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留许久

    青儿这才转头看向杨杰。“说真的?”

    “真的!”杨杰坚定的回复青儿,见她展开笑颜才安下心来。“等行动的时候我来通知你,这总是行的吧。”

    “好!这可是你说的。”青儿脸上嬉笑着,心里却隐隐不安。这个时候雷绍还坚持派人来,无外乎有两个原因,一是拾欢和穆泽年的大婚。二则是他们已经确信她就是雷诺,这是要和她取得联络。但无论是上述哪个原因,青儿都不能放任这几只小老鼠被安**抓住。

    怀揣着别样的心思,青儿走到拾欢的院子里,远远就听见屋里传来拾欢和穆泽年的笑声。原来是梁凌波今儿送来了一只鹦鹉,许是因为先前他私心让拾欢离开,才弄得拾欢受了那么多苦。眼看拾欢和穆泽年马上就要大婚了,他当然要趁此机会好好弄份大礼,表示祝贺的同时也能弥补一下愧疚之

    鹦鹉的品色到是十分好的,弯弯的嘴梳理着毛发,脚爪着一根锁链,锁链的另一头又连着鸟架。在拾欢和穆泽年的逗弄下扑煽着翅膀表示不满。一双鸟眼十分灵气,像是很有思想的鄙视愚蠢的逗弄者。在穆泽年严声命令说。“说你好,快说!要不把你炖了。”

    鹦鹉却张开一对翅膀扑煽着。“笨蛋!笨蛋!笨蛋!”连着说了三声笨蛋。让穆泽年瞬间板起脸来。

    “你这个畜牲,别以为会说句人话就可以改变你是畜牲的事实,充其量你也只算个鸟人。”

    “噗哧……”拾欢实在憋不住了,笑声从指缝间漏出,眼眉间全是浓浓的笑意。穆泽年一眼看呆了,自从拾欢回来后就嫌少笑,就算了笑了,笑意也未传达到眼底。穆泽年不想去猜度她心底的悲伤是为谁,也不想将这一切挑开,只要拾欢能在自己边就够了。拾欢这一笑是这半月以来最真心的笑意,那眉眼仿佛又回到了年幼时。

    那时梁凌波和穆泽云抓了一只小鸟送给拾欢,三个人就在庭院的石座上逗弄着鸟儿。那时拾欢也像现在这般眉眼聚笑,眼角弯弯如同半月,尤带着灵灵水光。那时的穆泽年妒忌急了,他不愿意别人觊觎拾欢的美好,想都不想就冲出去砸了鸟笼,甚至还不解气的举枪对准梁凌波和穆泽云,怒斥着他们,扬言拾欢是他的,谁要敢打拾欢的是注意,他就一枪崩谁。

    那时的穆泽年就已经那么害怕失去拾欢,就连自己的亲弟弟和最好的兄弟若敢觊觎,他也绝不手下留。拾欢总说他霸道,对于拾欢也许他真的很霸道。而且只对她一个人霸道。

    穆泽年随着拾欢的笑声也露出淡淡的笑容,拿着竹篾子戳了戳鸟架上的鹦鹉。“看你这畜牲竟然能把拾欢逗笑的份上,我姑且就留下你的鸟命。好好干!否则汤锅可随时为你备着呢。”

    拾欢这才看向穆泽年,清楚的感觉到穆泽年这句玩笑话中隐隐透出的悲伤。她很想好好穆泽年,也想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但是记忆就像琉璃杯,无论如何轻拿轻放也免不了发出声响,即使再细微的声音也会在琉璃杯内部弥留许久。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