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个人

    正如穆泽年曾经许诺的,他会给拾欢一个世人仰望的盛大婚礼,让天下人都看到他们的幸福。大婚从最开始婚期的选定到嫁披的制作,再到婚宴的选址,全部由报纸与广播中宣扬的人尽皆知。

    黔江大帅府中,雷绍愤然将话甲子“砰”的一声摔碎,撑着桌案的手涩涩发抖,赤红的双眼满含恨意,口剧烈的起伏着。穆泽年如此肆意宣扬他和拾欢的婚礼,一句句仿佛要将雷绍近谷底。他愿拾欢嫁给的是陈思远,也不愿意是他穆泽年。那种恨如同置于荆棘密布的丛林,无轮你动与不动,荆棘都会将你刺的体无完肤。

    秦氏领着沈家袁走进书房。看了眼支离破碎的话甲子,又看了眼浑散发着怒火恨不得烧死自己的雷绍。无奈的叹了口气。“即使你摔了话甲子也阻止不了这场婚礼的进行。”

    雷绍沉重的急喘着粗重的气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一拳重重的垂打在桌子上,震的桌上的物件也跟着晃了几晃。

    秦氏缓步走到雷绍边,她明白他心里的苦,可是眼下这样的局势,他们根本没有能力阻止这场婚礼。眼睁睁看着心之人就要嫁给自己的杀父仇人,而他却无能为力。这种无助与彷徨是难以言语的。

    “算了吧!只能说你和拾欢这孩子无缘。”秦氏惋惜的安慰雷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雷绍低着头,赤红的双目似又要将桌案灼穿一个窟窿。“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不仅要夺回拾欢,我还要穆泽年败名裂。”雷绍从齿缝里挤出愤恨的话,暗哑的如同地狱里释放出的修罗。

    秦氏顿时心里一紧,而沈家袁听到雷绍燃烧斗志的声音,瞬间激动起来,走上前充满希翼的看神看向雷绍。“四少你是有打算了吗?”

    雷绍抬起头看向沈家袁,俊逸的面庞蒙上一层霜降,眼睛红丝密布。泯紧的唇角没有弧度。“经过这次战役对雷家军的打击不小,没有个五六年是缓不过气来的。所以我们只能选择联盟?”

    “联盟?”沈家袁顿时愣住,“四少!雷家军现在败落成这样,谁会愿意同我们联盟,再者,穆泽年刚刚接手了陈家的地盘。又与李玄宗这个老狐狸统一战线,就连已经退役的梁师长都亲自出山了。现在想与之抗衡无意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秦氏点了点头,对沈家袁的分析不予置否。“是啊!四少你可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就把整个雷家军都赔进去啊。”

    “不!”雷绍紧泯的唇线冷冷勾出浅浅的弧度。“有两个人能帮我们!一个是陈婉芝,穆泽年杀了陈司令,打瘸了陈思远,还抛弃了陈婉芝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陈婉芝现在一定非常恨穆泽年。”

    沈家袁眉心微蹙,伸手摸着下巴思索着说道:“陈婉芝恨穆泽年,对我们有什么帮助?陈家如今失去了一切,穆泽年不但将陈婉芝和陈思远驱逐到了东北那冷疙瘩去,还派了重军把守,我们能怎么办啊?”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