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门前

    雨水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即使想疯狂一下,却也被这冰凉的雨浇醒的只剩下理智。强忍着心中的那份冲动。指尖嵌入里的疼痛,让**代替心痛。

    “对不起二少爷!”青儿狠狠的吸了口气,鼓足勇气看向穆泽云的眼睛。“我喜欢的人是杨杰。”

    穆泽云瞬间石化愣在原地,耳边只有雨水的淅沥声,双手无力的垂下。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那般难以逾越。若怪!是否应该怪他太后知后觉。错失了对的时间,很多话哽在喉间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青儿转消失在雨幕中,单薄的背影孤廖的形单影只。淋雨成为掩饰眼泪最好的面具。这之后穆泽云真的再也没有来找过青儿。而青儿回去后却伤了风寒,一直在病榻上折腾了半个多月才见好转,生病的期间只有杨杰来看过她两次。由于瑞安茶庄的事,杨杰已经对青儿起了哪方面的心思,但是那时青儿还没有理好被穆泽云搅乱的心思。两人也仅仅寥寥数句就推脱累了。

    不知不觉中拾欢和陈思远的婚期终于到了,陈府张灯结彩,处处贴着喜庆的红双喜,所有下人都忙活开了。教堂他们选在汉守的圣母玛丽亚教堂。教堂的规模不算大,高耸的玛丽亚雕塑圣洁而慈悲。教堂门口摆着盛开的香槟色玫瑰花,是穆泽年嘱咐从法国空运过来的,是拾欢最喜欢的花。

    而教堂中一排排正比的长椅,中间铺就了一张鲜红的波斯毯,踩在上面深感柔软,仿佛置云端。陈穆两家再结姻亲,前来观礼的人也众多,除了军中的骨干还有他们的亲眷。右边的长椅坐着安**的部众,而左边坐着陈家军的部众。二姨和陈司令早早就来会场迎宾,作为新郎的陈思远也于洋时九点抵达教堂。

    而拾欢那边却由陈婉芝于11点前带到教堂,拾欢一纯白的婚纱,捧着手中的香槟玫瑰怔怔发呆,陈婉芝坐在她旁,已经七个多月的肚子圆溜溜地像是吹足了气的气囊。

    “过了今天,我就该唤你一声大嫂了。”陈婉芝摸着肚子得意中含带着讽刺,但是拾欢却像是失去语言的傀儡,没有任何表,始终保持着沉默。

    “你现在可以沉默,但是一会你还是要开口说‘我愿意’。”陈婉芝冷冷的说着,唇边一直洋溢着胜利者的微笑。

    汽车缓缓地行驶中抵达了圣母玛丽亚教堂,同陈府一样欧风体系的建筑,焊着蘭花的铁门仿佛监牢。伸展的波斯毯延伸到他们停车的位置,红毯两边对应着摆满了香槟玫瑰,细长高耸的漆红教堂门大敞。一个面生的军士走上前将车门打开。一只手伸到拾欢面前,白皙修长掌心还有薄茧。顺着手臂拾欢抬起眼睑看向面前的人。刀剑凝眉,深邃的眼神满含深秀的鼻梁屹立高拔,上扬的唇线勾勒完美。轮廓早已长开的如此俊逸不凡,再也不是记忆中青涩的少年,再也没有拿毛毛虫恐吓自己的调皮,岁月将他磨练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