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余晖

    当拾欢从昏迷中清醒时,她已经不在那间教堂了,入眼看见的是她熟悉的房悬,挂着粉紫色的幔,如梦初醒,所有的事恍若都只是一个梦,一个漫长而痛苦的梦。梦醒后一切从来都没有变过。没有那场政治联姻,穆绍毅没有过世,雷绍也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生命里,而青儿也一直是那个青儿。

    可是轻轻一动,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的攥在手心里。穆泽年被惊醒,睁开双眼就见到拾欢醒了,嘴角立刻扬起笑容。

    “拾欢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手掌顺着她的脸颊触摸到她的眼睛,感受到那轻颤的睫羽挠痒了指尖,才裂开嘴角由衷开怀,一把将拾欢从被窝里捞起来,紧紧的搂进怀里。“拾欢你可算醒了,我差点以为我就要这么失去你了,你太狠心了,怎么可以睡这么久?你明明知道我不能没有你,所以请你不要撇下我。永远都不要。”

    肩膀处穆泽年埋头的地方,清楚的传来一片湿润的温。“泽年?”这样的穆泽年拾欢从未见到过。从小到大无论遇什么事,打骂、受伤、他都没有流过泪,唯独的那次就是穆绍毅为了救他而死的那次。面对这样脆弱的穆泽年,拾欢没有招架之能。伸手缓缓地回抱住穆泽年。“我一直都在这里!一直都在!”

    两人久久的拥抱着彼此,相互取暖安慰彼此冰冷的心。穆泽年豁然松开拾欢的,双手搂着拾欢的肩膀坚定的看着她。“拾欢嫁给我!做我穆泽年的妻子。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拾欢眼神愣愣的看着穆泽年,只见他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锦盒,打开锦盒里面的戒指呼之舒,粉色的宝石熠熠生辉,两侧还镶嵌了同粉色的碎钻,形状如同一只振翅翱翔的蝴蝶。

    “拾欢,还记得这枚戒指吗?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将这枚戒指亲自带到你手上。”

    拾欢看着面前的这枚戒指,那是穆泽年母亲的遗物。小时候她无意瞥见,喜欢的不得了,央求着穆泽年将它送给她,那时的穆泽年还坏坏的笑着说:“不行!这枚戒指只能送给我将来的妻子,你若要去就必须要做都我妻子。”

    那时小小的拾欢瞬间羞红了脸,气恼的在原地踱了几步,骂了句:“泽年哥哥最坏了。”撒腿就跑了。

    多年后,他们都长大了,那一年她十八岁,终于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也搬出了穆府。那一年的仲夏,他们漫步在昆南街头手牵着手并肩而行。夕阳无限好,暮落的红霞染红了一片河水,他们站在桥头欣赏着落的美景。穆泽年忽然拿出这枚戒指,单膝跪地,满含深的看着她。“拾欢嫁给我!做这枚戒指的主人。”

    那时的她怔住了!愣住了!看着这枚戒指久久不能言语,心中的喜悦疯狂的燃烧,幸福之简直要冲昏了头脑。那时嫁给穆泽年还是她一生的梦想,可是梦想尽在眼前时她却犹豫了。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