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天意

    严宗明瞧着穆泽年的脸色,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静静的立在一旁,梁凌波坐在沙发上,手指不耐烦的跳跃在沙发的实木扶手上,发出一连串无规则的“咚咚”声。

    “这该死的二月,难道和拾欢杠上了不成,雷绍那边刚完,陈家就接着来。真他妈能折腾。”梁凌波愤愤不平一通骂骂咧咧的语词脱口而出。

    严宗明瞧穆泽年依然冷着脸不语,忍不住开口询问。“督军,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穆泽年犹如苍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看向严宗明和梁凌波,嘴角紧泯的唇线扬起一抹弧度,靠着椅背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本督军从来不信所谓的天意,陈婉芝骗的了二姨娘,却瞒不了我。既然陈家这么迫不及待的向死路上奔,我定然会成全他们。”

    梁凌波蹭的一下站起,快步走到穆泽年面前。“你这是……你可千万不能胡来啊,急功近利最后落不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穆泽年嘴角轻笑,修长的手指在梁凌波面前摇了摇,示意他不用担心。“我早就有灭了陈家的打算,若不是一直与雷家军僵持着,又岂会容陈家在头上压这么久。现在雷家军已经不足为患,李玄宗又畏惧的我军的战斗机更加不会成为我的障碍。”

    穆泽年虽然这么说,但是梁凌波还是不安心。“与虎谋皮不要弄到最后骑虎难下。”

    严宗明一旁看着两人,对于他们话里有话的对话,摸不着头绪。“督军难道是已经有了计划。”

    梁凌波看着穆泽年,最终败给穆泽年自信的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有时候兵行险招说不定也会是另一条出路。”

    穆泽年浅笑着,伸手拍了拍梁凌波的肩膀。“放心好了,老狐狸若是有动作,我自有办法。”

    “什么办法。”梁凌波眉心一紧脱口而出。

    穆泽年却像是打哑谜一般,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声的动作。“前面有狼不怕,就怕后院起火,自顾不暇。”

    “你……”梁凌波瞬间明白了穆泽年话里的意思,释怀的大笑起来。“老督军曾对家父说,你有统一天下之能,那时我还不信,现在简直服到骨子里了。”

    穆泽年不语,目光转向书案前的一副相架,看着相架中拾欢无忧无虑的笑脸,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拾欢回到他的边。想要夺走拾欢的人,他穆泽年一个都不会放过。穆泽年这边的计划蓄势待发,而青儿那边的计划却已经付诸行动。

    阳光嫌好的天气,空气里凝聚着朝露的清新,芳草吐绿,百花待开。青儿和穆泽云结伴来到杨家,一户相较略微老旧的四合院,带着岁月的斑驳,院墙上镶嵌着老钝的菱形铁尖,大门上还贴着门神。穆泽云摇响了门铃,不下一会功夫,院门就打开了,一个年约八旬的老妇人弓着背,杵着根拐杖就迎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