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义难全

    缓缓摸进外的口袋,指尖触摸到一片冰凉,心莫名的抽痛。将那一点的冰凉握在手里。仿佛如千斤重一般。摊开手心看见那一丙金灿灿的钥匙,为什么一定要给她选择的机会,拾欢顿时子一软,慌忙扶住桌子,借着桌子的力量支撑自己不要倒下。

    眼前忽然浮现穆泽年的霸道专职的样子,出现在自己眼前。他仿佛变得憔悴了许多,眼神哀怨的看向她。轻声柔的对她说:“拾欢,为什么要离开我?你知道我不能失去你的。回来!昆南才是你的故乡,安**才是你的家。我才是你应该的人。等天下大定我一定会娶你做我唯一的妻子。”

    拾欢望向穆泽年,拼命的摇头,错综复杂的思绪压在拾欢的心里。

    面前的穆泽年忽然一改刚才的温柔,变得凶狠,一把拔出腰间的佩枪指向拾欢。“我说过你傅拾欢只能是我穆泽年的妻子,谁要敢打你的注意老子就一枪崩了他。我穆泽年的人生中绝不许没有傅拾欢。”

    拾欢依着桌脚缓缓坐倒在地上,触摸到地上柔软的波斯地毯,想起雷绍说北地天寒,怕她受不了地上的寒气,特意让人高价买回来,铺在地上的。

    感受到手心里那已经被自己焐了的冷凉。无论怎么选择,心都会痛。

    昏暗的廊灯下,拾欢无比沉重的按着熟悉的路线走到那间书房。心中的纠结让拾欢根本没有在意这一路上是多么的畅通无阻。

    纤细发白的指尖,颤抖的手触摸到那道冰冷的门,缓缓推开一条缝,抬起脚下的步子,倾走了进去。

    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拾欢适应了好一会才能模糊的辨认书房中的一切。迈开沉重虚浮的步调,一步一步抹黑的走向那张神秘的书桌。

    黑暗中模糊辨认出那个上锁的抽屉,手指摸到锁芯,看着手中的钥匙,抽屉里的究竟是不是城防计划?打开抽屉就真的能帮助安**脱离困境吗?雷绍的脸和穆泽年的脸,来回在脑海里重叠。

    自古义两难全!拾欢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可是已经走到这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拾欢还是将钥匙缓缓插入锁芯。一声清脆的弹簧声,抽屉的锁开了。黑暗中拾欢缓缓拉开抽屉,摸索着抽屉里的文件,一卷牛皮文件夹被拾欢从抽屉里拿出。

    抚摸着文件夹,隐约看清上面“城防计划”四个字。这样的高等机密为何雷绍如此随意的摆放。 难道雷绍幼稚的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咔!”

    书房的灯忽然大亮,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痛拾欢的眼睛,拾欢本能的伸出手,挡住耀眼的灯光。心里一凉,原来自己竟能愚蠢至此。

    “傅拾欢!你终究还是来了!”

    拾欢适应了屋内的光线后,缓缓的睁开眼,垂下挡住眼睛的手,望向不远处的他。

    本文求质量,所以本人要慢慢更,废话!就是懒。原谅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