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有意

    原来一切竟是这样,青梅竹马,定成良缘。多么讽刺,一场政治婚姻粉粹了多年的意。沈家袁心中思量。“四少,据说穆泽年十分疼傅拾欢,前段子陈家小姐和傅拾欢在昆南舞龙台发生争执,傅拾欢险些从二楼摔下来,穆泽年虽然没有追究此事,但对陈家要求送走傅拾欢的要求坚决否定。我在想穆泽年一定还是深着傅拾欢,现在傅拾欢在我们手上,岂不是我们就握住了穆泽年的软肋。我们可以利用傅拾欢穆泽年投降。”

    雷绍抬眼看向沈家袁,眼神冷若冰霜。“你认为我雷绍是那种要利用女人取胜的人吗?”

    沈家袁心中一惊,“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雷绍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出去。”

    沈家袁连忙起走了出去,明明是个绝好的机会。看雷绍的神,想必是对傅拾欢动了真。无奈的走在长长的回廊里,沈家袁心中感慨,究竟是感重要还是天下重要?

    沈家袁出去后雷绍愤怒的双手撑在办公桌前,死死的盯着那照片中两个人的笑脸。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编造一个林月的假份,让我上你之后又要告诉我这样残忍的事实。”

    愤怒的将桌上的照片连同桌上的一切一股脑的扫在地上,颓然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已经失去的心,要如何收的回来?心中思量着傅拾欢在两军交战的节骨眼上来到自己的边,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如果是故意为之,他能容忍傅拾欢的背叛吗?自己究竟该如何面对她。

    夜幕再次降临,一天就此结束。心疲惫的雷绍缓步走向自己的房间,远远望见屋里亮着的灯,急切的走近,推开门看见靠在落地窗前的傅拾欢。她额前的碎发在微风中飞扬,简易的佯装衬托出她婀娜的姿。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拾欢收回眺望窗外夜幕的眼神看向雷绍,浅笑的说:“你回来啦?”

    貌似在等待丈夫的妻子一般,这一刻让雷绍恍惚,可是想到照片中她和穆泽年靠在一起微笑幸福的样子,心再次冰冷。

    “你怎么在这?”见拾欢脸上的笑容似乎僵住,缓和了一下自己的绪。再次说:“我的意思是说,你此刻不是应该在照顾你的那个朋友吗?”

    拾欢努力掩饰此刻心中的落寞。浅笑随意的说:“青儿又不是小孩子,没必要一直守着她。”

    雷绍面上淡淡的应着,心里却思索着她的目的,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就只剩下怀疑了。“那你。。。”

    “我是特地来等四少的。”不等雷绍说完,拾欢就率先开口。

    雷绍疑惑的看向拾欢。“等我?等我是有什么事吗?”

    拾欢努力的让自己笑得很自然,看向雷绍。“是啊!我是来向四少辞行的。既然现在青儿也已经回来了,我想我们也应该要走了。”

    《念两 畅魂伊人》重改文,原先的读者,你懂得!亲!不要吝啬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