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圃作画

    李管家瞬间明白陈思远的需要,立刻吩咐人将他的画具搬来。沉寂在回忆里的拾欢听到声响,侧目看向他们。“这是要作画?”

    拾欢轻声问向陈思远,正准备放开手中的花枝去瞧瞧的时候,陈思远却忽然开口说:“别动!就站在哪里?保持刚才的姿势。”

    拾欢一愣,看着陈思远仿佛灵光乍现的神,又恢复了刚才的动作,嘴角轻笑的玩笑说:“大画家是准备让我做你模特吗?”

    陈思远没有回答拾欢,此刻的他已经全心投入了画作之中,一切的事物都无法让他分心。油彩在帆布上一点点汇聚,一群佣人都围在陈思远的后,看着他们一个个惊艳的神,拾欢还真想去上前看看。但是看着陈思远眼中飞扬的神采,拾欢最终还是决定乖乖的待着原地不动。

    现在的拾欢就像小时候被罚站的青儿。那是几岁的事?拾欢已经不记得了,那时正值仲夏,阳光特别的毒辣,并且伴随着尖叫的蝉鸣特别刺耳,小小的青儿站在廊下,阳光午斜后照在她上,汗水如雨落一般,上的衣服都被寖湿了,但是青儿却倔强的咬着唇,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后来她乘老婆子不在的时候,偷偷跑去给青儿送水喝。那时青儿刚刚被调到拾欢边不久,因为她不小心打翻了汤碗,烫伤了拾欢,老婆子才罚青儿在廊下站两个时辰。

    其实事的真相却根本不是那样,是拾欢非要帮青儿忙,结果不小心打翻了汤碗,烫伤了自己。青儿不过是帮她顶罪。那时拾欢还问她,“为什么不说实话。”

    青儿却轻笑着说:“虽然不是我打翻的汤碗,但却是因为我纵容你帮我忙,才会导致你被烫伤。我有责任,所以应该罚。”

    那是一段很美好的岁月,因为那时有青儿,在她们还那么小的时候,青儿就已经开始在保护她了,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她的付出,已经忘了青儿的付出不是必须的,她不欠自己任何东西,反之是她欠青儿的太多。

    双眸中蒙上一层水汽,渐渐凝聚成泪,重重地滴落在手背上。“青儿!”拾欢轻声唤了句青儿的名字,心中仿佛正被大铁锤,一下重过一下的敲打。

    陈思远顿时停下手中的画笔,看到那颗滴落的眼泪时,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太阳女神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剩下的只是浓郁的忧伤。放下手中的画笔,陈思远缓步走到拾欢面前,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方手帕递到拾欢面前。

    拾欢顺着手帕视线上移,望向陈思远,心中顿时觉得失望,环顾周遭陌生的一切,曾经只要有青儿陪着她,无论走到哪里,拾欢都没有害怕过,但是此刻她好害怕。一把推开陈思远,疯狂跑向角楼的方向。一上二楼,拾欢就将房门锁上,卷缩在墙角嘤嘤的哭泣,一声声喊着:“青儿……青儿……青儿……”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