鹬蚌相争

    “穆督军既然开除两年单方停战的条件,你就不怕我两年内起兵围剿你安**?”

    穆泽年嘴角冷笑,一切他都已经算计好,如果顺利攻打雷家军,四方再次陷入混战,以李玄宗的兵力不消个两三年是恢复不了元气。再者说自己还有后手,还怕他小小的西南司令。

    “担心?我穆泽年既然敢开出这样的条件自然是有我自己的目的,对我来说两年是后事,我现在最想解决的是江北的雷家军,难道李司令就不眼馋江北这块肥,我穆泽年也没那么大的胃口可以一口吞了。你要是不想合作,我绝不为难。”

    李玄宗狐狸一般精明的眼神看向端坐在一边的穆泽年,粗糙的手指紧紧捏这手里的合作协议。穆泽年的沉着冷静超出李玄宗的想象,单看穆泽年敢赴会古木桥之约,又单枪匹马的走进这间会议室,就可以见识到穆泽年的胆识,一个为了成功不择手段的人,还有什么能够阻拦他成功之路?如此的穆泽年将来必成后患,相较雷家军而言,穆泽年的威胁似乎更大。

    “穆督军年少有为,小小年纪就已经子袭父职,当上江南十一省的督军,并在穆老督军逝世后,与雷家军的交战中力挽狂澜。其实凭借你现在的兵力,雷家军也动不了你分毫,停战是早晚的事,何以你非要挑起我们四方混战呢?”

    穆泽年嘴角的弧度缓缓垂下,侧目看向李玄宗,森冷的表,冷冽的眼神,似是看穿猎物一般直直的看着李玄宗。

    而李玄宗也并不避视,同样冷冷的笑意与穆泽年对视,周遭的空气瞬间降为冰点,一众的高干军士也被两人冷冽的气场峥摄,围坐在红木的会议桌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如果说我是为私仇,李司令做意何为呢?”

    一直沉默的氛围瞬间被打破,穆泽年唇边再次扬起清淡的笑意。“想必李司令不会不知道泽年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李玄宗眉心微蹙,穆陈两家联姻,其利益损害的又岂止是江北的雷家军,只是素知穆雷两家积怨颇深,所以当初在穆陈两家联姻的时候,李玄宗只是派几批人潜进昆南城伺机而动。老狐狸如他,坐收渔翁之利好过鹬蚌相争。

    穆泽年缓缓从座椅上站起,整理着并无褶皱的军装,嘴角冷魅的笑容环顾着在场的每位高干军士,视线最后才落回李玄宗的上。

    “该说的话泽年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在战场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能成为战友就必是敌人。李司令好自斟酌。”

    李玄宗眼角瞬间紧眯成线,尚未开口,一旁的刘畚就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穆督军此话是寓意要和我们西南李家军宣战吗?”

    穆泽年鼻腔轻哼,高昂起的下巴,轻视的眼神看向刘畚。“刘师长是对本督军的话有所异议吗?”

    刘畚瞬间憋红了半张脸,穆泽年的话已经意指出两人的份地位,他一个师长即使在西南李家军中德高望重,可以耀武扬威。但是在其穆泽年面前却一文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