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书一封

    缓缓放下枪,终究败在他太拾欢。“来人!备纸笔,等雷绍什么时候写了休书,就放他们走!”

    拾欢顿时松了口气,可是雷绍又怎能愿意亲手将拾欢送到穆泽年手里。“我不会写!死也不会写!”

    面对雷绍的不妥协,穆泽年却淡定的执起拾欢的手。“你可以不写,但是雷震就会成为餐盘里的狗粮。”

    淡然的语气却透露出残忍的血。雷绍哽住,愤恨的看着穆泽年,“穆泽年!难道你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将拾欢从我边夺走吗?”

    穆泽年嘴角轻笑出淡淡的弧度,“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你忘了我父亲是怎么死的?你应该好好品尝一下,我当初的滋味。”

    一说到穆绍毅的死,拾欢哽住了所有要说的话。穆泽年拉着拾欢的手,对握着枪愣在原地的梁凌波吩咐。“你留在这里看着他们!”

    “泽年!你真的要放了他们吗?”

    穆泽年没有理会梁凌波,直接吩咐在门口等待的严宗明,让他将药箱送到他的房间。雷绍默默的看着拾欢和穆泽年离开的背影,在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力不从心。

    穆泽年的房间里,西式的榻榻米上,穆泽年小心的为拾欢清理手背上的伤口,动作轻柔深怕弄疼拾欢。认真的神仿佛那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事。

    “泽年……”拾欢轻声唤出穆泽年的名字。

    “什么都别说了,回来就好!”

    这一刻两个人之间,沉默也许是最好的语言。在穆泽年心里,他不想知道拾欢和雷绍之间的事,只要拾欢能回到自己的边,一切都不在重要。

    拾欢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穆泽年,再次相见,他虽然依旧将自己捧在手心,但是有些事还是改变了。他们之间的障碍已经不仅仅是陈婉芝,还有雷绍。原本青梅竹马,命定姻缘,却一脚踏错,再也回不了头。

    而堂厅里,穆泽年和拾欢走后,青儿也转离开。清冷的月色,彻骨的寒风,万物在这一冬的摧噬下殆倦消融。也许天还会来,只是青儿的季节却永远停留在这一冬。

    “在想什么?”从堂厅里追着青儿前后脚走出来的穆泽云,出现在青儿后。

    “二少爷!”

    青儿是拾欢最重视的人,从拾欢进入穆府不久,就跟随在拾欢边。虽然青儿只是个丫鬟,但是从小一起长大,在他们心里青儿已经不仅仅是个丫鬟,还是他们的亲人。但是青儿冷漠的子总是拒人与千里之外。

    “无论和你说多少次,你都只会客气的称呼我们少爷、小姐。都是一起长大的,你倒是真介意称谓。”

    时才在堂厅里,青儿虽然一直表冷漠,但是那双眼睛却飘忽不定。听手下的侍军说,是青儿击杀了雷震率领的死抗军,节省了安**拿下益阳的时间。青儿有这样的能耐,别人也许羡慕,但是穆泽云却莫名觉得心疼,那样一个血腥的战场,不是一个女人可以承受的了的。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