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早雨

    穆泽云嘴角轻笑,笑她竟然会如此杞人忧天的问题。“你到还真会担心那些没普的事,现在人不是安全回来了嘛。以后前线特别危险的事,我让大哥别派他去就是。”

    青儿故意有所问,想从穆泽云口中求得一个可以让她杀了杨杰,而又不会遭良心谴责的借口,可是穆泽云却答非所问,顿时有些气恼。“但也难保有给万一啊!”

    青儿一着急难免口气变的不太好,面对穆泽云探究的眼神,青儿扭过头望向窗外。“对不起!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穆泽云看着青儿的侧影,想到这段时间青儿的种种神态,仿佛有很多心事埋在她的心里。从前青儿虽然心寡淡,但是也没有愁眉不展。“青儿!你究竟在心里埋了什么心事不能对他人言?”

    青儿一怔,瞬间直了腰背,却怎么也不敢扭头看穆泽云。“没有!”

    虽然青儿嘴上说没有,但是穆泽云还是能感觉到青儿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们。“青儿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帮你,不要憋在心里好吗?这段时间看你心事重重的,我很担心你。”

    青儿望着窗外依旧没有将脸转向穆泽云,对于穆泽云忽然表示的关心,青儿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心中有过轻微的喜悦,但是很快就被理智压下。如今她尴尬的份就像一个沉重的枷锁。

    “谢谢二少爷,但我真的没事!”

    青儿一句二少爷刻意在提醒他们之间的份,不是说给穆泽云听,而是说给自己的内心听。

    初多雨的季节早早提前,窗外飘着淅沥沥的小雨,如牛毛般撒下,滋润着万物生灵。拾欢走到露台前,望着细雨怔怔发呆。

    楼下陈思远领着李叔在细雨中撑着油纸伞走向角楼的方向,抬头一眼就看见拾欢立在露台上,没有撑伞,雨水打在她的上,如同接受洗礼的虔徒。

    “这样淋雨可是会伤寒的。”

    拾欢低头看向楼下向角楼走来的陈思远,勉强勾起一抹笑容,转走进屋里,走到楼下堂厅的时候,陈思远和李叔已经走了进来,合上油纸伞靠在门口的墙上。

    “陈先生这是?”拾欢看向李叔手里拿着的东西疑惑的问向陈思远。

    陈思远随意指向红木茶座吩咐李叔。“放那边的吧。”侧目看向拾欢才说。“父亲致电来说,我们的婚期已经定在这月二十八号了,时间有点赶,只能走西式的婚礼了。我拿了些教堂的照片给你瞧瞧,觉得哪个顺眼,我们就去那看看,满意了在定下来。”

    拾欢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向红木茶座上的一叠照片,二月似乎成了拾欢的成婚月,月头和雷绍没结成,月末又要和陈思远结,却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成。“这个月底吗?算来也不过只有二十多天了。”

    “你觉得时间太仓促了吗?若你不想嫁给我,我不是不会勉强你的。”陈思远认真的看着拾欢,又一次重申他的不强求。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