**中。此刻杨杰应该还没发现西南角死胡同里的尸体,时间紧迫刻不容缓,只得走一步算一步。

    “站住。”赶来的援军追进宽窄巷子里,黑暗的巷子里很好的隐藏了所有人,青儿慌忙对博弈等人比了个手势,让他们继续向后退。博弈等人立刻明白青儿的意思向后退去,青儿掏出别在左侧腰间没有在安**军火库编号的配枪,“嘣……嘣……嘣……”追来的安**瞬间到地。同时这里的枪声也引起了更多安**的军士,纷纷往宽窄巷里赶。眼看就要退到巷尾了,已经看不到博弈等人的踪影,现在青儿也顾不得他们是否成功混出去了。眼下她已经自难保。

    拿出自己右边腰间在安**军火库中有记录属于自己的枪支,和那只没有记录的枪支,在宽窄巷子里一顿扫。直到打光有记录的枪,而没有记录的枪中余下一颗子弹,瞄准自己的肩头扣下班机。“嘣……”的一声肩胛处血流不止,痛感瞬间让自己无法抬起左手。抬眼望向高耸的墙头,用尽全力气将那只没有记录的枪支扔了出去。看见飞出墙头消失的枪支,青儿终于放下心悬倒在地上。迷离的双眼,只看到肩胛处不断涌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视线。

    “咚”的一声奇异的声响传入穆泽云的耳膜中,还来不及思考那是什么,已经率先冲到前面的军士就大喊。“发现青儿姑娘了。”

    穆泽云匆忙赶到前面一看,只见青儿倒在血魄中昏迷不醒。“青儿……”穆泽云已经顾不得太多,一把抱起青儿冲着跟来的军士嘶喊:“快!快去把车开来。”

    穆泽云小心的抱着怀里满是血的青儿,紧张的连脚下的路都乱了章法。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做痛彻心扉,他多希望这一枪是打在自己上,让他代替青儿痛。军用的绿头车飞速的向附近的医院驶去。穆泽云将青儿紧紧锢在怀里,她的血染红了他的军装,一片黏稠感和腥甜味像是一把无形的刀正一点一点在心尖上刮着。

    “青儿你醒醒,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了,别怕!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青儿只是觉得很疲惫才会睡过去,然而睡梦之外的世界似乎特别的吵,脸上传来一阵冰凉的湿润,缓缓睁开眼,竟然看见穆泽云焦急的看着自己,眼底还有湿润的泪光。心悬一紧。

    而见到青儿睁开眼睛的穆泽云瞬间松了口气。喜悦和担心难掩的在脸上转换不定。“青儿!你醒了!不要睡,很快我们就到医院了。”穆泽云说着就看向前面开车的军士,吼道:“快点!再开快点。”

    这一刻青儿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静静的看着穆泽云,感受在他怀里传递于自己的温暖,即使伤口还在流血,即使那种痛在心里挥之不去,即使明明知道他们的份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横渡的楚河汉界。但是却奢望的祈求时间能够慢点,让这一刻不要这么快流逝。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