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口否认

    穆泽年握着枪的手紧了紧,看向雷绍的眼神越加的愤恨。“泽年我已经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你放了他们好吗?他们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害我的事,而且五姨……”

    拾欢愣了一下,想到自己不能在穆泽年面前叫出“五姨娘”这个词,立马改口说:“五姨太一直对我很好,她从来没有亏待过我什么。而且……”

    “而且什么?”穆泽年侧目看向拾欢,手指缓缓扣下膛口。看见拾欢眼中的惊慌,心口像被重重的捅了把刀子。

    “你上雷绍了?”

    “没有!“拾欢立刻矢口否认。“我绝对没有上他,真的!没有过!”

    眼下的景,拾欢知道如果她承认,穆泽年就会立刻开枪杀了雷绍。无论真心与否,否认成为她唯一的选择。

    而在穆泽年枪口下的雷绍却忽然冷笑,麻醉药让他的体无法反抗,却不能让他的尊严也无法抵抗。“穆泽年,你要杀就杀!不要那么多废话,落到你手里我就没有想过能活着走出去!”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穆泽年愤怒的看向雷绍,手中的枪更加用力的指着雷绍的头。

    “不要!”可是还没等穆泽年开枪,拾欢就扑上来一把握住穆泽年的手枪。“泽年不要杀他!”

    “你还说你不他?你这样维护他是不他吗?”穆泽年愤怒的一手扣下班机,幸好拾欢推了一把,手枪脱离了雷绍的头,瞬间打偏到堂厅的花瓶上,瓷器碎裂一地。

    惊魂未定的拾欢将雷绍护在后,“我不是他。真的不是!我护着他是因为……因为青儿还在他们手上!”

    “青儿?”穆泽年故作疑惑的看向拾欢。“你确定青儿在他们手上?”

    拾欢心里一个咯噔,穆泽年如此的眼神说明了他的自信。只见他嘴角冷笑,淡淡的对后的侍军吩咐。“来人!将青儿带进来!”

    不消片刻青儿真的走进了堂厅。她在这里就说明益阳已经沦陷了,那留守在益阳的雷震应该也落到穆泽年的手中。拾欢还没来得及问,雷绍就抢先问向青儿。“你在这里。那我父亲呢?”

    青儿抬起头,淡漠的脸上没有一丝感。“死了!”

    雷绍顿时为止一震,而秦氏更是惊叫着昏了过去。想到安**会知道他们行走的路线,顺利围截他们,难道就是青儿通风报信?难以置信的看向青儿。“是你出卖了我们!”

    从噩耗中清醒过来的秦氏挣扎的爬起,预势要向青儿冲过去,却被拾欢拦住,挥舞着拳头瞪着青儿。“难怪你会这么好心留在益阳,原来就是要害死雷震。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住口!泼妇!这里是我们安**的地盘,不是你耀武扬威的雷家军。”穆泽云将青儿护在后,怕秦氏挣脱真的伤害到青儿。

    “我管他哪里,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把雷震还给我!”泪水在秦氏脸上肆意留下。挥舞的双手,一把抓伤拾欢的手背。血红立刻显现。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