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龙台变

    清儿嘴角抑扬,恨不得撕烂陈婉芝伪善的脸,说:“说戏?戏文里可没说那旧请人成天在萧朗面前晃噢!”

    陈婉芝无所谓的看了眼戏台,说:“哦?是吗?我没注意。”

    穆家对清儿有恩,如若不是穆家收留,自己早就饿死街头,不会在穆家得了口饭吃活到今天,所以她对穆家的人都很敬重。她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位置,但是遇到拾欢的事,她就莫名的竖起一的刺,恨不得扎死对方,拾欢很了解清儿,看出清儿此时已经怒火中烧。

    拾欢:“清儿!大嫂说戏罢了,不要放在心上。”

    清儿努力的平息了怒火,看向戏台下叫好不断人群,笑了起来。说:“看来公道自在人心,观众们还是比较喜欢旧请人,可怜萧朗娶的妻子怕还没有自知之明。”

    陈婉芝气恼,在汉守她是陈司令的掌上明珠,又曾立下过战绩,谁不敬重她,哪里受过别人这般讽刺,而且讽刺自己的还是个穆家捡来的丫头。拾欢动不得,一个丫头她还动不得吗?手中的果碟一扔“叮……啷……啷……”伸手一巴掌就向清儿脸上甩去,拾欢眼急手快,一下子站起来挡在她俩中间,“噼……”陈婉芝的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拾欢脸上,拾欢本来就没站稳,又因陈婉芝这一巴掌的力道,一下子向看台倒去,头朝下载了下去。“啊……”一声刺耳的尖叫,舞龙台满堂宾客齐齐看了过去。

    清儿一把抓住拾欢的脚拾欢才没有掉下去,一只脚蹬在看台的栏杆上接力。“快来帮啊忙!”

    听到清儿的话,沏茶的师傅忙上前帮忙。

    二姨这时也看到这边的场景,慌忙丢下手里的牌,焦急的往拾欢所在的雅间跑。“快找人来救拾欢啊!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看泽年回来不拆了舞龙台,趴了你们皮。”

    一群人冲进雅间的时候,拾欢正好被清儿和那位沏茶师傅给救了上来。二姨赶忙小跑的来到拾欢边,“哎呀!拾欢啊,你可把二姨娘吓坏了。”

    拾欢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本能的向清儿旁躲,二姨以为拾欢是被吓坏了,安慰的拉过拾欢,“拾欢不要怕,来给二姨娘瞧瞧。”

    赫然看见拾欢脸上的手印,耳际到脖颈处一条明显是指甲刮伤留下的血痕。心里顿时一紧,这要是被穆泽年看见了,还不杀人的心都有了。要知道可是自己安排她俩在一起的,穆泽年发起狂来比穆绍毅可差不到哪去。看到还站在门口的一群人,这件事怕是不就要弄的满城风云了吧!“好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二姨发了话,所有人不得不放弃看好戏的念头一哄而散了。

    拾欢并没有料到事态会如此严重,舞龙台里坐着的都是达官显贵,这样一闹,肯定会成为人家茶余饭后的闲谈,闹得人尽皆知,穆泽年要知道一定不会放过陈婉芝,但是现在的时局不能和陈家闹开,安**前线对战雷家军,还要兼顾西南的李玄宗。若是在开罪汉守陈家,安**就会腹背受敌。这不是拾欢想看到的。

    《念两 畅魂伊人》重改文,原先的读者,你懂得!亲!不要吝啬哦…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寻梦之春归梦里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